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多cp衍生】宠物

去年春恨:

【多cp衍生】宠物
李熏然和凌远的场合
“喜欢猫还是喜欢狗?”
对于李熏然突如其来的问题,正在吃饭的凌远愣了两秒,没有直接回答。
这小子的性情他再熟悉不过了。每次没头没脑的发问,答案大多和不可描述有关。
“你…什么意思?”凌远反问回去。
“没什么意思,快告诉我!”
其实是喜欢狗的,毕竟眼神跟李熏然的那么像。可凌远并不准备让对方知道:“猫吧。”
“太好了!”李熏然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队里的退役警犬需要我照顾两天,就两天。”
接着他两眼发光,不停夸赞那狼狗多聪明能干,又多温柔勇猛。明明是说服凌远收留它,可他自己却兴奋到连饭都忘记吃了。
原来问“猫还是狗”,是怕出现争宠者啊。如果选狗的话,只怕他再期待,也不会把警犬带进家门。
凌远笑了:“这么喜欢狗,为什么不干脆把它留下来?”
“不行。”拒绝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凌远倒纳闷了。
“因为它会看到你。除了我谁也不能看你的身体,狗也不行!”

季白和李川奇的场合
“养条狗吧?”
已经不知第几次看到季白和领居家的狗开心地玩成一团了,李川奇终于开口建议。
“好呀!”简直一拍即合。两人当即回家上网挑选。
手拿着平板将李川奇圈在怀里,斜靠在床头,季白滑动修长有力的手指,页面一页页翻过。
“这个怎么样,杜宾?”李川奇指了指画面里威武精干的黑色猎犬。
“大型烈性犬,市区不能养。”季白毫不留情地否定了,“而且多难看啊!”
“谁说难看的!我喜欢!”李川奇难得口气激烈,只是他没有说出反驳的原因——这种狗跟季白感觉有点像,迅捷,勇猛,瘦。
“看不出来你口味挺重啊!”季白从背后蹭了一下对方耳朵,明明就是抱着个贵宾犬烟视媚行的类型。
“可不是,不然怎么会看上你呢?”李川奇故意嘲了一句。
季白顾不上和他计较,因为屏幕上滑过了可心的形象:“等等,这个好!”
“边牧?是不错,温顺漂亮,最关键是智商高。”
“对,就像你。”季白忽然停下来认真想了想,“那还养狗干什么,我都已经有你了啊。”
结果养宠物的计划就此搁置了。

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场合。
“老谭,猫和狗,选一个。”
“选什么啊。平平喜欢都养就是了。”
“哎呀!你对我这么好。”赵启平顿时腻到了谭宗明身上,直接坐了大腿,“来,选一个嘛…”
“这个…猫吧。”谭宗明心里有些荡漾,毕竟他的平平性子更像猫。豹猫。
“好!今天就是猫了。”
变魔术一样,赵启平从背后摸出连着猫尾巴的奇怪东西,按下按钮还会诡异地震动不已。
谭宗明当即慌了,下意识地后退却被夹在沙发和小医生之间。他舌头一个打结:“平…平平,你要干什么?”
“你说喜欢猫的,不可以耍赖哦,来…腿打开…”这样说着,赵启平吻上了对方敏感的侧颈。
结果,就像被咬住后颈的猫,被另一只猫为所欲为了。

陈亦度和许光明的场合
比起约定好的下班时间,许光明大概晚了一刻钟。陈亦度不放心起来,开始打电话。
倒是立刻就接通了,可电话那头对方的声音有些为难,讲话也语焉不详,只是说有事耽搁晚点回来,饿了的话可以不必等他吃饭。
陈亦度顿时急了:“你在哪里?旁边有人吗?”
于是许光明想了想,报出了离家不远的街口。
陈亦度当即冲了出去。
远远看见他的教授…抱着一条狗?
“你这是…”
“我在思考。”
抱着来历不明的狗思考什么!陈亦度隐约有些来火,尤其是一靠近就被那小家伙呼了之后。
可是一转向许光明就没脾气了:“为什么不回家,站在路边思考什么?”
“我可以带它回家吗?我在路边等了很久也没人来找它…”许光明商量的口气格外的软。
陈亦度的心也跟着一阵发软:“可以啊,那就是你的家。你想怎样都行。”
得到许可的许光明当即露出一个近乎天真的笑容:“太好了,好像那只被我撞死的狗又回来了似的…”
看他松了口气的样子,原来这件事是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陈亦度就差当着人来人往车来车去,一把把对方揽进怀里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哭腔的童声响了起来:“我的宝宝原来被你们抱走了!快把宝宝还给我!”
还有小狗挣扎着要下地的声音。
或者,真的养条狗吧?
陈亦度看到许光明注视着一人一狗远去背影时的怅然眼神,开始认真地打算起来。

郝晨和庄恕的场合。
“宠物?庄恕可是有洁癖的。”
“不养,郝晨吸进细毛会喘死。”

曲和和张红兵的场合/曲和和黄志雄的场合
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萧景琰和蔺晨的场合
“朕有狗槛,此外还有马场,鹰坊…”
“我养鸽子就够了。”

范川和龟田一郎的场合
孩子断奶之前,龟田夫人都把猫寄放在“丈夫”这里。
那是只白毛碧眼的波斯猫,和“男主人”一郎很亲。总是蹭在他怀里,有时候还会钻进松垮的和服前襟里去。
虽然范川觉得这小畜牲蹬鼻子上脸,可画面倒还是好看的——同样白皙慵懒的两个家伙斜躺在榻榻米上,倚着格子门,半眯着眼睛,身上横着一道斜斜暖暖的日光。
所以也就不计较了。
而且看多了会忍不住去做些什么。
一靠过来,猫咪就敏捷地跳到一边,瞪大滚圆的蓝眼睛,一眨不眨警惕地注视着,脑袋还随着眼前有节奏摇晃地东西微微摆动。
观察,靠近,一点一点挨过去…
倏地挥出爪子。
伴着一声惨叫,范川屁股上骤然多了几条细细的血痕。
后来一郎教训这没眼色的东西了。
白细的指头点着毛茸茸的额头:“太不乖了,不可以再这样了哦!”
很生气,很严厉。

方孟韦和荣石的场合
荣石好久没去遛他那群狗了。春暖花开日光明媚的天气带出城,这次一撒出去,一直玩到日落西山才回来。
浑身都是汗。荣石一头扎进浴室里准备洗个痛快澡。
衣服脱到一半门被推开了。
荣石头也不回:“挺快啊。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气味。”方孟韦走了过来,径直上去贴住他背后亲吻细嗅着。
“汗味儿吧!”荣石自己笑开了。
“很香的味道!”方孟韦不满地提高了声音,双手也绕到对方身前,“就是有…狗味。”
“你的鼻子比狗还灵。一会儿我来看你功课。”荣石故作镇定地吩咐。
“我等了你一整天了。”方孟韦的嘴唇轻拂过对方脊背,“看书的时候也在等,做题的时候也在等,家里没有你的味道,就像空了一样…”
忽然有些心疼,荣石想转过身去抱住安慰,可对方却已经顺势把他按在了墙上。
“功课…你可以现在就问…”

明诚和明楼的场合
“先生。今天梁仲春跟我说他弄到了一些名种犬,问我要不要。”
“你怎么回答他的?”
“拒绝了啊——我们家已经有明台了。”
“这倒是没错。”
-end-

好像还少了谁?

评论

热度(133)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