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多cp之赵谭】粉红色(三)

去年春恨:

【多cp之赵谭】粉红色(三)
脊背上感觉到一阵微冷而柔软的触碰,像被包裹在一片凉雾里。
谭宗明颤抖着睫毛睁开眼睛。
承受了太多欢愉的身体麻木到泛出涩意,连这一点接触都觉得不堪重负。
“你还说没有粉红色的衣服。这是什么?”赵启平的声音也好像是从遥远的穹顶下传来,低沉又带着点嗡嗡的回声。
艰难地扯过覆在身上的布料看了一眼。那是件樱花粉色的连帽风衣,门襟上滚着红蓝的镶边。谭宗明完全想不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件衣服。他不怎么喜欢成衣。
不过赵启平为什么会对这种颜色的服装执着,他倒是再明白不过了。对方朋友圈转了一则外省大学团委的工作微博,配图是陈总家的许光明教授。
这脱线的老实人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穿了件樱花沙冰色的连帽衫,外加牛仔外套,居然还挺合适的,十八岁的少年也不一定能嫩到他这样。
赵启平果然一看就来劲了。当即打电话问有没有粉红色的衣服。谭宗明干脆利落地否认了。就知道他马上轮休,幺蛾子都要从脑子里飞出来了。
还在说着不要紧我给你买呢。可是突然就忙了起来,连话都没来得及讲完便挂断了,想是来了急救病患。
于是还不得不加班到深夜。
谭宗明都等到睡着了,结果直接从睡眠中被干醒,一直断断续续被摇晃到早上。
总是听人说骨科医生外表都斯斯文文,可体力堪比屠夫。自从认识赵启平之后,他算是领教了。
更何况对方还对人体构造异乎寻常的了解!

记得刚刚明明还在床上的,不知怎么的已经躺在了地毯上。粘哒哒的身体搭了件衣服,实在难受得很。谭宗明挣扎着要扯开:“你等我洗个澡再换衣服…”
“洗什么洗,反正一会儿又会弄脏的。”赵启平刚去台子边把之前切好的雪茄点上,一看到这一幕,赶紧三步并两步跳过来,拨开对方的手。也不顾自己还光溜着,长手长脚细伶伶的。
“你都不累吗…”谭宗明有气无力地抱怨了一句,完全没有了动动眉毛上海滩就风云变色的气势。
赵启平贴着他翻身在地毯上坐下来,舒服地伸展长腿:“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跟你出门消耗体力,就只能在家里当金丝鸟…”
说到这里他荒腔走板地哼了几句《金丝鸟》。
“阿爹阿娘,你见过谁家金丝雀这么生猛!”谭宗明都气笑了,“有的是和我一起去的地方,别讲得那么可怜!”
“才多大就老阿姨的腔调!”赵启平吸了一口雪茄,顺手塞进谭宗明嘴里,对方双唇哆嗦着,一时都没有力气衔住。
好好一个大鳄被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说可怜也是可怜。赵启平叼住雪茄,拿风衣裹住对方,一把拖进怀里:“是我哪儿都不想去,总行了吧?”
但凡赵妖精想清净,必然又是碰上了什么死生大事。
“怎么了平平?”强忍着有什么缓缓流出体外的不适感,谭宗明低声问道。
“没怎么,不仅没什么,而且从明天开始到下周这时候,我都可以在家陪你了。开心吗?”
“饶了我吧…”谭宗明嘟哝了一句,“你们医院又怎么了?”
“停我职呗。”
“停你职?这明显是不让我清静啊。等我去敲打你们院长。”
“算了吧。他也难做。因为我揍了个病人家属。”赵启平忽然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转过脸去。
谭宗明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两秒,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打得好。”
“你都不知道前因后果就打得好?”赵启平忍不住笑出声来,下意识地拿开雪茄。
“你都动手了,那这人就是欠揍。”
大鳄也会有这么简单粗暴的语气,还裹在樱花粉风衣里,露着两条长腿。实在可爱得不行。
手忍不住就伸了下去,赵启平一边抱紧对方,一边冷笑道:“我们刚刚救回了那家伙的父亲,十几个小时…谢字没有一个我们也习惯了。他对我动手也就算了,值班护士她可是个孕妇…”
没说完的话,被吻打断了。
软到要融化的吻。
“好了,平平…别再想这些混账事了…”声音也是一样。拥抱过来的手臂也是一样。这家伙的确已经没什么体力了。
可是还是贴近过来,那么努力的样子。
他有的是办法摆平这件事,动动手指头而已。可是无所不能的家伙,却选择了最直接也最辛苦的一种。
只用他自己。
好像他一无所有,只有他自己。
而真正的安慰,也只能是他自己。
一阵子不吸,雪茄早就灭了。赵启平顺手丢到一边,翻身将对方压在了一片软绵绵的粉红色上。
很快也埋没进粉红色的触感里。

被反复侵入过的身体,已经不怎么知道抗拒了。
伏在那件粉红色的风衣上,随着开掘的进程不自觉地颤抖着,大鳄白皙的脊背上渐渐隐现出肩胛骨的轮廓。
赵启平不假思索地咬上去,换来一声吃痛的轻咝声。
束缚突然间变紧了,仿佛催促着他快一点行动。可那躯体还怠惰着,需要更多的快感去唤醒。
于是忽然间激越起来。
“平…平…”
“你撩我的,敢求饶就加倍!”
“可…可是…怎么办…”
都不会说话了。简直可爱得不行。
赵启平一边忍住笑快动作,一边故意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怎么办?卖个萌吧。”
“啊…?”谭宗明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卖萌!听不懂吗?”
好像很为难似的踌躇起来,又被对方加速的驰骋逼得走投无路。谭宗明憋红了脸,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喵…”
果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很喜欢猫。
-tbc-


这件就是去年(还是前年)那件樱花粉啊!

评论

热度(120)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