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赵谭】怪人们(丑闻日常番外)

去年春恨:

【赵谭】怪人们(丑闻日常番外)
赵启平非常不爽,他的“嘴炮”第一次没起到杀伤性效果。
聚集在青岚民宿的这群人果然不容小觑。
还好,在雪堆积起来之前,他和谭宗明已经穿越狭窄的隧道抵达目的地了。
大鳄说有个老朋友在青岚等他,就是上次跟赵启平有过一面之缘的李川奇,再顺便跟几个新伙伴认识认识。
可是赵医生一双慧眼看了只觉得画风不对:李川奇是个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基本和大鳄还算一路。接下来,不苟言笑的冰山美人就已经有点距离了。然后活力四射的小警犬和剽悍精干的狼崽子,怎么看都有点跑偏。
然而他们让人有种莫名的亲切安心感觉,这倒不假。
人一到齐,小警犬就嚷嚷着要BBQ,大家也没什么异议,于是就在庭院一角茅亭下支起架子,一边看雪,一边烧烤。
就是这时候赵启平发现,自己曾经虐吐了魏兄的那一套,在这里完全不奏效。

除了在床上,大鳄可谓是个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角色。赵启平吓不倒他,已经觉得不够好玩了。
名叫李熏然的那头小警犬眼睛乌溜溜很纯良,满以为是最好拿下的一个,却没想到他竟是一线刑警,实战经验比恐怖小说还离谱,当他兴高采烈地说起鲜花食人魔的时候,终于被旁边那冰山美人的凌厉眼刀给阻止了。
而这冰山美人也够呛,一边听一边吃,还不时纠正赵启平随口说说,用词不够专业规范的地方。待问起姓名,赵医生才知道,这原来就是那个“凌远”,31岁当院长的医学天才,他父亲赵教授都会提起来的“别人家的孩子”。
唯有那个李川奇听得脸色发白,好在他教养极佳,还能始终保持谦和的微笑,可目光中还是控制不住地流露出一丝惊惶,加之眉目如画,实在是好看得可以。
不过他身边那个狼崽子季白,眼神点水不漏地粘着,轻抚他脊背不时低声安慰“其实不是那样…”可解释得比李熏然讲得更直接具体,显然是经过更大风浪的。那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简直不能再明显。
“真担心啊,你从来没说过你的工作这么危险…”冷不防,李川奇轻轻皱起眉头,低声感叹了一句。
季白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一边连连否认,一边瞪了李熏然一眼:“说着玩的呢,小李他就是喜欢添油加醋!”
简单一句就彻底改变了话题的走向,这看起来绵软的贵公子也绝对大意不得!
赵启平还想再添把柴,就在这时,李川奇的手机响了。
是他女儿打来的,小姑娘问候了几句,便换了他前岳父讲话。他寒暄了一阵子说了点事,便自然地把手机交给了季白,狼崽子竟然和对方聊得颇开心熟络。
待挂断电话,赵启平还没再开口的空档,李川奇第一时间掌握了话题走向,他不着痕迹地转向老朋友:“老谭,听说你见过小赵父母了?”
这一招釜底抽薪。
谭宗明原本一副掌控全场的东道主架势,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全垮了。
这实在怪不得他,要怪就怪那次见面冲击性太强。

在小赵医生那巴掌大的小房间里,沙发上翻云覆雨到动弹不得,偏偏这时候,对方父母竟跑过来了。
更糟糕的是自从重逢后,自己还莫名其妙就成了被压倒那个,而且境况至今都没有改变。
听到门外父亲的怒吼,赵启平手忙脚乱地兜了条牛仔裤就跑过去,刚开门赵教授就想巴掌伺候,却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显然赵教授是准备了一套训斥惩戒来的,可眼前所见微妙的不太对,竟不太用得上。他和不放心地拦着他的夫人面面相觑,站在玄关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胡乱被毯子盖住的大鳄更是无地自容,全然没有了叱咤上海滩的威风。他也想起身打个招呼,好歹缓和下气氛,可腰腿完全不听使唤。
“爸…妈…你们听我说…”倒是赵启平先恢复了镇定,开口想解释。
“住口!”赵教授一声断喝,“妾妇道穷,男儿气丧,成何体统!”
一听这话,亏得是谭宗明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都差点笑出来——医学专家赵教授也看了不少明清狭邪笔记小说啊!
“爸!别这么说!”赵启平急了,“我们是认真的!”
“认真的?'我们'?”赵教授说着,愤怒的眼神飘向赵启平背后,作势要走上前去。
“爸,爸你别为难他,他实在起不来!”赵启平慌忙后退着挡在父亲面前,而赵夫人也连连拽住丈夫劝他别激动。
赵启平你这混蛋,会说话吗!谭宗明只能在心里暗骂。
而赵教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跟他讲什么认真不认真?”
“伯父…”这一刻,谭宗明深吸一口气,终于艰难缓慢地支撑起身体,“我好不容易才遇见赵启平。他还年轻,还有很多选择,我是不会阻止他的。而我,是不会再选了。”
赵教授霎时也说不出话来了。他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转头拉起妻子:“我们走。”
赵夫人临出门前,不放心地回过头来:“平平,你沙发不要随便扔掉啊,妈妈来帮你洗!”

“赵教授和我一起开过好几次会,很通情达理的。”凌远淡然说着,看了赵启平一眼。“闲聊的时候他一直提起你,以你为骄傲,希望你幸福。”
赵启平不知道说出这番话的医学天才,为何会露出落寞的神情。
而李熏然明明一边在往凌远的盘子里堆食物,一边低头吃个不停,闻言却第一时间丢下签子,毫不避讳地上前抱住他:“不可以想别人的事情,你明明都已经有我了!”
赵启平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而别人显然已经见惯不怪。季白倒是一直抽空在看谭宗明,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的脑袋,随即旁若无人地推起李川奇两鬓散落的头发:“下次也试试看这种发型怎么样?”
“行啊。”对方丝毫不以为忤。
季白便顺手将他的额发整个推了上去,露出了伶俐的美人尖:“还是这样最好。”
“那天天得用多少发胶。”李川奇笑着,夹起盘子里的食物送到对方口中。
他抓筷子的姿势也堪忧。
赵启平本来觉得自己和谭宗明就已经挺奇怪的了,没想到这里每一个都是怪人。
这样才有趣。
看了一眼身边谈笑风生的大鳄,赵医生慢慢勾起了唇角。
-tbc-


评论

热度(108)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