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我想老家

[楼诚/台风]猫科伪装者[1-19]

山椒鱼:

肝yys肝得忘乎所以,都好久没刷伪装者了,觉得这个设定还挺有趣的终于决心还是码出来…… (´・ω・`) 




1




在接近蓝天与雪线的大森林里,生活着一窝喵。




大哥明楼是一只举止优雅、气度不凡的波斯喵。




二哥明诚是一只反应敏捷、身手不凡的豹喵。




老幺明台……食量不凡,因为他是一头雪豹。






2




明家三兄弟的大姐,也是明家的家主:明镜,她是一位生态学者,也是一名动物保护专家,长年居住在保护站。




雪山皑皑,林木森森,静谧的湖泊倒映着无垠的蓝天。




在明镜的照拂下,明家三兄弟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3




但明诚最近却是忧心忡忡。




——他发现大哥明楼最近常常吃不饱。




一定是家里遇到了什么困难,解决温饱都成了问题,所以一向疼爱他们的大姐才会让明楼减少饭量,把好吃的都让给他们这些弟弟。




我已经长大了,一定得为家里做点什么才行。明诚认真地思考着。




4




清晨,明镜刚一睁眼睛,就发现一只死老鼠正压在自己脸上。隔着血肉模糊的皮毛,明诚一对圆溜溜的猫眼正满怀期待地望她。




明镜一边刷牙,一边温柔地对明诚道:“阿诚啊,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中午,明镜准备吃午饭,才端起碗,就发现碗里有一条还在抽搐的死蜥蜴。




明镜叹了口气,用筷子把蜥蜴夹起来放在明诚跟前:“阿诚啊,我真的不饿,你自己吃吧。”




晚上,明镜解开了头发准备睡觉。明诚咬着一只不断扑腾翅膀的蝙蝠一路小跑进来。




明镜放下梳子,热泪盈眶地道:“阿诚啊,我真的不缺食物!”




——明诚今天也是为明家的生计操碎了心呢。




5




明镜打开电脑,敲出一篇论文的题目:《论豹猫的人为救助与野化》




洋洋洒洒八九千字后,明镜很纠结地得出了结论:好像也没采取什么人为措施,豹猫就学会了自己捕猎,大概是天生的本能强大吧……






6




明楼啊呜、啊呜地吞下了老鼠、蜥蜴和蝙蝠,感觉自己仿佛获得了重生。




他一边舔着爪子一边抱怨道:“我是咱们家饭量最小的,为什么还要让我减肥?还有没有天理了?!”




明诚宽慰大哥道:“明台还在长身体,大姐照顾他,让他多吃很正常。”




明楼放下爪子,面无表情地对着满眼滤镜泛滥的明诚道:“阿诚啊……明台那不叫长·身·体,那叫大型·猫科·食肉动物。”




7




明诚、明台都是明镜到大雪山保护站后才收养的。




而明楼自小就跟着明镜,从城市到野外,爬雪山、过草地、穿林海、涉江湖,拥有丰富的动物科学知识。




8




“大哥,我为什么和大家不一样呀?”曾经,还是个小毛团的明台眨巴着眼睛问明楼。




“哪里不一样?”




“……长的不一样,吃的也不一样。”明台忐忑不安地瞅着自己已经堪比明楼半个身体的大爪子,食不下咽。




明楼一巴掌将小脑袋瓜按进食盆:“多吃点,你还在长身体。”




7




某天,明楼突然被明镜关进了小阁楼,要执行家法。




明楼大骇,冲明镜喵喵叫着解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大姐,我和阿诚是清白的!”




明镜大怒:“阿诚捕猎多不容易,你还总抢他的猎物!看看把阿诚都饿成什么样了?!”




门外,明台一脸懵逼地问明诚:“你和大哥什么时候不清白了?”




明诚:“……”




8




明楼和明诚约定了暗号,每日午夜时分,在阳台上密会。




只要明楼发出暗号的喵叫声,然后明诚就会爬到小阁楼的阳台上给他送吃的。




9




围观群众的明台非常感动:“原来你们在谈恋爱啊……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恋爱。”




10




这一天,明楼刚刚发出暗号没多久,就看到对面树影微摇,一个敏捷的身影直扑过来。




明楼还没有来得及惊喜,一记锋利的巴掌就糊到了脸上。




瞬间之后,明楼愤怒的尖叫掀翻了整个明家:“王天风!你这野狸子又发什么疯?!”




对面尾巴短短的猫科动物将胡子一翘,哼道:“死胖子,你大半夜叫得跟发春似的,活该挨揍。”




11




“啧,明明是你自己思春了胡思乱想,”明楼没好气儿地讽刺回去:“倒跑过来倒打我一耙!”




王天风高踞树枝,投下冷冷的一瞥:“呵呵,我来是因为我饿了。而且我知道,这里——有一只大肥猫。”他蓦地咧开嘴,消瘦的面颊衬着尖锐的獠牙,笑容十分阴险。




明诚无声无息地跃上另一支树杈,礼貌地招呼:“王先生好。”




王天风眯起了眼睛,半是嘲讽半是不屑地道:“明诚,当宠物的生活很愉快?”




“谢谢关心。”明诚淡淡地道:“我只是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自甘堕落。”王天风哼了一声,黯淡的毛皮晃得人眼前一花,便消失在斑驳的林间。




(“野狸子”是民间对一种似猫非猫动物的叫法,因为罕见所以较多传说色彩。专家推测可能是指森林猫。传说中野狸子性情凶猛,喜欢捕食家猫。)




13




被外面吵得睡不着,明镜索性又爬起来写论文。这回她拟定的题目是:《论雪豹的人为救助与野化》




14




明台此刻十分、十分地不耐烦。




他被关在这里,且被迫面对一只以非同类标准来看,外表非常不起眼的异性动物——一位锦鸡姑娘。




明台心想:这肯定又是大姐给他安排的……唉,自己才多大就要被逼相亲啊?




在面对面地枯坐了一上午后,明台忍不住咕哝起来:“我讨厌相亲!我不要相亲!……而且,就算相亲也不能给我找一只鸡来啊……”




娇小的锦鸡姑娘突然一跃而起,气势汹汹地一爪子蹬到明台脸上:“谁是来跟你相亲的?!还有,不许说人家是鸡!”




15




“相亲”失败的明台挨了明镜狠狠一顿数落。




明台不以为然。却万万没有想到,明镜接下来会选择不给明台饭吃作为她的惩罚手段。




大事不妙,尤其让明台紧张的是:随着肚子越来越饿,他似乎也觉得那位锦云小姐越看越可爱……这样下去可不行!




这样下去自己就会屈从于一桩万恶的包办婚姻了!




16




明镜在观察记录中忧心忡忡地写道:由于长期以来接受人工喂养,雪豹的狩猎本能严重退化……他甚至连抓鸡都不会!自己还被鸡抓了!




17




明台眼巴巴地望着明楼。




明楼悠闲地舔着爪子:“不行,大姐这是为你好。”




明台又眼巴巴地望着明诚。




明诚抱歉地甩甩尾巴:“对不起,明台,大姐不让我给你食物……再说我真喂不饱你。”




18




明台愤怒了。




他想:要不是你们两个搞到一起去了,大姐怎么会逼着我来相亲?你们居然还光看热闹,不帮我?!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19




于是,明台离家出走了。






TBC




大哥:



阿诚:


【诚楼】明家的春节

山竹:

诚楼!诚楼!诚楼!不是楼诚!


1


“往左一点。”
“哎呀,过了,在往右一点。”
“在稍微向中间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阿诚被明镜指挥着在在梯子上左扭右扭,阿诚表示简直比伺候大哥还累,回身给了明楼一个眼神。
明楼想了想自己腿软的原因,回给了阿诚一个坚定的眼神,大义凛然的走到了大姐身边:“阿诚,对联在向上贴一点!高一点才好看嘛!大姐,你说是不是。”
阿诚:“……”


2


“明楼,你和阿诚出去买些年货吧!”明镜在楼上这样喊到。
等了半天都没有听见回音的大姐大概是明白了这两个小兔崽子肯定是在做什么关起房门才能做的事,所以才听不见。
这时,明·心机·台自告奋勇的去楼下敲门。
“阿诚哥!阿诚哥!”明台一脸坏笑的推开门。
“明台,什么事呀?”阿诚和明楼一起严肃看向偷偷摸摸进来的明台。
“额……大姐叫你们去买年货。”说完就跑了。


3


阿诚开着车满载着货物和大哥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大哥,今天真是有惊无险。”阿诚说着抬眼看了后视镜中的大哥。
“我……”明楼皱着眉想说些什么,“算了,没事。”
“大哥想说什么?”阿诚停下车注视着后视镜中的大哥。
“以后,咱们还是不要在明台和王天风做……额……那啥时直接推门了。”明楼望着窗外,一脸的忧伤。
“是,大哥。”其实每次都是大哥拉着他非得进去看,多亏了明台,终于不用被逼着去敲门啦!


4


临近除夕了,可是阿诚还是没有想好该送些什么给大哥。
“除夕快到了,大哥有什么想许下的愿望吗?”阿诚给明楼端了一杯咖啡放在了桌上。
明楼端起咖啡轻呷了一口,说到:“有咖啡和咖啡伴侣,”明楼抬起头注视着阿诚,“足矣!”


5


大年三十晚上,大哥决定亲自给大家煮一盘饺子,阿诚十分不放心,决定跟过去看看。
厨房里的明楼系着围裙,看见阿诚就像看见救星一样,一脸委屈的看着阿诚。
阿诚不明所以,觉得同在厨房中的阿香不可能欺负大哥,那么肯定就是大哥欺负了大哥。
“阿诚……”一脸委屈😣的明楼叫出了声。
“大哥,我来煮吧!”刚走到锅边上的阿诚被一把拽了回来。
“你教我。”
“好。”
“先把饺子放到锅里煮,等它开了之后倒入凉水,”明楼用眼神询问是否现在算开了,阿诚点了点头。
明楼一把抄起凉水倒进了锅,“吁!”阿诚一片空白的大脑只能想到这个字来停下明楼疯狂的行径了。。。
不过还好,饺子成功的煮出来了。
明楼很开心的吃着,阿诚开心的收拾着凉水。


日常一下w


喜欢的话关注我一下吧XD

明长官的润唇膏【诚楼 】日常小段子

小豆子:

一早醒来,明长官有些不愉快。他的上嘴皮和下嘴皮黏在了一起,他把它们小心的扯开,比起挨枪子儿这自然不算什么,可是嘴皮上的血腥味儿实在让人不太愉快。尤其是在醒来的一早。


他的鸡蛋还在明诚手里,剥着壳。一张木质长桌子把三兄弟聚在了一起。明镜买了张火车票,一早上了北平。阿兰在厨房里熬着小米粥。咕噜咕噜,咕噜咕噜,绽开的大米粒黏黏糊糊冒出头。


他翻着今天的早报,“百乐门金小姐又结新欢” “名小说家xxx恋上影视明星蝴蝶”,胡闹!这些记者越来越不会干正事了。明楼眉头一皱,又翻过一页。


“大哥。”


“嗯,怎么了。”明楼也没转眼,继续看着报。


明台把牙齿嗑在装着牛奶的玻璃杯上,他一停一顿一上一下的小幅度的嗑着,眼睛盯着明楼,像是在思考什么。“你嘴怎么了。”他问。


“嘴?”明楼瞧向明台,下意识的抿抿唇,舌尖在下唇上舔了舔。明台咽了口唾沫。


一股子血腥味儿。


“估计这几天水喝少了。阿兰,”他喊阿兰。阿兰把米粥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明楼拿起勺,舀了一碗,又舀了一碗、两碗。他的拇指和食指贴着碗沿,把米粥送出去,搁在明诚和明台面前。“喝碗粥润润就好。”


“大哥,粥太热了,不如,唔!”


明诚把剥好的鸡蛋塞进明台的嘴里,也堵住了他前倾的半身。明诚本就坐在明楼的左手边,现在他转头,不顾正对面的明台,把自己的唇覆在了明楼的唇上,他伸出舌头,灵巧的吮吸着。


明台鼓着嘴里的鸡蛋,干瞪了眼看。明楼也猝不及防的瞪了眼。


三秒,四秒。他松开嘴,明楼的唇被润得泛红。


他的喉咙堵着,险些说不出话来。“你!我的便宜你也敢占!”


他咧着嘴笑。“大姐昨天让买的润唇膏。”

【陈亦度X许光明】睡前读物(金钱关系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睡前读物
许光明一睁开眼睛,陈亦度也跟着醒了。好像有感应似的。
五点多,天还没亮透。遮光帘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顾得上拉起,隔着白纱窗幔,户外的晨光凛冽幽蓝,将北国的群山衬托得更加巍峨严峻。
下意识地,陈亦度紧了紧环抱对方的双臂。
许光明几乎连动的力气都没有,却还是挣扎着想挣脱对方的怀抱。
“你要干嘛去?”陈亦度想不通了。
“好饿,我想去吃点东西…”许光明一醒,就惦记着外面那一桌。
一把抱住了不放开,陈亦度赶紧打消他的念头:“昨天摆到现在,都冷透了,也不知道坏没坏!你再忍耐一下。”
说着他打了个电话,安排了早餐,叫即刻送来。
“可是这个点…餐厅还没有开工吧?早餐七点才开始呢…”许光明有的担心。
“你不要管,这种基本问题都解决不了,他们还做什么服务业啊。”

收拾停当,换上陈亦度给准备的衣服来到会场。打着招呼在室友旁边坐下时候,对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许…许教授啊?”
总觉得今天的许光明和昨天的不太一样,一定要说哪里不一样…
那就是容光焕发,整个人好看得都晃眼了。
这变化实在太过明显,室友也是见过世面的,一瞅之下心里就有数了。
虽说如今的年头,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不过这许教授也是高调的可以,秀恩爱秀到业界峰会里来了啊。
“一会儿陈总会去房间拿我的行李,如果他拿错了什么,你也别急,我会送回来给你的。”许光明浑然不觉地解释道。
之后几天都可以一个人住双人间,室友当然没意见,不过客气是要客气一下的:“没关系,我去拿就行了。”
“还是我送过来吧。”许光明有些犯难,“你的房卡估计刷不开直达电梯…”
直达电梯…
那岂不是住在北区那种超贵的行宫套房里?
万恶的资本家。室友在心里默默吐糟了几句,终于还是没按捺得住:“许教授,你都住着这种一天一万多块的套房了,干嘛还和我们一样累死累活搞科研啊?”
什么!
许光明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这么贵!住一天得还上十几次才…”
虽然他赶紧停住了,可室友听得没头没脑,还是有些纳闷:“还十几次…什么?”
还好上午的会议及时开始了,对方才没有看到许光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表情。

许光明的行李不多,穿的用的都是陈亦度认得的,所以不会拿错。就是夹在资料之中的一本“本子”,他不太吃得准是谁的。
书名倒是很正常,可是封面影影绰绰,看得出是两个男人的剪影。
不像是他的教授的风格。
结果还是拿了回来,原本只是翻翻,没想到从第三页开始就直奔主题,接着花样百出,脑洞惊人,连陈亦度都看得瞠目结舌。
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授!
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正看得入神呢,却只见散了会的许光明急匆匆跑进屋来,一把抓住陈亦度:“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要办吗?”
“没有啊?”看他问得认真严肃,陈亦度倒有些纳闷,“就是来陪你开会,我也顺便放松一下。“
“这太浪费了,我们换个一般的房间吧。”
原来是操心钱啊。
“行啊。”陈亦度竟答应得格外痛快,他合上书页在对方面前晃了晃,“这是你的吗?”
许光明瞄了一眼封面,表情明显困惑了一下,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没错是我的,是小赵…”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
这本书是赵启平送他的,说临睡前看看不错。就是快递过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陈亦度知道。自己刚刚一不小心,差点就把他给卖了。还好反应快。
可是陈亦度何等聪明,对方一承认书是自己的,他就大概猜到了来历,更何况还有随口冒出来的名字,也算铁证如山。
这个赵启平,连谭大鳄都降不住啊!
“这是我睡前看的书…”看对方脸色不对,许光明赶忙解释,其实这几天从早到晚都准备会议资料了,哪有空看别的。
“你睡前看这个?”陈亦度差点笑出声来,很好,很猛,很刺激。
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许光明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陈亦度一把抓起对方的右腕,把书塞到了他手里,随即抬起头,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这样吧,你把这书给我读一遍,我就换房。”
“读一遍?这么厚…”
“不一定今天读完,慢慢来,反正我们的时间很多。”
总觉得有点不对…
对方手腕加力,许光明被拉着在床沿坐了下来。
将信将疑的,他用黑咖啡那样带着些沙哑意思的低沉嗓音,开始朗读起来。
故事开始于一个雨夜,黑街里的地下拍卖场。
云游四方,探求究极智慧奥义的神官被盗匪集团抓住,成了这场拍卖的最高标价“货物”。
微服前来的邻国君主,用几倍于别人的高价买下了他。
这些剧情两页结束,从第三页起,国君就变着花样享用他“买回来”的商品了。
而不甘心一辈子被囚禁的神官,好不容易达成了交易,用每做一次一千银币的低价,艰难地还着债,换取自由…
许光明读不下去了…
从第三页,神官被压倒在虎皮垫子上,哭喊着被吃干抹净开始…
赵医生也真是的,怎么寄了这么本书来啊!
“这是你的睡前读物?”陈亦度故意一本正经地发问。
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许光明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念呀?你不是嫌浪费要换房吗?”
“算…算了…还是不换了。”这下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那好,准备吃饭吧。下午不是还要继续开会吗。”陈亦度体贴地打电话叫送餐过来。
许光明顿时松了口气。
“晚上照着来一遍吧。”然而对方轻描淡写一句话,却让他一下子彻底僵住。
“你…你说什么?”
“照着书上,一个一个慢慢来啊。”陈亦度完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实践你的睡前读物。”
-tbc-

【白奇x然远】家园(日常番外)

去年春恨:

【白奇x然远】家园(日常番外)
季白第二次钻回被子里的时候,李川奇终于醒了。
房间里已满是晨光。
寒气笼罩着对方火热的皮肤,蒸出一缕淡淡的硫磺气。很明显他刚刚是去泡温泉了。
李川奇伸手圈住对方斜倚的腰背,季白揉了揉他的头发,却没有躺下来的意思。于是他睁开眼看去,却见对方正拿着一个镜框仔细看着,对面的照片墙里明显少了一块。
原来他再度起身是专门去拿这个了。
“你怎么把墙上的画拆下来了,多脏啊…”李川奇睡意朦胧地嘟哝着。
“很有趣,你也看看。”季白伸手将他捞起来,圈在怀里,随即把画框摆在两人前方。
这是山中温泉民宿“青岚”别馆客房的一幅画。这里大多用十八世纪博物学的鸟类图鉴做装饰,可这一幅却不同。
是一张人物素描。
看得出技术纯熟,却算不上大师手笔。唯一触动人的,也许是对描绘对象的那份熟稔。好像闭着眼睛都能精准地绘出他的每一根线条似的。
而这幅画,画的竟是李川奇。
“这不是我,应该是晟煊谭总才对。”看出了季白很在意,李川奇解释道。
画上的人看起来的确比他要成熟厚重一点,堂皇气派,如玉山巍峨,岱岳雄峙。
相貌倒是颇为神似。
季白摇了摇头:“肯定也不是。”
说着,他指向画面下角的时间:1945年冬至。遥远的日子。
蜷在他怀里的李川奇意味深长地轻笑起来:“那么,就应该是这别墅主人的画像了。”
“这里的主人不是那个谭总吗?”
“不是。这里以前叫明家别墅。”

“青岚”所在的这片山区因为临近南京上海,解放前曾是国民政商名流,外籍要人的避暑胜地,山上到处都是小洋楼,一时号称“万国建筑博览会”。据说当年蒋宋的蜜月就是在这里过的。
如今杜月笙、张啸林这些风云人物的别墅直接就成了景点,余下那些主人不出名,建筑规模小的,也大多被改建成了民宿。可是青岚这家不仅地势偏远,而且主人名声也不好,所以乏人问津,破落得不像话。直到被谭总意外发现,一眼相中。他斥巨资拍下这座山居的永久使用权,修旧如旧改造成今天的样子。
“我们住的这间别馆原本是独立的书房,旁边小李和凌院他们住的是卧室…”
李川奇话音未落,激烈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李熏然在门外大喊着:“三哥三哥,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季白咬牙切齿地过去开了门,李熏然一把抓住他,递上一个镜框:“我在桌上发现了这个!”
一张旧照片。
泛黄的相纸上,穿翻领毛衣的青年正坐在画架前,身姿挺拔如小树,笑容倔强,眼神却缱绻。
“有点像你啊?”季白沉吟着。
“明明更像三哥!”李熏然正反驳着,突然看到对方手上的素描画,“你怎么会有我的凌远的画像?”

四个人终于聚齐,一边吃早饭一边听李川奇讲这座民宿的典故。
“我也是听晟煊的谭总说的,这里过去属于旧上海富商明氏家族…”
当年这座别墅也曾热闹过,而它最后的主人是这家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弟。因为偌大的主楼太过寂寥,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在温泉边的别馆度过的。
别人来山中都是避暑,只有他们会来这里渡过漫长的冬天。
可是45年抗战结束后,那位明家大哥就独自被半软禁在了这里,没多久便不明不白地死去。传说是被秘密处决。人们对他身份的说法莫衷一是,但大多数都相信他是个汪伪汉奸。
而他的弟弟一直没再出现过。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明家大哥就埋在这边后山,谭总带我去看过,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没有人回应这个提议,但李川奇知道,大家都同意了。

刚刚还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慢慢聚起阴云,泛着一种异样的铅黄光亮。寒风越来越凛冽,那份冷几乎渗入骨髓里。
四个人就这么在山路上走着。绕过主屋,穿过茶园,越过竹丛来到杂木林深处,一泓山泉汇成的湖水豁然照眼,清得让人眼眶发凉。
朴素的石砌坟冢就在那里,碑文已然漫灭。
他孤守于此——湖畔旁,树林边。
李川奇深深吸了口气:“我之所以提议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不久前老谭把这两幅人像发给我看了。虽然不太贴切,但我忽然想起了一部小说,虽然是一个军国主义混蛋写的…”
“《丰饶之海》。”凌远接口说道。
李川奇愣了愣,随即会心一笑点点头:“那部书里说,一个叫本多的现实主义者,屡次与一个转生的灵魂重逢,对方转生为贵族少年,孤勇武士,异国公主…”
季白和李熏然显然没有看过,可是他们脸上却浮现出深动于衷的表情。
凌远转头望向清湛的湖水:“只要能相遇,自然哪里都好。”
这一瞬间,李熏然的眼睛突然红了,他上前一步紧抓住对方的衣袖:“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一定。”
他忽然间明白了自己对凌远那种异乎寻常的执着和独占欲究竟来源于何处。而凌远的默许与纵容,也找到了它的根源。
季白和李川奇对看一眼,目光交缠。
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被这样的容颜体貌吸引,为什么放下矜持纵容对方接近。他们也终于明白了。
在这些人眼神和身体初次交汇时,便已注定的那些,他们终于领悟了。
这种领悟,像掠过湖面和树梢的一阵风,无形无影,但却清晰地存在着。
这一刻,低垂的冻云中,空花一样的微雪筛落了下来…
看似漫无目的,但每片雪花都有它的命运,都会飘向它归去的家园。

-end-
写着写着突然我明白了
原来我一直在写我的初心啊
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去年春恨文章目录(持续更新)

去年春恨:

天哪!旅行中看到了这么全的目录!谢谢lo主!比心💕💕


我真是靳东你爱信不信:



实在是喜欢 @去年春恨太太的文
修一个目录,希望太太能够喜欢
最后给太太笔芯








【然远】腥与甜




腥与甜(试写一段开头表白傲寒404大大,并热切求授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然远】甜美系(腥与甜日常番外)




【然远】白大褂(腥与甜日常番外)




 




【白奇】秘密




(预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白奇】日出(一·秘密番外)




【白奇】日出(二·秘密番外)




【白奇】日出(三·秘密番外)




【白奇x然远】温泉民宿(秘密日常番外)




【然远x白奇】浴室(日常番外)




【白奇x然远】卧房(日常番外)




【白奇x然远】家园(日常番外)




 




【谭赵】丑闻




(记脑洞)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赵谭】黄昏(丑闻日常番外)




【赵谭】怪人们(丑闻日常番外)




【赵谭】雪朝(丑闻日常番外)




 




【郝庄】本能




(预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陈许】金钱关系




记脑洞,交易梗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陈亦度X许光明】戒指(一·金钱关系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戒指(二·金钱关系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戒指(三·金钱关系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戒指(四·金钱关系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喝醉了(金钱关系日常番外)




【陈许X赵谭】他的西服(金钱关系日常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许愿池(金钱关系番外)




【多CP衍生】怎么称呼(《金钱关系》日常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SPA(金钱关系番外)




【陈亦度X许光明】万圣节(金钱关系番外)




【陈许X赵谭】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短小一发完的番外)




【陈许X赵谭】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短小一发完的番外)




 




【靖蔺】谁忍相思不相见




(记脑洞)  (预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靖蔺/陈许】痣(番外)




 




【诚楼】后窗




(记脑洞)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诚楼】莹与火




(记正经的脑洞)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完结)












【曲黄】




【曲黄】我再也见不到的那个人(记脑洞)




 




【曲红】




(引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尾声)




 




【双玉壶】遥远时空中




(一)  (二)  (三)  (四)




(五·完结)




 




【范龟】告白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多西皮番外】




【多CP衍生】First Love(青岚民宿日常番外)




【多cp衍生】女儿们




【多cp衍生】变小了(青岚民宿日常番外)




【多cp衍生】回家了




【多cp衍生】别胡说(青岚民宿日常番外)






【苏靖R18】鹿的王妃番外九·老照片(完结篇)

我敬你们是双汉子:

现代聊斋系列,霸道总裁×单蠢鹿王梗。


【目录】


正文·鹿的王妃


番外一


番外二· 妖精修行的一百种方法


番外三·捉妖天师


番外四·婚纱play


番外五·梁帝陛下养鹿记


番外六·妖精求职的一百种方法


番外七·妖精度假的一百种方法


番外八·飞流


 


番外九·老照片


 


 


天气渐渐回暖,万物复苏,连带着飞流都更加活泼起来,每天在家里上窜下跳地折腾东西。梅长苏也放任他,反正重要的资料都锁在书房里了,其它只要求玩后原样放好,否则没有甜瓜吃。


一日,飞流又不知从什么地方翻出一堆旧书,厚厚的一叠灰,拎起来晃晃,居然掉出一页纸来。一旁的萧景琰赶紧接住,还担心是书散了,结果翻过来一看,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照片上是大片的薰衣草田,眉目如刀、不怒自威的壮年男子搂着一位很有气质的美妇人,旁边是一双少年男女,萧景琰认出了那女孩是正青春时的穆霓凰,而那笑容灿烂的男孩虽没见过,却莫名地吸引他的视线。


萧景琰一回头,身后是端着咖啡的梅长苏。


男人的神色温柔又怀念:“没想到,还留着一张照片……”


十二年前的林殊,那是J市当之无愧的最明亮的少年。林家的独生子,年少张扬,意气风发,十三岁随着父亲处理帮派事务,十七岁取得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双学士学位,使得双手的好枪法。


而后来林家出了事,林殊九死一生从地狱爬回来,蔺晨医术无双经过一年的调养保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却是再也扣不动扳机了。


梅长苏拉着萧景琰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声音很轻,“我全身上下都是整过的,你害怕吗?”


萧景琰摇摇头,只小心地问了一句:“疼么?”


梅长苏笑着揽住他:“已经不疼了。”


一旁的飞流默默吃瓜。


 


当晚月色清冷,萧景琰做起了梦。


梦里有不见天日的黑房间,有火光和呼喊,最后都聚成了茫茫白雾,萧景琰赤裸着脚踝走在那浓雾里,恍惚间和一人相逢了。


简单的白衣牛仔裤,干净又张扬的短发,剑眉星目,满身的少年意气,是十多年前的梅长苏——或者说,是林殊。


那少年一把搂过萧景琰的腰肢,两人胸腹相贴,鼻息相闻,萧景琰吓了一跳,正欲挣开,林殊盯着他的眼睛,温柔地问:“景琰,你认得我吗?”


萧景琰支吾了一阵,“……小殊?”


“诶。”林殊笑嘻嘻地应了,探手去解他的衣衫,萧景琰赶紧按住他的手,“别……不行。”


“为什么?我是小殊啊。”林殊眨眨眼,不依不饶地又缠了上去,两三下很快就将衣着单薄的萧景琰剥了个干净。


萧景琰神色迷茫又慌张,只重复着,“不行……这样不对,不可以!”


林殊不理他,用衣衫利落地将他的手缚了,覆上去亲吻他的脖颈:“景琰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袖底


微博




【系列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