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诚楼衍生/然远】洗澡还是去正经澡堂吧,不然影响你男友追你的速度

诚楼没有差:


 


坑多,于是来个一发完的脑洞


李熏然遇见凌远以后整整一个半月才提起胆子去追,原因蠢的可以,他始终都不好意思跟凌远讲。至于始作俑者,他三哥季白,要不是打不过他,他真想见一次打一次。


事情是这样的,小李警官工伤了在第一医院住院,遇见了英俊的不像话的院长大人凌远,院长大人对他青眼有加,格外照顾。李熏然回去以后斗志满满决心奋起追之,荡漾的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恋爱的酸臭气。


这本来是个标准傻白甜耽美偶像剧的开始。


坏就坏在他三表哥季白身上,虽然是论了好几论才沾上边的表兄弟,李熏然对季白从业务到追男友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他坚信季白不会害他。只不过万万没想到,正赶上季白和他家那口子冷战。


季白给出主意时就多少带着点不爽,“熏然啊,你才认识他多久啊,你了解他吗?对方事业有成,长得也不差,单身到现在有多不科学,你考虑过吗?”


“我喜欢他!”


季白一脸我懂,“我当年追李川奇时也跟你一样一根筋,你还比我单纯……放心,哥会帮你查好的!”


“三哥你别……”


“不客气!”


“……”


本来季白也就是吓唬表弟让自己开心,结果真调出来一堆开房记录,他还真犯愁了,要不要告诉熏然……这是个问题。


要不……回家问问李川奇?


季白给自己点了个赞。按点下班,去跟自己家那位探讨弟弟未来男友是个约炮狂怎么办了。


李熏然照例来找季白去吃晚饭,当然扑了空。发现桌子上那些开房记录,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抖着手翻完,委屈的想哭。凌远开房的次数非常密集,基本都是在他住院的那段时间,第一医院周边的宾馆。要是院长真的喜欢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院长宁愿跟每次不足一小时就完事的男人在一起也不喜欢我”的绝望深深打击了小李警官。


另一方面,凌院长以为自己表达的已经非常明显,李熏然这种优秀刑警一定意会了自己的意思。结果半月下去了,对方毫无动静,虽然遗憾,不过既然他是这样选择了,那么就此作罢吧。


后来警队的同事结婚,摆宴在第一医院临近的一个大酒店。李熏然对凌远的事情无法释怀,就喝的有点高,然后他出来吹个风的功夫又遇上凌远。凌远今天也是来赴宴的,穿的很正式,很好看。


李熏然看着看着就委屈起来,一把拉住他就几乎要哭,“凌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凌院长很懵,明明是你先缩了,你来问我?


不管怎么说,站在人来人往的过道上拉拉扯扯哭哭啼啼也太不像话了,凌远费力的开了间房,把李熏然弄进去。


小李警官这会儿里子面子都不要了,一个劲指控凌远没眼光居然不喜欢他,凌院长又好气又好笑,也不跟醉鬼一般见识,就把他按床上,让他老实一会。


忙出一身汗,凌远就去冲了个澡,没想到李熏然晃晃悠悠也摸进洗澡间。


“我活很好的!一定比你男朋友持久!你跟我在一起吧!”


这都什么和什么?!凌远真的开始怀疑自己眼光了。


………………这是代表互助互爱的分割线………………


李熏然头疼着从床上爬起来,他记得自己把凌远按在浴室墙上上下其手……后来呢?是不是霸王硬上弓了……


他很方。


然后他听见收拾隔壁房间的两个服务员在八卦,“哎哎哎,第一医院那个院长终于是带着人来开房了。”


“是啊是啊,从前都是开房洗完澡就走。”


“他是不是有洁癖啊?”


“谁知道。不过他带来的是个小帅哥呢!”


李熏然听得简直心花怒放,接着又更方了。


我到底干没干不该干的事啊?!


他纠结了几天,还是不管不顾的去表白了。


凌远高深莫测的盯了他十分钟才放过他,“唉,看着挺聪明的怎么蠢成这样。我再不要你估计就真剩家里了。”


当然,为了经常见到李熏然直接住办公室,连轴大手术之后不愿蓬头垢面的去见心上人,非得去酒店开房洗澡的他自己也没聪明哪去。


即日起,李熏然警官就脱离了单身狗队伍,成了有家的男人了。


等季白发觉李熏然好久不来找他蹭饭,小李警官都登堂入室搬去跟院长大人同居快一个月了。


“这大概就是傻人有傻福吧。”暗中调查完事情经过,想想自己当初的辛酸血泪,季白叹气。


END


 

评论

热度(83)

  1. 虽腐、不朽诚楼没有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