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写给所有人 【包括cp粉和纯粉】

李然然的阿黄:


我粉丝不多,也就四千多个人。也不是什么说话有分量有作用的角色,现实如此,网上亦是如此。


今天被主任拖班很久,刚刚吃上饭,然后我就在用手机打这一篇,我总是在用手机码文,因为没大段大段开电脑的时间,所以我的一章相比别人总是显得格外短小。写的也都是生活中的事,但是谢谢楼诚圈那些小伙伴还愿意给我红心蓝心。


所以我也非常啰嗦,斟酌许久希望大家可以点进来,耐心的看下去。


首先是楼诚圈,


风波永远不会自顾自平息,甚至风波越久,伤害越大。楼诚圈一向喜欢圈地自萌,这是一个特别好的自我保护和安静自好。可是风暴起来的时候,受伤的人也就特别多。


今天有好几个小伙伴问我,清和太太走了,还会有别人走么,大家为什么要走呢?


我给的答案也很统一,如果你爱这个演员和他的角色,你就能扎住根死死固定在泥土里。


我不是批评,也不是嘲笑或者指责离开的人。每个人的底线不同,软肋不同,不是人人都需要一模一样。离开的人,我们祝福他们,也记得他们给的那些好。留下的,我们就是战友。


楼诚圈一度叫抗日圈,大家被打动的也不应该只是共患难共并肩的感情,而是还有钢铁精神。明辨是非,敢于承担,我们也许都不会是推动历史的人,但我们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这次的事情,是一个并不爱楼诚,只是拿他们作为发泄自己阴暗欲望的人造成的,没有楼诚,也会有别的cp。这不是楼诚圈培养出来的,也不是圈子的本意。


楼诚圈的错误在于,在凌野把这个谣言广泛传播的时候,选择了沉默。


所以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理解纯粉的愤怒。


也许有很多理由,很多顾虑,或者人就是喜欢逃避的动物,但沉默了就是沉默了,变相的纵容引来的只有铺天盖地的恶果。


就是这样。


我希望下一次,我们可以不要犯这种错误。


你爱一棵大树,就不要只是享受那些阴凉和风景,还要浇水和捉虫。


然后是纯粉,


我相信大部分纯粉都是爱凯凯,努力刷票,努力支持。对这件事愤怒也是可以理解。但是,事情到现在,还有多少人是真的为了凯凯。


带节奏蹦得最欢的战斗粉,你们扪心自问,真的是因为爱凯凯么?还是你们自己所谓的党同伐异。


理智的粉丝也想一下,那些提出所谓把楼诚圈赶尽杀绝的战斗粉,这个可行么?有必要么?或者说这是你们所有人喜闻乐见的?


凡是存在皆有理可寻。


我不想讨论同性恋和异性恋哪个更高尚,这个话题天王老子都解决不了。


我也不想讨论为什么有些人会喜欢男男cp,这个问题你问遍所有的心理学家,翻遍每一本心理学教程,它会有无数种理由,无数种原因,无数的外界因素,无数的土壤。


但是没有一个,会告诉你,这是心理变态。


直男看百合也看苍老师,有人欣赏同性也欣赏异性。男欢女爱并没有比同性肉文高尚到哪去。看言情的也并不是就比耽美站在道德制高点。


同人,不是一个演员难以启齿的丑闻。它既是盔甲也是软肋。


它的正确使用性,在和谐的前提下。


我承认,圈子里有傻逼有老鼠屎,但这也不是同人圈的特产。这些人存在于所有的团体,我们要做的也不是互相指责,互相咒骂。


大家都是成年人,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继续撕下去,得利,或者说满足的到底是谁的私欲。


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从来没有什么所谓泾渭分明的领地,你得不到,也守不住。

【多cp之陈许】粉红色(一)

去年春恨:

【多cp之陈许】粉红色(一)
大意了!
陈亦度因为自己的决定而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就不该让他穿这样一身出来的!
在温泉酒店吃完午饭,许光明拿起薄牛仔外套加在粉红色的连帽衫上,拎了包就往外走。
陈亦度连忙一把拉住:“去哪儿?”
“上课啊?”许光明很不理解对方为什么有此一问。
“上课?今天不是星期六吗?”陈亦度都懵了。还准备吃完饭休息放松一会儿,泡着温泉温柔地来一发呢。
“对啊。”许光明挣了一下没挣脱,“清明小长假调休,今天上星期一的课。”
“你怎么从来没说过!”
“你没接到放假安排通知吗?”
“谁会给我发这种通知!”陈亦度已经八百年没管过放假调休这种事情了。
还想着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星期三,许光明都可以呆在自己身边,为此他特意列出了一大堆度假选项。
而许光明在众多选项中选了市区温泉会所,教会学校旧址改的,很有特色。
当时陈亦度还感叹到底是学院派,果然好这一口。
为了应景,他为他准备了轻松舒适又少年气十足的假期服饰。
结果只是因为离学校近,上课不会迟到吧!
“下午就两节课,我一会儿就回来了!”许光明甩不开对方,明显有些着急。
“换身衣服再去吧!”
“来不及了,要迟到了!”涉及工作许教授总是意外地强势。
陈亦度也不好再勉强他,干脆起身也跟出去:“我送你吧。”

许光明一进门,阶梯教室里就陡然安静下来。
学生们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今天的老师和平常不一样啊!
陈亦度绕了一圈也从后面溜进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许光明是不准他随便跑到课堂上来的,不过这家伙上课不怎么看人,只要混在学生堆里基本上就不会被发现了。
研究生小课也好,上实验也好,也就算了。偏偏周一下午是教授承担本科教学任务的大课。
许光明的课原本“上座率”就高,两个班六十几个人,还没打上课铃全都鸦雀无声的,倒让在讲台上弄PPT的他不自在起来。
“你们怎么了?”他有些困惑地微笑着发问,下意识地撸了撸头发,生怕哪里乱了自己还不知道。
台下当即聒噪成一片。男生女生直接嚷嚷着好帅好帅,掏出手机咔咔乱拍。
许光明左右看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值得拍的,于是沉下脸来:“上课玩手机的话,我是要没收的。”
“老师!手机给你,命也给你!”有个胆儿肥的女生大喊了一句。
许光明摇了摇头:“收了手机就要了你们的命了?小小年纪不要做低头族!”
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陈亦度简直要暴走。
他知道许光明对服饰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给什么穿什么,从来不会对色彩式样提出任何异议。
陈亦度有时候都怀疑,也许给他一条裙子他都会穿的。
后来发生的事也证实了他的想法。一天许光明把他丢在浴室门口的DU春夏新款连身裙样衣当成了睡袍,直接套了出来。
并且还困惑地抱怨太紧身又露腿,睡觉穿了不舒服,拉链放在背后不仅会硌到,还够不着拉不上。
虽然那裙子的确设计感很强…
当时陈亦度就热血上涌思考不能了。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将对方直接推倒,裙子也猥 亵地卷到了腰间。
皮肤白皙,肩膀宽阔,胸膛厚实,腰背结实,双腿修长,脚踝纤细的男人穿着这种东西,哭到乱糟糟却只能门户大开的样子,陈亦度就算从前再会玩,也没法凭空想象出来。
可现实远比想象更旖旎…

突然震响的下课铃声吓了陈亦度一跳。不过及时阻止了他在神圣的课堂上产生可耻的生理变化。
难得有点心虚地看向讲台,却只见学生们已经排着队,团团围着教授问问题了。
站在这堆90后中间,粉红色卫衣牛仔外套的许光明竟有种毫不逊色的年轻感。
天真,纯粹,对自己专注的事情完全投入而烂漫发光的眼睛。
他认真地倾听着,不时缓缓点头,蓬松微卷的额发被摇落下来,半遮住微阖的睫毛下那认真的眼神,乍一看,竟反倒有点倦慵的意思。
讲通了问题,他便看着学生鼓励地亲切一笑。这下那怕是男生都会一下子红了脸,霎时语无伦次起来。
陈亦度坐得远,又不好轻易上前,听不清也听不懂师生们在讨论什么。这场面看在他眼里,根本就是许光明在恶意管撩又不管埋。
正窝着火呢,教室后面还有人源源不绝溜进来。猛地瞅见满头黑线的陈亦度,都会表情复杂地倒吸一口冷气。
毕竟一前一后,这两个人的帅度已经超过教室能承载的极限了。
不过到底还是没人敢挨着他坐。这些家伙一看就是来凑热闹看人的,整节课尽托着下巴发花痴,外加偷拍了。
而台上那个粉红色的家伙还在尽职尽责地讲着陈亦度完全听不懂的天书。

回会所的一路上,陈亦度都没有讲话。这让许光明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一进门二话不说就被推倒了,却让他安心下来——反正自己弄不清楚到底哪里错了的情况,都会演变成这种结果。
把对方这个态度理解成单纯地想做就可以了…
就是衣服被扯坏了有点可惜。
其实许光明还挺喜欢这种颜色的,春天的花朵都是这种颜色,看着心情都轻快起来,忍不住想还钱。
可陈亦度心情一点也不好。
尤其是做完了睡不着,打开手机分分神,却看到赵启平一则朋友圈的时候。
这家伙转了X大药学院团委一则微博,他居然关注了这个号,用脚趾想都知道是为什么。
点开果然如他所料,许教授360度连拍。负责账号运营的学生还冠冕堂皇地加上了“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展示我院教职员工的昂扬风貌”之类的套话。
结果还不是因为脸。
想想气不过,陈亦度一翻身又缠住了已经软绵绵睡过去的许光明。
“不要了,明天再还你不行吗…”昏昏沉沉里突然又被弄醒,许光明近乎惊恐地哀求了一句。
“不行!今天还不了一万我就加利息!”
再怎么也还不上一万啊!
“你加吧…反正这辈子我也还不清了…”许光明自暴自弃地嘟哝着,身不由己地被对方翻转过来。
很可怜的样子。
可他背上几点粉红色的痕迹却让陈亦度瞬间打消了饶过他的念头…
-tbc-

【陈亦度X许光明】毕业(金钱关系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毕业(金钱关系番外)
今天许光明应学生邀请,去参加毕业晚宴,俗称“散伙饭”,会晚点回来。这一点陈亦度早就知道的,也严厉地警告他千万不可以喝酒。
可是过了晚上九点也不见人回来,微信电话都没反应,这倒让他担心起来。
还好事先问了酒店地址。
挂钟指针指向九点一刻的时候,陈亦度终于开上了自己的车,直接奔去捞人了。
刚到门口就看见学生们正三五成群,有说有笑,有哭有闹地向外走,什么表情什么造型的都有。一堆人里,他一眼就瞥见许光明架了个醉到路都走不稳的小个子男生,在其他同学的簇拥下,小心翼翼地下台阶。
他完全是一副宽容关切的长辈面孔,搂着那孩子,修长的大手托着他的背,努力朝停车场方向移动。
而那男生整个人都挂在许教授脖子上,一边哭着一边口齿不清地不知道在说什么,眼泪鼻涕都擦到了他衣服上了,竟还不知好歹地贴着人脖子胸口蹭来蹭去。
陈亦度一看就要炸——大意了!这Polo衫是他精心挑选,给许光明散步什么的准备的,穿来吃圆台面场合不对也就算了,扣子一丝不苟全都扣好也就算了…
关键是天气热,衣料单薄,身体的轮廓看得一清二楚,加之被蹭到的生理反应…
这跟光着出门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里,陈亦度再也不能忍下去了。他一把拉开车门腾地跳下来,疾步冲过去。
抬头看见熟悉的面孔,许光明愣了一秒,随即露出得救的表情:“太好了,陈总,搭把手!”
说着也不等陈亦度答应,他就要把怀里的男生交给对方。
“许教授!我不想离开你啊!”都醉到爹妈也不认识了,小个子男生这句话倒讲得口齿清楚,音量洪亮,连手脚也一齐上来了,要紧紧攀住许光明。
陈亦度眼疾手快,拎住对方后领猛地拖了过来:“老实点,别动手动脚的!”
帮忙的学生们生怕那男生摔着,想上去扶一把。可陈亦度气度不凡,帅得自带美图效果,又黑着脸压着火,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这几个孩子竟一个也没敢靠近。
许光明掸了掸衣服,着急发问:“陈总,开车来的?”
陈亦度一时被问住,反射性地点了点头,扬了扬下巴示意自己的车就在路边。
“那好。这孩子交给你了,送到我们学校三号宿舍楼。”
说着他点了个学生去帮忙,那群孩子看到了陈亦度那辆敞篷跑车,顿时来劲了,七嘴八舌地说也让我出把力跟过去吧。
“不用,有个人带路就行。他力气很大的,抱我都没问题。”许光明说着,转身就要返回酒店里。
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当着学生的面说的吗…
来不及计较这种细节,陈亦度赶忙腾出手一把拉住对方:“你又要去哪里?”
“这不还有喝高了的吗?”许光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我们几个老师开车来,就防着这群小家伙没数。可惜你那车座位太挤,不然也能多帮着带几个了。”
看不上玛莎拉蒂怎么着?
对于这家伙的脑回路,陈亦度是早有领教了,他也不多争辩:“等一下,跟我去车上拿件衣服。”
“可是我又不冷…”
虽然这样说着,可是对方恨不得要把他生吞了的眼神,还是让许光明没敢再坚持拒绝。

终于一切都忙定了,许光明开着他的小破车,来到学校停车场,和陈亦度约好的地方。
对方正倚着车门,一看见他便迎了上来。
一头大汗也没有脱外套,很好,识相。
“累死我了,这群小家伙…”看见陈亦度,许光明陡然放松下来。大半天积累的疲劳终于隐隐约约冒头了。
抬手帮对方脱掉外套,顺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陈亦度苦笑起来:“谁让你这么宠他们。”
夜晚的凉风一吹,许光明的身体又有点反应,他自己倒没察觉,还说笑着:“小孩子们毕业后走上社会啊,就不会再有人这样宠他们了。所以也不容易啊…要是你今天毕业,我照样宠你。”
“要不你现在就宠宠我?”陈亦度心痒半天了了,说着就贴过来要上手。
许光明脸色都变了:“别别别!这里有探头!”
毕竟是在人家工作单位,陈亦度也不想让许光明难做,便收回了手。转身准备上车:“你的车就扔这儿吧,跟我走。”
可是许光明却站在原地,微笑着偏过头打量着他:“说起来…你毕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也喝多了?有老师宠你吗?”
自己毕业的时候…
陈亦度不由自主地站住了,手扶车门陷入了沉思。
时间太久了。久到好像上辈子一样。
依稀记得六月清爽的风里,有栀子花和女贞花的香气,茂盛的绿叶间投射下来的明媚光线,还有那些微笑,那些眼泪,那些告别的祝福的话,那些可能的和永远不能的再见…
好像还有约定——
“薇薇,我会在巴黎等你,然后我们一起读书,一起生活,一起开一个设计师事务所,一直在一起。”
他记得自己这样对那个女孩说过。
可是莫名其妙就吵起来了。对方说最讨厌别人自作主张,替自己做决定。
那时候是真的很心寒的。
为什么她就是不明白呢?
没有两颗心能紧紧依偎却依旧坚如钻石,没有两个人能深深相爱,却不愿为对方做出一丝改变。
不合适的,真的就是不合适的。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恍如隔世。
在陈亦度看来,和眼前这个人相遇之前的一切都是前世。
而相遇之后,他不想让任何人介入他们的回忆,影响他们的心情。
于是陈亦度摇了摇头:“太久了,忘了。”
“你记性这么不好啊!”许光明露出了同情的表情,“我比你大那么多还记得,本科毕业的时候,丁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我们两个是情侣,叫别人别惦记了。挺尴尬的。然后我直博毕业更尴尬,她一定要我向她求婚,明明她已经工作了…”
“能不要这么煞风景吗?”陈亦度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自己细心为对方考虑,可到头来人家根本不买账!
他越想越气,转身开门上车。
即便许光明这么不灵光的,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跟着上了车。出校门的时候,还坚持给了停车费。
一路上陈亦度都没有说话,忍了半天,许光明试探着开口:“你…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不想。”
见对方拒绝得干脆,许光明也就不再开口了。
良久后,陈亦度发出了无奈的苦笑声:“你还真不讲啊…”
“是你说不想的啊?”许光明想不通了。
“我就不明白了,教授。”陈亦度敲了敲方向盘,“在别人,表达感情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你怎么就是不会呢?”
许光明愣住了,半晌之后才嗫嚅着:“我会啊…存折不是都给你了…”
“我跟你讲感情,你跟我谈钱?”陈亦度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完全忘了两人的关系根本就是从金钱交易开始的,而且价码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能给的我已经全都交给你了啊…”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说实话他那点身家根本就不够看的。到自己这里神经就粗的可以,对学生就任搓任揉任他们上下其手!
“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陈亦度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
许光明肩膀都弹动了一下,明显吓了一跳。
“你是觉得还不够吗…”半晌之后,他转过头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我没有房子,要是有,房产证上一定也会写你的名字的。”
陈亦度的心一下子软了:“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搞清楚我在意的是什么?”
许光明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对方:“我认真想过的,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更实在的表达感情的方式吗?”
陈亦度算是明白了,这种工薪阶层直男癌的示爱方式!
还想板着脸故意让对方急一下,可是笑意已经浮现在嘴角,掩饰都掩饰不住。自己的定力真的是越来越差了。
他终于放弃似的大声说道:“算了吧,你还不如也宠宠我来得实在。”
当许光明红着眼角骑|乘在身上,面对面坐到底之后,努力地晃动着腰的时候,陈亦度才意识到,“宠宠我”实在是一个非常要命并且非常不现实的提议。
-end-

度总和许爸爸,文科生和理科生😂

[诚楼小段子]不会内八字的长官不是好情人

罗有容:


阿诚最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很难发现的秘密。
——他的大哥,新政府的财政司司长,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海关总署署长,军统上海站领导,中共上海站地下组织的眼镜蛇同志——
是个内八字。

平时走路看不出来,毕竟明长官威风凛凛颇有气势;坐着的时候也看不出来,毕竟明大公子家教良好讲求坐如钟,双腿或并拢或直接翘起来,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所以内八字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那天阿诚像往常一样,端了两杯牛奶和一个三明治进了明楼的卧室。
今天是周末,难得可以休息的时光。明楼也就放纵了自己一次,直到现在还没有醒。
“大哥?”阿诚走到床边,打开明楼的衣柜,一边给他找衣服一边催促,“该起床了。”

明楼少年时十分律己,别家孩子还赖在床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能自己起来洗漱穿衣吃饭早读了。
……可是现在怎么越活越回去了。明楼勉强自己睁开眼睛,朦胧地看着床头的阿诚拿着选好的衣服。
都是阿诚的错。明楼心中想。

换好了衣服后,他们两个人才慢悠悠地坐到沙发上。明楼想也没想地先喝了一口牛奶,又看到餐盘中只放了一个三明治,才问,“怎么,你不吃?”
“我吃过了。”阿诚坐到一边,把今天的报纸放到明楼手边。
明楼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然后专心致志地吃了一口三明治——就在这个时候,阿诚发现,身体前倾时候的大哥,两个膝盖自然而然地并拢,因为只穿了拖鞋,所以赤脚相对,呈现一个内八字的状态。
“呃……大哥……”阿诚原本想提醒大哥的坐姿,但所有的话在对上明楼的目光后都消失殆尽。
“没什么。”他笑了笑,用手擦去了明楼嘴边的奶渍。

第二次发现大哥的内八字是在周一例会上。
明长官坐在会议桌的首位,双手非常霸气地放在桌子上翻看着文件。而阿诚作为他的私人助理,则默默地站在他的一边,眼神溜了一圈的人,又重新定位到明长官的下半身。
两个腿不安分地搁在桌子腿上,晃来晃去。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内八。
明诚就这么看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内八明楼。

……我大概已经变成变态了。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明诚又不自觉地看向了坐在后座又摆出内八姿势来的明楼,内心非常复杂。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阿诚坐在明楼身边。
很好。
他的眼神一直离不开桌子下明楼的内八字。
皮鞋抵在一起,袜子在裤管下露出来,线条美好。
我的大哥……太可爱了。阿诚面对自己最喜欢的腌笃鲜都没有动筷子。

明楼显然也发现了,阿诚今天一直盯着自己下半身看的事实。
……这孩子,越来越没规矩!
他把脸埋在自己的手掌中,开始思索阿诚今天一天的反常举动。
难不成是自己最近把他晾太久了……?可是明明上个周……?

明大少爷最后深吸一口气,凭着夜色,走上楼梯。轻轻地扣开阿诚的门。
阿诚看着他反常的大哥,目光清澈。

“阿诚。”他的大哥把他推倒在床上,脱了自己的裤子,“你想看什么?”

……都说了不会内八的长官不是好情人!




【诚楼/诚楼衍生】[多CP]如何奔放自由的成为闪瞎人眼的一对

诚楼没有差:

梗来源于网络




【郝丁】




丁小川:晨哥你渴吗?


郝晨:……


丁小川:懂了。(拿起杯子来喝了一口直接吻他男朋友)还渴吗?


郝晨:……




今天的巨星常规迟到了。






【然远】




凌远正边吃早饭边看早间新闻。


他家李然然很慌张地奔回来说有件正事忘记做了。


凌院问什么事,李警官就吻了他,“就是这件事。”


亲完了,他就连滚带爬的跟早高峰做斗争去了。






【周庄】




难得没有立刻啪啪啪的休息日夜晚。


周凯附在庄恕耳边,声音低沉的让他心底发颤,“我想……”


庄恕叹气,自觉的搂上对方的脖子。






【赵谭】




谭宗明晚上回家男朋友抵在家门口等他,一脸无辜萌,“谭总,你可爱的男朋友在等你一起洗澡。”


谭宗明觉得这套路实在是用烂了,毫不客气回一句,“用屁股想都知道你又在想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赵医生笑的特别欺男霸女,啪的抽了谭宗明臀部一巴掌,“我就喜欢你这会思考的小屁股。”


谭宗明:……






【白奇】




季大队出差半月有余,李副司长一个人睡了十五六天,明天就是预订回来的日期。


李川奇对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有心理准备,所以早早的就洗洗睡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季白会一个人开车狂飙回来。


半夜被啪醒的李川奇内心是崩溃的,“你就不能等早上……”


季白腼腆一笑,继续埋头苦干。


手软腿软的被抱去洗澡,李川奇恍恍惚惚的庆幸自己今天是请了假的。






【川石】




范川:石头,你知道对于我来说最美好的是哪两件事吗?


荣石:是什么?


范川:睡觉和你,简称睡你。


荣石:……滚!






【诚楼】




第一次正式约会


阿诚:大哥,想吃什么?


明楼:没有什么太想吃的。


明诚停车,直接把他哥按进后座:既然不知道,那就听我安排。


明楼:……






【靖蔺】




蔺晨:琰琰,我是不是你的小太阳?


萧景琰:朕要小太阳你。


蔺晨:……梅长苏那混球又教你什么了!





【楼诚】明家三只猫(全员向)目录(已完结)

淡若_晨风:

自己lofter太乱了,所以来做个目录,方便大家看2333




大概就是大姐养了三只喵的故事_(:зゝ∠)_


不够甜的小甜饼,不够萌的萌段子,偶尔穿插一点儿剧情(•̀ᴗ•́)و ̑̑


梗基本来源于家里二位小主,如有撞梗请咨询自家主子ฅ




CP:主楼诚,副风镜、台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3.5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完结章)




番外一


番外二:情人节特别篇


番外三


幕后版:作者的吐槽+梗




如果发现链接有问题麻烦留个言,我会处理的~


感谢 @简歌 姑娘的帮忙,么么哒=3=

【诚楼】我是一只猫番外: 不给糖就捣蛋

Desperado:

 不给糖就捣蛋




1
  明楼最近觉得太清闲了。 
  76号的事情被阿诚揽了大半过去,军统方面由于他的失踪也是有阿诚代劳。 
  太清闲了,猫骨子里恶作剧的因子就活跃了。 


  明楼舔了舔爪子胡须微微抖了一下眯起眼睛想着怎么玩。




2
  万圣节到了,明台把家里打扮得像上个世纪的古堡一样。如果搁平时阿诚绝对不让,不过今天他没时间理家里的小少爷。因为猫丢了。 
  阿诚从午饭后就不见了明楼。 


  阿诚有些着急,担心明楼被路过的野猫叼走,或者被居心不良的人抱走了。




3
  明楼倒是悠闲得很,他躲在衣柜里面把衣服拆了。黑色手帕做成巫师帽和斗篷,又跑出去折了树枝做成恶魔的叉子。等他回来倒是吓了一跳,明台这小子不知道又搞什么鬼把家里弄成这样。 
  阿诚也不管? 


  明楼不满的微微抖了一下耳朵转头就走了。




4
  夜深了阿诚才回来,进了家门无精打采。他把大哥弄丢了。 
  心情郁闷的接连弄坏了明台特意设置下的几个机关,白色布做成的幽灵被阿诚冷漠撕成了碎片。 
  南瓜灯也被踢到了一旁。 


  然后回到书房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5
  黑色的猫站在书架上,灯光从下方映了去把它的影子拉得巨大。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明楼忍着心里的洋洋得意微微露出獠牙凶狠的喵了一声,看着阿诚愣住心想别把人吓坏了吧。 
  阿诚瞪大眼睛一脸惊恐 
 
 
大哥,你又胖了。 
 
6
  明楼很郁闷,非常郁闷 
  郁闷得晚饭都没吃 
  阿诚怎么哄都没用,早知道就配合一下大哥好了。 
 
7


  从下巴抚摸到耳朵,从后背抚摸到尾巴尖都没哄好自家大哥。
  阿诚只能亲了过去。


  猫的绒毛擦过像是绸缎的软。


  再睁开眼睛就是自家大哥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




  大哥真的是越来越像猫了 
 
8
 
  巫师帽歪歪的戴在明楼头上,斗篷下面不着片缕。 
  明楼翻身压在阿诚身上指腹轻轻挑着阿诚的下巴露出一个自以为邪恶的笑容。 
  “人类,你真的不怕?” 
  阿诚目光移不开吞咽唾液喉结滚动 
  “怕什么?” 
  “怕……我吃了你?” 
  俯身启唇假獠牙抵在阿诚的脖颈舌尖探出舔舐是灼热的欲。 
 
下一秒阿诚就翻身压住了。 
“那就请恶魔大人,来吃我?” 
——请务必用下面那张嘴吃。 











坑了很久的文,来个小甜饼。


算是万圣节的番外?

[诚台楼]

何草不黄:

warning:


为了肉而肉。就是为了肉。


大写的OOC。粗口。参与各方都是自愿的轻微bdsm。


nc17部分只有诚楼和台楼,但这个背景是三人之间两两双箭头。(不然根本维持不下去!)没有实质性的肉,诚台tag就不打了。


简书

李狗蛋:

分享两个小故事。嘻嘻。虽然已经过了六一,不管了,但还是六一快乐。永远赶不上各种节日的我。
阿诚哥的的确是小明给的,但是,是两个人,一起买来包好的。结果并没有用掉。一个楼很长时间之后都不吃包装好看的糖。小明真的一个月没零花钱,但是立马向大姐告了状。结果,阿诚哥被一个楼凶了,委屈。
小明也很直观的感受到了,老王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