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多cp衍生】回家了

去年春恨:

【多cp衍生】回家了
李熏然和凌远的场合
凌远出差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
轻手轻脚打开大门,凌院长自信双手又稳又准,绝对不会弄出什么嘈杂响动,吵醒屋里人的清梦。
可室内鸦雀无声。
只因为这几天李熏然都在加班,经常忙到后半夜。凌远知道自己的航班到的晚,不想对方辛苦,便故意把归期说晚了一天。
还担心吵醒小警察睡觉呢。听这动静,估计人还没回来。
凌远叹了口气,放下行李关上门,转身要开灯。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冲上来,从背后扭住他右臂,借巧劲一把掀翻,随即冰凉的手铐便扣在了手腕上。短促有力的断喝随即响起:“什么人!”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李熏然,是我!”凌远急忙解释。
“管你是谁,夜闯民宅还闯到警察家里了!”对方就像没听到一样,一边凶狠地呵斥着,一边反手抽下凌远的领带,熟练地缠住他的眼睛上。
随着一声开关的轻响,直白的光线渗进了被蒙住的眼中。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凌远压低音怒喝着。他双手背铐在背后,面孔贴在玄关的木地板上,整个人动弹不得,又不敢太大声怕吵醒邻居。
“犯罪分子嘴还挺硬。”李熏然故作严厉的语调,已经掩藏不住得意的笑音了,“居然连警察都敢骗,必须严惩!”
说着,明显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连上衣都没穿的火热身体便压了过来。
“你…动作倒很快…”凌远说话开始不连贯了。
“睡到一半,听见上楼梯的脚步声,我就知道你回来了。”半夜里小小警察简直精神无比。
睡到一半怎么听得见上楼的脚步声呢?凌远想不通,不过也来不及去想了。

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场合
参见《黄昏》里面的全套演出。

季白和李川奇的场合
“李市长,请你简要介绍一下本次行程的…”
一下飞机,李川奇就被记者包围了。
进京开会,行程紧凑,又全都围绕着敏感热点问题。这几天李川奇连轴转。他本来就有点水土不服,又呆不惯暖气房间,一来一去便发了寒热。可是在镜头前,他依然保持着无懈可击的官方微笑,言辞精确,应对从容。
然而眉心控制不住地微微抽动了一下。
百米之外,站在车旁等待着的季白准确地“看见”了。
五个小时之后,终于躺在季白怀里闭目养神的李川奇,疲惫地嘟哝了一句:“你好不容易有个休息天,到机场来干什么…我又不可能上车跟你走…”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撸着那软软的卷发,给他揉着额角,轻柔的亲吻细碎地落在眉心。
李川奇知道自己又皱眉头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没事,没那么难受。”
“不要说话。”季白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责备。
“真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吻封住了。
换气的间歇,李川奇断断续续地说着:“感冒传…传染你怎么办…”
“那就传染好了,不是说传染给别人会好得快一点吗?”季白笑吟吟地说着,变本加厉地伸出了舌头。

陈亦度和许光明的场合
迷路了。
不管多少次都会在高崎机场迷路。对此许光明也很无奈——明明在别处都能找到出口啊!
从香港飞回来也就一两个小时,可在这不大的机场里都已经转了二十分钟了,走着走着竟走到了看不到人影的角落里,他只得站定下来,抬头仰望着玻璃钢结构的屋顶,深深叹了口气,横了横心,转身准备去问路。
可是一回头差点撞到谁的身上。
许光明惊呼着后退一步,差点绊倒拉杆箱。
对方连忙伸手一把将他拉住,低沉的语声紧跟着传来:“我就看你什么时候会发现我。”
“陈…陈总?”许光明原本准备道歉的,这下惊得眼睛都瞪圆了,孩子气的坦率笑容几乎无缝替换,一时间放松安心都写在脸上了。
忽然之间陈亦度就无名火起:“上飞机就睡,没发现我在你后排就算了,下了飞机看都不看的!”
“什么?你也在飞机上?最近你没有说过要去香港啊…”说到这里许光明才反应过来,“难道你是专门…”
“不然我还不知道你是这种状态!”陈亦度忽然着急上火起来,“睡得人事不知,走路不看路,万一坐你旁边的是个变态呢!”
像你一样喜欢大叔的变态吗?
虽然心里立刻冒出这样的念头,可就算许光明也知道这是不能说的。他的视线本能地躲闪游移着:“我一直都是这样,也没有…”
“住口!”
这一刻,许光明发现自己的背已经抵在了墙上,不知不觉就被对方逼到了角落里。
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包围过来。
最后挣扎似的,他抬头再度望向天花板:“监控…探头…”
“去它的探头…”陈亦度说着,便吮住了那因为慌张而微微有些冰凉发颤的嘴唇。

郝晨和庄恕的场合
“这次的…是个喜欢Tuscan Leather的家伙啊…”凑近庄恕的脖子,作势嗅了嗅,郝晨顿时冷笑一声,转身自顾自地拖了对方的行李箱走到车子旁边,扔进后备箱,随即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驾驶室里。
庄恕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无所谓的微笑,紧了紧卡其色风衣的领口跟上去,却没有进副驾驶座,而是一反常态坐到了后排。
郝晨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呢?这几天我的不在,你有没有抓紧和你带的那个选秀歌手'培养感情'?”庄恕故意语带嘲弄。
“那是当然,送到嘴边的不吃白不吃。”郝晨咬牙切齿地嗤笑着虚张声势,原本就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更刺耳了。
嘴还真硬啊。
庄恕无声地笑了。缓缓抬起手,慢条斯理地解开双排扣风衣的纽扣。
挺括的布料下面,奶油般的肤色有些晃眼,尤其是衬着紧扣在胸口上的皮革束缚衣。
郝晨瞥了一眼后视镜、反射性地一个刹车,随即反应迅速地靠边慢下,找到偏僻的岔道拐进去,嘴里还不忘怼上一句:“搞什么?危险驾驶啊!”
庄恕不以为然地舔了舔嘴唇:“说到Tuscan Leather,你不知道这是我最近喜欢的味道吗?”

石太璞和胡八一的场合
“衣服脱掉丢院子里,哪儿滚的都是灰脏死了!”
“你大爷的,老爷们儿哪来那么多讲究…”
“少罗嗦,叫你脱你就脱!”
“唉?!你…你干什么?不是说脏死了吗?”
“闭嘴。脏的是衣服又不是你…”

-end-
曲和和张红兵没这个问题,红兵深居简出,和和也不会去打扰他,最多就是看一眼微博,放下心来。
连点赞都不可以。
可是张红兵知道,曲和看过了。

评论

热度(96)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2.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3. 出本啦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