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陈亦度X许光明】旧照片(金钱关系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旧照片(金钱关系番外)
陈亦度慢跑回来,许光明还睡着,斜倚在靠枕上,怀里好像抱了什么,放在床头的水也喝完了。
这个端午小长假,两人准备一起去探望陈亦度妈妈,于是许光明提前飞到了上海。
大半个月没见,一时没忍住。刚进家门,陈亦度就把对方从里到外吃了个干净,连晚饭都没让他下床。
到最后许光明已经人事不省了,看那泛滥成灾的样子,陈亦度很担心他会脱水。可他已经累到实在叫不醒了,收拾清理都只能任人摆布,就别提喝水补充电解质了。
不过自从跟这家伙开始以后,陈亦度臂力渐长,去搏击俱乐部对战已罕有败绩,这点对于他而言,倒是意外的收获。
凑上去瞄了一眼,却只见许光明抱了一本颇怀旧的硬皮册子。陈亦度一看就明白了——是相簿。
因为要去看患阿兹海默症而失忆的母亲,他有心翻出家中的相簿,希望能多少唤起她一点记忆。因为自己也长久没翻过了,看着定格在旧照片上的历历往事,也颇为怀旧,便顺手便搁在床头,随时可以取到的地方。
想是许光明渴醒了,拿水喝的时候看到,就拿过来翻看了。
怕硌到他饱受折磨的胸口,陈亦度想悄悄取走相册。
可刚一动许光明就醒了,他莫名地有些紧张,反射性地一把将相册抱进怀里,脸也微微泛红。
一看这样子,陈亦度忍不住笑出声来:“怎么了?鬼鬼祟祟的样子?”
许光明一下子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懵,嘴唇也半开半阖,非常要命的神情。
陈亦度当即低头吻了下去,感觉到对方的舌尖微妙地有点瑟缩。
于是他干脆贴了过去:“到底有什么非得瞒着我?说!”
许光明几番欲言又止,终于鼓足勇气:“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呀?”
妹妹?陈亦度倒被问住了——我有个妹妹怎么自己不知道啊?
话都已经问出来了,许光明也就不再遮掩,他翻开相册,指着一张穿校服裙的女中学生照片。
画面中的少女梳着双马尾,四肢修长,生着一张和陈亦度一模一样的精致小脸,双眸温柔澄净得像鸽子一样。
一看之下,陈亦度差点笑出声来。他一把抽掉相册,猛地抱住对方摁倒在床上:“好啊!你竟敢打我妹妹的主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完全是要干架的架势。
许光明顿时愣住了,隔了几秒才意识到要反抗,可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对方手里。
陈亦度看着清瘦,可是肌肉紧凑,再加上是用出了全身力气压上来,一时间根本没法挣脱或推开。
奋力挣扎了几下,许光明便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饶:“放…放开我,不能呼吸了…”
昨天折腾太狠,陈亦度怕当真玩出个三长两短来,赶忙撒手。对方长长松了口气,深蓝色的睡袍领口已经散开了,露出印着斑斑红痕的白皙胸口。
顿时有些晃神,他赶忙转头定了定:“教授,你从小就没怎么跟人打闹过吧?”
“是啊…”许光明喘着气仰躺着,“你怎么知道?”
“一被压倒就木了,连怎么反制都不知道。”话一出口,陈亦度忽然担心起来,“万一…”
“别万一了!除了你谁会这么没轻没重…而且如果我从小就跟别人这样滚来滚去,只怕你会更生气吧。”
“现在会强词夺理了嘛,难怪有胆量打我妹妹的主意!”
“我没有!”许光明说着,脸又红了。
“还说没有!”陈亦度怒顿时从心头起。也不管昨天已经收了不少还款,当即又让他还了两千块:一千是为了教训他那么容易就被压制,一千为了“妹妹”。
一边折磨着对方的弱点,把他推到溃决边缘,却就是不给个痛快,一边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着:“告诉你吧——我才没有什么妹妹。”
许光明涣散的眼神在这一刻聚了聚焦,陈亦度确定他是听见的,于是故意轻咬着他的耳垂:“你看到的那个人…是我…”
对方体内明显一阵紧缩。
陈亦度语气中的戏谑更浓了:“爽不爽——你幻想的那个女中学生就是我哦。”
控制不住的,许光明射出的稀薄体液,沾湿了深色浴袍的下摆。

“小时候我妈把我打扮成小姑娘拍了几张照片,觉得挺不错,结果每年都会去拍…”等许光明缓过劲来,陈亦度才忍着笑解释道。相册里那些穿公主裙的,穿戏曲服饰的,打扮成异族少女的,大的小的,全是陈亦度他自己。
就在他童年时代,那阵子常有家长把儿子带去照相馆涂脂抹粉拍个女装照,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趣味。
而陈亦度从小就长得漂亮,扮上后陈妈妈简直一拍不可收拾。至于他本人,一开始不懂,后来觉得有趣,从来就没有多少抗拒的念头,权当恶作剧了。一直拍到升入高中,腿毛什么的都长了出来,陈妈妈自己看不下去了,这换装系列才停止。
“幸亏我没有妹妹,要是真的有,只怕我还真不是她的对手…”看了面前这个理科直男一眼,陈亦度忽然说得有点泄气。
“可就算我先认识你的妹妹,到头来还是会和你在一起的。”许光明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无可奈何地笑了一声,“因为我会喜欢你,是命运啊…”
“你一个死硬派科学家,也会信命?”
“有什么办法呢,事实摆在眼前,不信不行嘛…”
“说的也是。”这下陈亦度来了精神,“抢妹夫…想想也很带感!“

“你妹妹不错啊。”结果陈妈妈指着相册里陈亦度的女装照赞不绝口,她拉着前来探望自己的儿子的手感叹道,“上次跟你一起来的小伙子跟她挺般配的,你可要当心了。”
陈亦度一时知道应该回答她“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还是“他已经有我了”。
好在陈妈妈迅速转换了话题:“对了,那孩子今天这么没来?”
“他啊…”陈亦度尴尬地笑了起来,“他原本是打算一起来的,结果…有些不舒服…”
“悠着点啊,小子。”陈妈妈露出了了然于胸的表情。
而徐家汇陈亦度的家里,窝在床上半梦半醒的许光明,有气无力地打了个小喷嚏。
-end-

放假结束随手撸一发

评论

热度(128)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