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诚楼/微ALL楼】一个哨向的有病大纲

万俟子昭:

注:作者有病,有私设,有ooc,有逻辑问题。


 


明镜16岁觉醒成为哨兵,被明堂秘密送走接受训练,一年后回归接掌明氏,在上海商界杀出一条血路,稳固了明氏的地位。精神体为猎豹。


明诚19岁觉醒成为哨兵,在法国由烟缸秘密训练,22岁在王天风枪下捡回一命,但精神濒临崩溃,被紧急送往伏龙芝救治并接受进一步的训练。精神体为狮子。


明台19岁觉醒成为哨兵,因正好身处法国,公共向导建立精神屏障后由明诚指导基础训练,21岁被王天风劫走,接受正统训练。精神体为哈士奇(并不)灰狼。


明楼是明家唯一没有觉醒的,但是他的体质和行动力要比常人高一些,所以一直被家人认为是接近哨兵的普通人。


苏瑾瑜是明家的家庭医生,向导。精神体为燕鸥。


 


王天风是个神经病,身为哨兵却完全没有保护向导的本能,但个人能力极强,让教官又爱又恨,深觉给他搭个向导简直暴殄天物。


王天风在训练营里简直是鬼见愁的存在,除了明楼没人敢跟他叫板。结果毕业的时候教官就把明楼丢给王天风做生死搭档了。


王天风的精神体是游隼。


后来一次任务,因为王天风判断失误,导致明楼身处险境。任务完成后,王天风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明楼,觉得自己无端生出一种保护欲。结果理智上就被自己吓到了,以为自己脑子瓦特了,于是单方面决定拆伙。


恰逢明诚从伏龙芝归来,自然就成了明楼的下线。


伏龙芝的训练让明诚的素质有个质的飞跃,几乎接近黑暗哨兵。对他来说,向导哪儿有大哥重要,保护好大哥才是正道。


明楼对此却是五味成杂。明诚对他来说是特殊的,他亲手带大的孩子,他看着他成长,觉醒,和他走上同一条路,跟他并肩,甚至挡在他的身前。


可哪怕再接近黑暗哨兵,明诚也不是。


明诚半跪在明楼脚边,把手放在他膝盖上,抬头看他,满眼的虔诚与缱绻。


“我首先是个人,然后才是个哨兵。”


明楼沉默了很久,最终轻轻把手覆上去,被明诚紧紧握住。


 


 


========================================================================================


 


 


王天风对自己的眼光向来很自信。明台在训练营简直如鱼得水,短短半年就成为了首席。


训练营前任教官听说首席哨兵是明楼弟弟的时候,牙花子都笑出来了,立马给明台丢了个生死搭档,于曼丽,向导。


于曼丽是个罕见地攻击型向导(注1),精神体是间斑寇蛛,人送外号黑寡妇。


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大打出手,结果于曼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地把明台和她自己都送进了医务室。


几次下来,两人居然打出了点儿惺惺相惜的味道。


整个训练营弹冠相庆。


要不说明家养花是食人花,养草是猪笼草呢


 


明台和于曼丽回到上海,之后在一次任务中偶遇地下党特工程锦云。


因为哨兵和向导比普通人更适合敌后工作,所以虽然拉低了全剧智商,向导程锦云依然被派到了敌后。她的精神体为枯叶蛱蝶,拟态生物,擅长伪装隐藏,当然这也就是程锦云至今未被敌人逮捕并突突了的原因。


之后几次任务都遇到了程锦云,明台虽然本能地保护她,但心里多少有些抵触怀疑。于曼丽直接翻了个华妃式白眼,没办法,程锦云的思维波动太明显了。


于曼丽决定找程锦云谈谈。


“我是真心喜欢明台!并不光是想策反!”程锦云的开门见山把于曼丽噎了一下。


“那你怎么知道明台是不是喜欢你呢?”于曼丽反噎回去。


“他,他应该需要一个传统向导。”


于曼丽忍不住咧开嘴,肩上的寇蛛动了动螯肢,吓得程锦云后退了一步。攻击型向导是大多数向导和哨兵的噩梦,何况于曼丽的精神体还是她的天敌。


看着程锦云煞白的脸,于曼丽在心里默默点了一根蜡。


明小少爷的小心思藏得太好,也就是当初她破了明台的精神屏障,才窥得一二。


郭骑云几次想去听墙根儿都被明台拉住了。


“向导谈话,咱别参和。”


“你就不怕于曼丽把那个共党手撕了?”


“曼丽有分寸。”


“我记得你俩第一次见面,她就把你送进医务室了……”


“她自己也进去了!”


“她躺了两天,你躺了五天……”


“……闭嘴!”


 


 


========================================================================================


 


 


明台在明楼耳边开了一枪之后,明楼就感觉自己总能听到以前听不到的一些声音,而且整个人特别困倦,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累了以至于出现幻听,也就没放在心上。


明镜从苏州回来看到明台的退学通知书和桃色小报,气得猎豹都炸毛了。


明楼这边正想虚规劝实浇油,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直挺挺地就晕过去了。


明楼醒来的时候发现不太对劲。怎么说呢,明诚明台也就算了,连明镜看他的眼神都温柔得能滴出水来。太不科学了。


然后他觉得自己的“视野”有些变化,等他看清眼前所见的时候,他明白了,自己觉醒了。而且照家里三个哨兵的态度来看,自己应该,不,肯定是个向导。


明楼决定隐藏自己的向导身份,于是请了病假,在家由苏医生暂时指导训练。


明楼的精神体是黄金蟒,一脸的高贵冷艳。明家两猫一狗统统化身尾下之臣。


明诚其实很平静,明楼是向导于他是锦上添花,一个甜蜜的意外。


“大哥帮我重建精神屏障吧。”


“好。”


一旁的狮子尾巴都快摇上天了。


明台的反应则完全不同,乖巧殷勤得简直像换了个人,天天盯着阿香炖乳鸽汤。


明楼表示有点儿扛不住:“明台啊,我就是觉醒了一下,用不着这么补……”


明台放下汤碗,苦口婆心:“不行!觉醒那么伤身!”


“有吗?我没觉得……”


“你看隔壁ABO!O分化的时候多伤身!”


明楼一脸WTF。


明台不怕死地转向明诚:“阿诚哥我跟你说!你别以为能跟隔壁一样……”


“阿诚你起开!我揍不死这小兔崽子!”


明台本就存有心思,如今更有哨兵本能作祟,被明楼揍得嗷嗷直叫。


本以为挨过揍的明小少爷能消停,谁料想某天明楼正在熟悉自己的识海,突然感觉毛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明台和他的狼蹲在床边上,一手一爪并排在他的蛇背上摸来摸去,一边摸一边嘀咕:“你是不是之前都在冬眠啊?这么晚才觉醒……”


明楼又想揍人了。


 


得知明楼居然觉醒了,居然还是个向导,王天风整个三观都崩塌了。然后火速杀到上海。


“娘希匹的!你是个向导你不早说!害的老子以为自己脑子有病!”


“妈卖批的!老子也才知道自己是个向导好么!知道自己脑子有病就好!来来来!老子给你通下脑子!”


 


 


========================================================================================


 


 


明楼想到一个计划,利用他向导的能力改变整个死间的计划。


但是王天风不同意。


“你让一个哨兵眼看着一个向导去涉险?”


“别说的那么恶心,你以前可没有这种本能。”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两人争执不下,于是明楼表示,赌一把。


王天风一脸EXM。


为了公平起见,最后决定由明台和王天风赌。


结果么,游隼差点儿把灰狼啄秃了。


计划决定后,明楼单独见了于曼丽。


于曼丽有点儿方,明楼的气场太强大,足以让她忽略攻击型向导与普通向导的差距。


比喻一下就是隔壁的A中之A。


于曼丽在心里默默点了一排蜡。


“明台会恨死我的。”


“王天风的消息挺灵通的。”


“……”——什么叫有其师必有其徒。


 


明楼和于曼丽在明台识海里塑造双重假象,明台被捕后,特高课的向导千叶(注2)破开第一层虚假记忆后,见到的是向导明楼交托的密码本。


明楼被捕,千叶在搜索其识海时遭到不明向导攻击,明楼识海被毁,陷入井。千叶逃过一劫,并隐约窥到面粉厂仓库暗道。


汪曼春曾受暗示,明楼陷入井便立刻枪毙明台,地下党小组偷天换日并由程锦云修改汪曼春记忆。


特高课搜查面粉厂仓库,找到另一卷密码本,面粉厂被炸毁,只有几人逃出。


日方取信第二卷密码本。


王天风与明诚与朱徽茵里应外合,借汪曼春之手再次偷天换日救出明楼。


日军大败,藤田芳政震怒,彻查特高课与76号,发现汪曼春精神混乱,千叶调查汪曼春,却被不明向导反侵识海,识海被毁,精神体蜂鸟被吞食。


汪曼春作为抗日分子被枪毙。


 


尘埃落定后,明家四口和王天风于曼丽被送到瑞士,郭骑云暂留上海作为联络员。


明镜看到明楼毫无生气地躺着,又气又伤心,一边哭一边挨个儿抽几个哨兵。


明诚死死咬着牙,红着眼睛看明楼,不肯错开一眼。


明台哭得比明镜还凶,抱着大姐的腿求大姐打死自己算了。


王天风莫名其妙挨了几下,也没说话,默默点了根烟。


“其实,我给明长官,留了一根蛛丝……”


四个哨兵齐刷刷看过来,于曼丽表示有点儿方。


她咽了一口口水:“我相信明长官……能醒来……”


 


结局么,明长官笑眯眯看着于曼丽,表示妹妹有勇有谋要不要加入共产党。


于曼丽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加了一根蜡,不加入能行么?!能行么?!


 


 


写在后面


私设:作者懒,所以忽略了哨向里很多存在,比如塔,比如结合热,也改了哨兵向导的教学问题,设定为可由有经验的前辈单独训练。


注1攻击型向导是私设之一,定义为在普通向导能力之外,可随意攻击他人识海,毁灭识海,杀死精神体。间斑寇蛛就是俗称的黑寡妇蜘蛛,毒性强,蛛丝韧性也强。但是寇蛛并不捕食鸟类。


注2千叶是个随便拉来用一下的名字。


ooc:主要是曼丽。太稀罕这姑娘了,想给她一个不一样的设定,强大独立,不再受过去受别人影响,走自己选的路。


逻辑问题:作者脑沟回太浅,写完发现好几个地方圆不回来了,特别是死间,明长官一枪打死我还能轻松点儿……因为懒……所以也就这样吧……


改编过死间的太太们请受我一拜。


想删。_(:з」∠)_

评论

热度(176)

  1. 虽腐、不朽万俟子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