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多cp之陈许】粉红色(一)

去年春恨:

【多cp之陈许】粉红色(一)
大意了!
陈亦度因为自己的决定而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就不该让他穿这样一身出来的!
在温泉酒店吃完午饭,许光明拿起薄牛仔外套加在粉红色的连帽衫上,拎了包就往外走。
陈亦度连忙一把拉住:“去哪儿?”
“上课啊?”许光明很不理解对方为什么有此一问。
“上课?今天不是星期六吗?”陈亦度都懵了。还准备吃完饭休息放松一会儿,泡着温泉温柔地来一发呢。
“对啊。”许光明挣了一下没挣脱,“清明小长假调休,今天上星期一的课。”
“你怎么从来没说过!”
“你没接到放假安排通知吗?”
“谁会给我发这种通知!”陈亦度已经八百年没管过放假调休这种事情了。
还想着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星期三,许光明都可以呆在自己身边,为此他特意列出了一大堆度假选项。
而许光明在众多选项中选了市区温泉会所,教会学校旧址改的,很有特色。
当时陈亦度还感叹到底是学院派,果然好这一口。
为了应景,他为他准备了轻松舒适又少年气十足的假期服饰。
结果只是因为离学校近,上课不会迟到吧!
“下午就两节课,我一会儿就回来了!”许光明甩不开对方,明显有些着急。
“换身衣服再去吧!”
“来不及了,要迟到了!”涉及工作许教授总是意外地强势。
陈亦度也不好再勉强他,干脆起身也跟出去:“我送你吧。”

许光明一进门,阶梯教室里就陡然安静下来。
学生们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今天的老师和平常不一样啊!
陈亦度绕了一圈也从后面溜进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许光明是不准他随便跑到课堂上来的,不过这家伙上课不怎么看人,只要混在学生堆里基本上就不会被发现了。
研究生小课也好,上实验也好,也就算了。偏偏周一下午是教授承担本科教学任务的大课。
许光明的课原本“上座率”就高,两个班六十几个人,还没打上课铃全都鸦雀无声的,倒让在讲台上弄PPT的他不自在起来。
“你们怎么了?”他有些困惑地微笑着发问,下意识地撸了撸头发,生怕哪里乱了自己还不知道。
台下当即聒噪成一片。男生女生直接嚷嚷着好帅好帅,掏出手机咔咔乱拍。
许光明左右看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值得拍的,于是沉下脸来:“上课玩手机的话,我是要没收的。”
“老师!手机给你,命也给你!”有个胆儿肥的女生大喊了一句。
许光明摇了摇头:“收了手机就要了你们的命了?小小年纪不要做低头族!”
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陈亦度简直要暴走。
他知道许光明对服饰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给什么穿什么,从来不会对色彩式样提出任何异议。
陈亦度有时候都怀疑,也许给他一条裙子他都会穿的。
后来发生的事也证实了他的想法。一天许光明把他丢在浴室门口的DU春夏新款连身裙样衣当成了睡袍,直接套了出来。
并且还困惑地抱怨太紧身又露腿,睡觉穿了不舒服,拉链放在背后不仅会硌到,还够不着拉不上。
虽然那裙子的确设计感很强…
当时陈亦度就热血上涌思考不能了。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将对方直接推倒,裙子也猥 亵地卷到了腰间。
皮肤白皙,肩膀宽阔,胸膛厚实,腰背结实,双腿修长,脚踝纤细的男人穿着这种东西,哭到乱糟糟却只能门户大开的样子,陈亦度就算从前再会玩,也没法凭空想象出来。
可现实远比想象更旖旎…

突然震响的下课铃声吓了陈亦度一跳。不过及时阻止了他在神圣的课堂上产生可耻的生理变化。
难得有点心虚地看向讲台,却只见学生们已经排着队,团团围着教授问问题了。
站在这堆90后中间,粉红色卫衣牛仔外套的许光明竟有种毫不逊色的年轻感。
天真,纯粹,对自己专注的事情完全投入而烂漫发光的眼睛。
他认真地倾听着,不时缓缓点头,蓬松微卷的额发被摇落下来,半遮住微阖的睫毛下那认真的眼神,乍一看,竟反倒有点倦慵的意思。
讲通了问题,他便看着学生鼓励地亲切一笑。这下那怕是男生都会一下子红了脸,霎时语无伦次起来。
陈亦度坐得远,又不好轻易上前,听不清也听不懂师生们在讨论什么。这场面看在他眼里,根本就是许光明在恶意管撩又不管埋。
正窝着火呢,教室后面还有人源源不绝溜进来。猛地瞅见满头黑线的陈亦度,都会表情复杂地倒吸一口冷气。
毕竟一前一后,这两个人的帅度已经超过教室能承载的极限了。
不过到底还是没人敢挨着他坐。这些家伙一看就是来凑热闹看人的,整节课尽托着下巴发花痴,外加偷拍了。
而台上那个粉红色的家伙还在尽职尽责地讲着陈亦度完全听不懂的天书。

回会所的一路上,陈亦度都没有讲话。这让许光明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一进门二话不说就被推倒了,却让他安心下来——反正自己弄不清楚到底哪里错了的情况,都会演变成这种结果。
把对方这个态度理解成单纯地想做就可以了…
就是衣服被扯坏了有点可惜。
其实许光明还挺喜欢这种颜色的,春天的花朵都是这种颜色,看着心情都轻快起来,忍不住想还钱。
可陈亦度心情一点也不好。
尤其是做完了睡不着,打开手机分分神,却看到赵启平一则朋友圈的时候。
这家伙转了X大药学院团委一则微博,他居然关注了这个号,用脚趾想都知道是为什么。
点开果然如他所料,许教授360度连拍。负责账号运营的学生还冠冕堂皇地加上了“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展示我院教职员工的昂扬风貌”之类的套话。
结果还不是因为脸。
想想气不过,陈亦度一翻身又缠住了已经软绵绵睡过去的许光明。
“不要了,明天再还你不行吗…”昏昏沉沉里突然又被弄醒,许光明近乎惊恐地哀求了一句。
“不行!今天还不了一万我就加利息!”
再怎么也还不上一万啊!
“你加吧…反正这辈子我也还不清了…”许光明自暴自弃地嘟哝着,身不由己地被对方翻转过来。
很可怜的样子。
可他背上几点粉红色的痕迹却让陈亦度瞬间打消了饶过他的念头…
-tbc-

评论

热度(132)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