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陈亦度X许光明】许愿池(金钱关系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许愿池(金钱关系番外)
听到陈亦度说明天出去逛逛,许光明一时在门口站住了。
他是“吃过亏”的,所谓的逛逛,绝对不是说的那么简单。比如在鼓浪屿,就“逛”到他差点站也站不起来,连家都回不了。
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听到“逛逛”就发怵。
陈亦度顿时看出这家伙在紧张,因为他一紧张,就会不自觉地站成内八的姿势。于是他忍住笑故意打趣:“你觉得去哪里逛好?”
“南…南普陀怎么样?”许光明略一思索便迅速答道。对方再怎么豁得出,也不敢在庄严的寺庙里动手动脚吧。
反应倒挺快。
陈亦度点了点头:“听你的。”
看到对方明显松了口气的表情,他忽然又不甘起来,顺手一把便将许光明扯进屋内,推坐在玄关柜上。
“明天不是要去寺庙嘛!”
“所以呢?”
“古时候可是要斋戒三天三夜的!”
陈亦度顿时笑出声来:“三天三夜?你从哪儿听来的?你忍得了,我可忍不了。”
“那一天?一天总可以吧?”
对方简直是在哀求了。
前几天他跟实验跟了几个通宵,这几天自己从上海飞过来,白天晚上也没放过他。陈亦度想了想也对方实在是辛苦,还是忍耐一下,放他休息休息吧。

两个人都不怎么懂得烧香拜佛的规矩。
但是那巍峨的殿宇佛堂,茂盛的双菩提树,华丽繁复的飞檐翘角,气势恢弘的摩崖石刻,让他们一时觉得神清气爽。就算游人众多,不知不觉也看了许久。
离开的时候已近黄昏,许光明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看来大家都有好多愿望啊…”
对这座城市的道路,陈亦度已经渐渐熟悉了,这次便由他开车。他一边转向演武路一边说笑着:“怎么,你没许愿啊?”
“我是科研工作者…”许光明放松地靠着副驾驶座椅。
“一个是用脑,一个是用心,又不矛盾。”
“有道理,蛮像我哲学系同事的口气的。”许光明认真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对方专注开车的侧面。这个人的下巴,初见时觉得傲慢到不可一世,现在还是觉得傲慢,是那种无所畏惧,敢于挑战一切睥睨一切的高贵傲慢。
再看下去会忍不住亲他的。许光明只觉得面孔微微有些发热,赶忙突兀地转回视线,坐回椅子里:“不过都已经走了,也来不及许愿了…”
他的表情,其实陈亦度透过后视镜都看到了。连最后一丝小小的惋惜也看到了。他调转方向盘转上演武大桥:“这样吧,我带你去许愿池如何?”
“许愿池?”在厦门这么多年,许光明倒没听说过有什么许愿池。不过自己常年泡实验室,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心里竟还有几分好奇。
车子沿着海滨的大道一路朝东开过去,没多久就来到了珍珠湾沙滩。
许光明不由自主又有些内八了。
不过游人来来往往,料想陈亦度也不会做什么,他最终还是放下心来,跟对方一道朝大海走过去。
没有穿合适的鞋子,沙子灌进来有点硌脚。
青空如洗,夕阳渐渐西沉,晚霞越发绮丽起来,海面上泛起簇簇金鳞。
“许愿池呢?”在涛声里和对方并肩站了一会儿,许光明终于忍不住了。
“就在你眼前啊。”陈亦度抬了抬手,指向面前的大海,“全世界最大的许愿池。”
许光明一时间愣住了,随即放声大笑,轰鸣在胸腔里的笑声引得经过的路人纷纷侧目。
好不容易停下来,许光明无奈地摇着头:“你这家伙又捉弄我,害我白白期待了一路!”
“别冤枉好人,我可是认真带你来许愿的。”
“那你准备许什么愿。”
“不是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心诚则灵。”
“那我希望许光明在我身边,活到一百岁。”夕阳映在陈亦度的眼里,把他的瞳孔照成透明的琥珀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是认真的。
“一百岁…不是应该加上一些修饰吗?比如幸福安康,开心快乐什么的吗?”许光明明显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顿时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在我身边就是你所谓的修饰了。”
动了动丰润的嘴唇,许光明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能说出口——对方的意思,他已经明白了。
“你呢?”陈亦度上前一步靠近,“你的愿望是什么?”
许光明的耳垂被霞光染红了,他低下头依旧久久不能开口。
“说嘛,心诚则灵。”陈亦度带着几分催促鼓励着。
“可我的愿望,很自私…”
这滥好人永远觉得自己自私。陈亦度忍住笑故意打趣:“没关系。人有自知之明是好事。”
许光明却转过头不再看他,余晖勾勒出那挺秀的侧面轮廓,良久之后,他才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我希望陈亦度活到九十四岁…在我身边…”
这回轮到陈亦度愣住了。
他比他年长六岁。
“如果你一个人的话,我不放心…”说出这句话的许光明,终于转回头,用映着星辉的深邃眼睛凝视着对方,缓缓地重复了一遍,“是真的不放心。”
陈亦度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许光明顿时看出这个家伙是在不好意思,因为他一不好意思,就会不自觉地舔嘴唇。
自己的意思,他听懂了。
“你不放心我?”故意逞强地说笑着,陈亦度别过脸去,低声嘟哝着,“明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我照顾的。”
“所以没有人去照顾的话,你怎么办?”许光明微微侧身低下头,有一个瞬间,他几乎要吻下去了。只是有小孩子们嬉闹着从两人身边跑过去。
这是两个最渺小人类的真切心声。
收到了吗?这个世界上最宏大的许愿池。
-tbc-

摸个鱼
还是这一对现代戏写起来轻松愉悦甜蜜满点啊

评论

热度(150)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2. 出本啦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