虽腐、不朽

be和he的区别:

大棒骨槌:

“何为不幸?”“繁华,风月,失笑意。”
“可否具体?”“前呼,后拥,无知己。”
“可否再具体?”“不得你。”


“何为幸兮?”“功名,情义,在掌心。”
“可否具体?”“爱憎,是非,明如镜。”
“可否再具体?”“独有你。”

【逸刃】惊梦 章节整理

诺慕扶:

好多小天使给我留言说惊梦车翻了,我又整理了一下发了微博……以下链接都是直接链接微博文章的。惊梦还会继续更新,写完之后我也会把链接整理进来。


欢迎食用 ฅ( ̳• ◡ • ̳)ฅ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Ashe's world:

店主其中一个必定是处女座👯
instagram上风头正劲的的网红咖啡店,hands and heart ☕️
BTS Thong lor出站没走几百米就到了,极简性冷淡风格,黑白两色的主色调看起来特别有质感,所以你随便从哪个角度拍照都会hin好看。

慢食堂:

看饿...慎点!

栗舒:

「 17.9.9 」

🦀️新开的一家蟹黄包挺不错.

P1 全蟹黄小笼包
P2 蟹黄鲜肉馄饨
P3 红烧鲤鱼籽包
P4 醇香酱肉包
P5 荠菜鲜肉炸春卷
P6 江南竹笋小虾包
P7-9 杂

基情燃烧的汉东12

逍遥游啊游啊游不动:

本来今晚不更了,但是我失眠了,没办法,大家都别睡了起来嗨吧






十二.搞事情就要承担后果


“哥,干嘛呢?”冷锋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训练,晚上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找何建国,一个月没联系,想死他了!


“没干嘛,这不回汉东了吗,跟一老哥哥喝酒呢!”


“想我了吗?”


何建国瞄了一眼沙瑞金,他好像还没跟老哥哥说自己也找了个男弟妹啊!


“我想你了,想死了那么想。”见何建国不回答,冷锋就自顾说着。


何建国也有点不好意思,当着老哥哥面被冷锋表白,他直咽了口口水平复心情。何建国喉结一动,冷锋眼睛尖,看到了。


“哥,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刚收拾完房间回来的小白都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


“没,没啥,就一大蚊子!”


“你们汉东三月份就有蚊子?”冷锋一皱眉,“哥,说实话。”


“我就是跟老朋友喝酒嘛,然后答应帮人家一个忙,这个呢,说起来有点复杂,等下次我再跟你说吧!”


“说重点,脖子上是谁干的?”冷锋可以说是相当生气了。


“我,我干的?怎么着吧?”卓小少爷也是个硬气人,抢过老何的手机就跟冷锋对上了。凡哥生起气来连自己都怕。


“你?涨能耐了是吧?还没被打够?”


“有种你现在就过来打我啊!老何本来就是我的,是你和那什么舰长出来横插一杠!”反正冷锋不在,叫板谁怕谁啊!


“好,很好。”冷锋怒极反笑,“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我不介意下次见面卸你一条腿。反正我也是被撸过军衔的人,不怕再来一回!”


“诶冷锋,小锋,你别生气!凡哥他瞎说的!等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好不好,这事真的有误会!”何建国陪着笑脸把电话给挂了。


沙瑞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小何他,也找了一个男的?还有这个凡哥,还有什么舰长?


小白扶了扶眼镜,觉得汉东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李达康被赵瑞龙缠到后半夜,都快两点了,不回家是不行了,自己一个电话都没打,沙书记该担心了。于是严词拒绝了赵瑞龙的撒娇,然后坐着车回省委宿舍了。到家门口一看,嘿,灯还亮着,沙书记果然没睡,还等着自己!李达康不由得有点愧疚。


“沙书记,我回来啦!”生活时间李达康也喜欢叫沙瑞金沙书记,小情趣嘛!


咦?怎么这么多人?


四个人还因为刚才电话的事愣愣的,还是沙瑞金先缓过神来。


 “达康,你回来了!王大路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大路能对我干嘛啊?”


“那你怎么才回来?”


“哦,瑞龙来了,我陪他聊了会。”


走了个王大路又来个赵瑞龙?好得很啊!沙瑞金气得冒烟,看了何建国一眼,你看我没说错吧,你嫂子就是这么招人,这么一会都俩情敌了!


何建国也看着李达康,他喝了酒,脸有点红,眼睛里面还有些水光,是比妞好看啊!要不那么招人喜欢呢!


“这是建国吧?听沙书记说起过,那天咱们也匆匆见了一面,没说上话。”李达康率先跟何建国握手,“哦,还有卓小公子,你好啊!”


卓亦凡还生着冷锋的气呢,也没说话。“嫂,李省长,你好你好!”何建国赶紧上去热情握手。


“沙书记就想找你吃饭呢!我说这阵子忙,想过几天找你,谁知道他先把你请来了!”李达康有点喝高了,也没管何建国知不知道他二人关系,就开始以女主人的姿态拉上家常了。


“达康啊,赶紧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呢。你回来之前我们都打算要睡了,时候也不早了。”


“你们要睡了啊?怎么睡啊?一起啊!”李达康真有点喝高,还开起玩笑来了。


“额是啊,我跟老哥哥好长时间没见了,正好晚上也能说会话。嫂,额省长,您可别吃醋啊!”何建国特意加重吃醋两个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您老就吃回醋让哥哥放心吧!


“老何你说什么?你真要跟他睡!你不应该跟我睡吗?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没想到凡哥比李达康先炸了啊!


小白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离开,但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要怎样才能走得神不知鬼不觉即使被发现了也不会很尴尬呢?


李达康这会酒有点醒了,这屋里什么情况?刚才说话的是卓亦凡,卓老板的儿子,何建国是他贴身保镖加保姆,何建国又是沙书记朋友,他是被沙书记叫来叙旧的,然后这小卓是跟着何建国来的,小白不管了,一定是沙书记叫来打杂的。小卓说要跟老何睡,老何说要跟沙书记睡,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捋清了情况,李达康抿了一下嘴。小白看着,心说完了,明天赵老书记就来了,今晚李省长又见了赵瑞龙,沙书记哟,您可悠着点吧!


“小白啊,怎么搞的,才三月咱省委就有这么大蚊子了,你看看把何先生脖子咬的!”这么一会建国就变何先生了。


“额,这也不是蚊子咬的。”


“那是谁咬的啊?”


“是我”,“是我”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是沙瑞金和卓亦凡。


小白认命地闭上了双眼。


(小白:小金啊,哥现在老羡慕你了!弱智儿童欢乐多啊,我想回家!)


(小金:再说一遍,我不是二傻子!ヽ(`Д´)ノ)


“哦,你们俩一起嘬的啊?”李达康拉开一把椅子,就坐那了。


卓亦凡看了眼沙瑞金,心说你跟着掺和什么啊?这是我给我们家老何盖的章,关你什么事啊?


沙瑞金被李达康看得也有点心虚,暗骂自己不争气,这就挺不住了?又骂自己真是喝点酒就找不到北了,怎么刚刚由着小何胡闹,现在倒好,自己嘴怎么那么欠呢?


“达康,不是,这是个误会。要不咱先睡吧,明天再说。”


“行啊,什么误会我还真不急着知道,我先睡了,明天还得去接老书记呢!沙书记你跟何先生,还有卓公子,你们仨一起睡吧,正好互相串串词。”


李省长没看到我,谢天谢地!小白虔诚地双手合十。


李达康说是回去睡了,其实也没有睡好。沙书记明显在搞事情啊!那何建国脖子上的印子是谁弄的真还不一定呢!要真是沙书记,那他什么时候弄的?就在那卓公子和小白眼皮子底下?要不是沙书记弄的,他为什么往自己身上揽?早上还问了自己吃不吃他和何建国的醋,难道是在暗示自己他俩真有事?如果真有事,那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李达康在这边翻来覆去睡不着,沙瑞金这里更不好过。达康是不是相信了?那他是不是生气了?现在沙瑞金已经不纠结吃不吃醋的问题了,要是达康真的一生气就不要自己了,那可咋办?后面可一堆排队的啊!


“我说哥哥,你可不能犯怂啊!”好不容易把凡哥哄去睡觉了,老何过来找沙瑞金商量对策。“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我说你就差这一哆嗦了?明天可得咬牙挺住。”


“别说我了,你自己先挺住吧!”一提这个,老何就蔫吧了,冷锋那小子就是唬啊,啥事都干得出来!这边自己还没解释呢就先把电话给挂了,万一那小子过两天真跑过来卸凡哥一条腿可不完了?再说自己这老骨头可真不禁他折腾了!


冷锋那边确实要气炸了,老何真是爱沾花惹草啊,一天不看着就红杏出墙!也是的,整天就待在卓亦凡那小崽子身边,还不容易出事!自己得想办法去趟汉东!



【冷何·七夕节后续】能干

一只毒奶牛:

(冷锋×何建国


七夕节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车速一百八


请系好安全带,不要把头伸出窗外


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乘车


ooc属于我)




ao3:能干




微博:能干

【pwp舰长(舰队司令)/冷锋x何建国】说,谁děi

桑葚洱海:

pwp预警:3p






多一点关爱,少一点白嫖,谢谢。










无风无浪涌的深夜,夜空上挂满了城市里见不到的星星。


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生死为伴,何建国和冷锋靠在船舷上,一口酒几句话的聊着。


舰队司令安排好夜晚航行的事情,眼前还是在非洲看到的一幕幕,往甲板上走来透透气。


“……没阻止你离开真是……不好意思,”何建国不胜酒力,喝了没几口,舌头都有点打结了,眸光晶亮,仿佛沾了水光。


“哥,这你就是误会我了,”冷锋碰碰何建国的啤酒罐,干了,“就算那个时候你站出来让我留下,我也不能留下,一个人染上瘟疫,全厂的人都得陪葬,你……你没错。哥,再敬你一杯。”




点我上车










【高祁】关于写手如何把虐写甜

七栀_karo:


  • 来自群里小伙伴分享的图


  • 请召唤琼太写后五题


  • 也许有毒,谨慎食用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他和他的老师又吵架了。


 


  说是吵架,只不过是单方面的训斥。他如同一个小孩子,双手在背后狠狠绞死,低了头,敛住了眼里委屈的神色。他的老师坐在沙发上,引经据典,借着古人的话骂他没个底线。他细想想觉得高育良说的也不错,他的事儿干的是缺德了点。


 


  可他不是没底线,他的底线在他面前坐着呢,还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


 


  这幅姿态是他惯得。是他出生入死,把自己拽进泥沼里,才脱出他的干净。可这些他从来都不屑于出口!他低着头,从鼻腔到鼻尖都泛着酸涩,但他顿了顿,还是摆出了一副笑脸。


 


  “您说的对,我尽量补救。下次不会了。”


 


  然后他站起身,用手碰了碰桌子上的茶杯,“茶都凉了,我给您换一杯吧。”


 


  “不用了,放那吧。”


 


  “那…天也不早了。”他看了一眼外面,还是倾盆大雨,刷的整个窗户全是水。“要不我就不打扰您休息,我先走了。”


 


  说完他要去拿伞。高育良也站起身挡在他前面,他用手取了玳瑁眼镜,状似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看着他说,“下着雨呢,雨停了再走吧。”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高育良最近很头疼,他的学生最近睡觉很不安稳,好像梦里还要带着千军万马打仗似的。醒来必然是一后背的冷汗,有时候能浸透了睡衣。虽然祁同伟经常早起一会自己去收拾,他照样感觉得到,只是没有戳破。


 


  既然同伟不想说,他就不问。


 


  这段时间他就状似无意的熬薏米粥喝,晚上睡前点上薰衣草安神,就恨不得把安眠药掺进粥里喂他喝了。一来二去祁同伟终于发现了不对,有一天躺在床上,他支着身子起来把香薰点上,问高育良。


 


  “老师,您最近失眠了?”


 


  “… …”高育良看着他足足三秒,背过身去悠悠地说,“失眠的不是我吧?”


 


  “您…”祁同伟上嘴唇挨着下嘴唇半天您不出个意思,停了一会他干脆从背后抱过去,抵着高育良的后脖颈小声说,“我做噩梦了,老师。”


 


  梦见荒山野岭的就我一个人,端着把枪。一会打雷一会下雨的,我怕极了。一会您来了,拿着刀要杀我。我的手被黏在扳机上,可我不想按,结果您就一刀捅进来了。


 


  高育良见他没了下文,知道梦里也不是什么好剧情。于是侧过来抚摸着他的额头说,“我在这儿呢,安心睡吧。”


 


  他沉沉的睡去了。梦里还是一片荒山野岭,一只孤鹰在他头上徘徊。但他这回不怕了,大着胆子往树林深处走。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他一睁眼,还是他的高老师。


 


#对不起#


 


祁同伟坐在省厅的办公室里后悔不跌。


 


明明和他的老师意见不合不是第一次了,挨训挨得早就习惯了,每次就是他主动去道歉,两个人还能相安无事,怎么就这回,自己负了气跑了呢。或许他还是孩子气的想听高育良给他道一次歉,肯定他是正确的。


 


不可能的。


 


偌大的公安厅行政处就剩下他的办公室还是亮着的。他有点凄凉的把泡面打开了,热腾腾的蒸汽熏得他眼前迷蒙一片。他挑了一筷子往嘴里送,还没咽下去,突然想到,老师会不会还没吃晚饭。


 


大概不会吧。他是什么角色,值得高育良气的茶饭不想?他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页面,开始编辑消息。


 


——老师,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跟您道歉。家里有煮好的牛肉,您记得晚上吃点东西,否则您的身体扛不住,我明天… …


 


他的短信还没编完,回信就不请自来了。


 


——同伟?去厅里了?还不回来?家里煮夜宵了。


 


——今天不该把话说重了。


 


他兴奋地开始收拾自己的钥匙手机钱包,还没打包完,最后一条消息来了。


 


——对不起。


 


#我该回去了#


  祁同伟很紧张。


 


他的扣子解开了四颗,露出了白花花的胸膛,领子像是被人扯开了一样的凌乱,仅能满足把布料挂在身上。他的头发是湿的,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水顺着脖子流进衬衫里面,划过小腹一路到了肚脐眼。


 


“紧张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勾住他的下巴往上抬,“上位的时候不是信心满满吗?也是啊,不是雏吗?头进宫,紧张也是难免的。”


 


他把浴袍解开了。


 


“明天就让你上局长。”


 


他在接吻,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但他的脑海里是另一个男人,带着眼镜,有一双薄而锋利的唇,偶尔唇齿间还会有烟草味儿。


 


他突然推开身边的男人。


 


“抱歉,我该回家了。”


 


我的恋人可能在等我做饭。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喜欢他是图什么啊?高育良问自己。


 


大约是图他貌美吧。年轻时像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后来成熟了些,眉眼间尽是熟透了的风情。再后来走到了末路,整个人透着股狠戾,像个亡命之徒一样,在末路开起招魂的花。


 


后来呢?到今天,他去世了10年了,高育良才知道他错了。


 


他千般万般的不承认,可他喜欢这个人,喜欢他淀出的所有气质,喜欢到为他奉献了生平唯一一次的老马失蹄。他在狱里也住了十年了,锦衣玉食的惯了,猛的进了阴暗潮湿的地牢,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


 


到大限了啊。他勉强朝着坐在病床边上的人笑了笑,尽管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谁。


 


我以为我喜欢他那副皮囊啊!


 


可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只记得他吻我的时候很情深。



【这是一篇高祁车】

秦喵_:

一直以来,阿祁在感情上都很少被温柔以待.
单纯想开一篇不虐阿祁的车.


私设如山,ooc也值了.


高育良,多想听你像叫侯亮平一样叫祁同伟一声“臭小子”啊.


https://shimo.im/Ns8875eVXmMo1SJe(戳评论)


天天深夜开车,身体都不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