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安曲】床前故事

丹哥懒得上微博:

狐狸精啊,狐狸精,下凡迷惑穷书生~


但是为什么在我这儿总是小曲占下风呢…


讲真,看剧的时候,我就最喜欢看小曲被欺负了~


我真变态…









很久很久以前,天下大乱,妖孽横行,人人自危。


每天一过宵禁,家家户户都门窗紧闭,早早休息,生怕在夜晚十分被妖魔蛊惑,命丧黄泉。


这天晚上,有一个穷书生背着行囊进京赶考,路过一座破庙。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书生身无分文,腹中饥肠辘辘,只得冒险留宿。


这座破庙说来也奇怪,从外面看起像是有很多年都没有人来过了,但是走进才发现里面十分干净,像是有人经常打扫。这时候一阵阴风吹过,书生手上的火把随之熄灭。突然有一个黑影向书生飞扑过来,书生大叫一声,挥动手中的木棍一阵乱打。


“喂,穷小子,有吃的没有?”


听到有人说话,书生一愣,冷静下来,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口吐人言。


小白狐狸撇撇嘴不屑地看看书生,自行跑到放在一旁的背囊旁翻来找去,终于找到书生的干粮,迫不及待的放进嘴里。


“呸呸呸,这是什么啊?这是人吃的么?”


书生黑线,你本来就不是人啊...


“敢为这位...狐兄?怎么称呼啊?”褪去了初时的惊讶,书生也冷静下来,看着狐狸也并无恶意,拱手问道。


“谁是狐兄啊?!我是狐仙!小狐仙!叫我曲曲吧。”


蛐蛐?这是狐狸还是昆虫...“所以,这是你的家?”


虽然很嫌弃,但是曲小狐狸还是把干粮吃的一干二净,满意的舔舔手指,“当然了,我都在这里住了好多年了。”


据这位曲小狐狸,哦不对,曲小狐仙介绍,从她出生开始,她就在这个破庙里生活。最开始的时候,破庙还不是破庙,这里香火鼎盛,小狐仙从来不缺东西吃,总是可以挑挑拣拣,甚至有时候不喜欢吃了,只要把贡品弄得大乱,第二天保准有更好的贡品奉上让她大吃一顿。


后来破庙渐渐破败了,小狐仙就只能靠在山上摘摘野果,偶尔偷偷过路的行人的干粮。这次让书生碰上,小狐仙已经三天都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


书生伸手摸摸小狐仙的头,毛软软的,鼻子尖尖小嘴撅着,好像对刚才吃的的东西不太满意。


其实,也挺可爱的。


突然感觉被人拎起来,面前老大一张书生的脸,“小狐狸,要不然你跟我走吧。”


“我不是狐狸,我是狐仙!”曲小狐仙四肢在空中胡乱翻腾,充分表现了自己的不满。


然而好像并没有被理会。


后来小狐仙和书生去了京城,她才知道书生并不是进京赶考,她也知道书生其实也不是书生,书生其实是富甲天下的安家的大小姐,安迪。


安迪生的十分好看,小狐仙敢保证,自己活了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不管是从前张家的女儿,还是谢家的公子。


偏生安迪还生得绝顶聪明,把家里的产业经营的蒸蒸日上,直叫人人走近安府都心生敬意。


京城的王孙贵族都倾慕于安迪,诗词名画总是一箱箱的抬进府里,祈求安迪能看上一眼,品上一品。小狐仙看着那画上美人画的栩栩如生,眉目传神,瞧见那诗中情意绵绵,惊艳妙诀,只觉得自己浑身不适,恨不得全部撕扯个稀巴烂。


“下人送来的那些诗词名画呢?”


“没见到。”


安迪不意外的看到角落里的废纸碎屑,不在意的笑笑,伸手把小狐仙搂起来,“今日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桂花糕,吃了东西,可是不许再生气耍脾气了。”


小狐仙在安迪怀里张牙舞爪,愤愤不平,“那也是你本应做的,我才不会因为好吃的就原谅你。”


“是是是,小狐狸,你最乖了。”


“我不是狐狸,我是狐仙!”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尽管在曲小狐仙的竭力破坏下,安老爷也还是准备为安迪招婿了。


那天是个良辰吉日,安府张灯结彩,整个京城都像是笼罩在安府的喜庆之下,全城的王孙贵子、才子佳人都觉得心碎满满,只觉此生再也无法觅此良伴,幸福一生。


小狐仙躲在安迪的闺房床脚,觉得心痛异常,仿佛过了今日,自己的心便不再是心,只剩一副躯壳,寥寥残生,毫无生趣。


这时安迪走进来,蹲下来看着她,眼里全是无尽的温柔。


“我今天就要成婚了。”


“恭喜你,我想吃桂花糕了。”小狐仙抽抽鼻子,觉得眼眶发酸,把头扭到一边,伸出小爪子来。


安迪伸手入怀,掏出一块桂花糕来。


“呜呜呜,桂花糕都不甜了...”眼泪吧嗒吧嗒滴在桂花糕上,吃在嘴里咸咸的,小狐仙更委屈了。“你一要成婚,桂花糕都不好吃了。我不要你成婚,我不要你招婿,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安迪看着她哭得这么伤心也是心疼,语气里满是无奈,“你不想让我招婿,那谁与我成婚呢?你也不能变成人啊。”


“谁说我不能变成人,本狐仙这就变给你看!”


话音没落,只见眼前金光连闪,面前小狐仙不在,转而出现的是一个窈窕女子。眉眼灵动,短发齐耳,神色促狭,小嘴轻嘟,邀功般说道,“变了,如何?”


“很美。”安迪点头,眼里尽是笑意。伸手拿过一旁的衣服给她披上。


“这是什么?”小狐仙看着身上的大红衣裳,一时摸不到头脑,“嫁衣?”


“我今日张灯结彩,大宴宾客,你若不嫁我,我很没面子啊。”


“谁要嫁给你,谁答应嫁给你了!”


“如此啊,你既不愿参加仪式,那我们便跳过,直接洞房可好?反正你连衣服都没穿,倒也省的脱了。”不由分说就把人往床上压。


“不对啊,谁要洞房啊,谁要跟你洞房啦...嗯...你别过来...”


“你如果现在变回狐狸,那我们便不洞房,如~何~”


变个鬼啊!而且说过多少回了,我是狐仙,狐仙!


——————————————————————————


“从此她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安迪,”曲筱绡满脸黑线的看着一脸认真的讲故事的安迪,实在无语,“你这是什么睡前故事啊,你瞎编的吧...”


“不是你要听故事的么,”安迪扭头撇她一眼,伸手把床头的灯关掉,“不听故事也行,那就睡觉吧。”


“哎,不是,你不是睡觉么,那你乱摸什么啊,别乱亲~”


“你变成狐狸,我就不摸了~”


谁要变狐狸啊!你个大闷骚!!!

评论

热度(52)

  1. 七色乳酸君叫我丹身道长 转载了此文字
  2. 虽腐、不朽叫我丹身道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