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伪装者】【诚楼】狼与狗

废材寄居地:

预警:




*AU




*阿诚兽人设定




*无逻辑无剧情无脑子的傻白甜段子,没有国仇家恨,只有恋爱的酸臭味




*目录:第二章




chapter1  预料之外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是人无法预料和控制的。




就好比你永远料想不到当初清纯可人的小师妹成了杀人不见血的女刽子手,也料想不到当年和你生死相依的搭档拉着你的亲人走上不归路,更想不到被你就回来不及膝盖高毛头小子变着现在这幅模样。




最初将明诚抱养回来的时候,明楼不明白并且愤怒于一个母亲怎么会这样虐待一个无知无力的幼童,将他丢与野狗同吃同住。




他把惊慌失措的幼童护在身后,指着那个奔溃地摇着头哭着说‘你们不懂’的恶毒女人愤怒道“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




现在看来这番话是无法实现了,毕竟一个正常人是不会动不动变成一只犬科动物的。




大清早,明楼看着身旁占据了大床三分之二的毛茸茸的庞然大物十分怅然的想着。




明诚不保持的人型的时候,毛茸茸一团的样子像只大狗。曾经明镜这么评价过。




对于明镜的评语,明台并不赞同,他说:“你看阿诚哥哪里像狗,竖耳垂尾,明明是狼,而且哪里有狗的个头这么大。”




但其实明诚的兽型是介于狼和犬之间,虽然竖耳垂尾部,但吻部却略宽阔,眼神并不像狼一样因为眼部上斜而显得凶狠,一身青灰色的毛让明楼养的油光水滑的,难怪明镜说是像只大狗。




明镜好笑地看着淘气的小弟,用手点点他的额头,道“你这小家伙知道什么,狗是忠诚的、好的,狼是贪婪的、坏的。”




“这也不尽然。”一直微笑看着这一对姐弟的明楼忽然开了口“对主人而言,狗是忠诚的。但是狼也有狗不及的优点,那就是对配偶的忠贞。两者各有优劣,不可一语概之。”




明镜明台两姐弟茫然对视时,而明诚却悄然地附在明楼耳边轻声问道:“大哥你是想我做狼还是狗?”




没大没小。明楼心中暗骂。但从嘴里呼出的热气熏得他的耳朵都红了起来。




当然明楼烦恼的不是这种问题。只是当初只有巴掌大小的喜欢窝在你脖子上睡觉的小东西变成了站起来和你一样大小睡觉的时候喜欢把你往它腹部塞的大家伙,多少都有点失落感。




况且面对一只动物你不能完全的要求他令行禁止。无论是你回家的时候它亢奋地冲回来把你扑倒在地糊你一脸口水,还是你贴身的衣物被叼去狗窝里蹂躏的不成样子,都足够让人心烦的。




好在通常的时候明诚喜欢保持人形,但让明楼头痛的是,人形的时候明诚还是会保留了很强的动物性。




比方说,每当他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时候,明诚的第一反应不是用手探到他额头测量温度,而是紧张兮兮地讲将一张俊脸凑近,保持着一种几乎面贴面的姿态,轻轻扇动鼻翼轻嗅他的气息来确认他的情况。




这种嗅觉的灵敏还表现在对气味的敏感性上,每当明楼和其他人有亲密接触之后——比如好比遇上那个喜欢扑倒他怀里搂着他手臂的小师妹汪曼春,明诚总是皱着眉头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掉进垃圾桶的人,赶他去洗澡之外,还一定要亲手用特定的方法处理他的衣物。




当然明诚处理的方法是将衣物洗干净之后再用特殊的手段将自己的气味覆盖上去这件事他这辈子打死都不会告诉明楼的。




除此以外这种明显的动物性还表现在对家中物品的强烈占有欲上。




这一点是出乎了明楼的意料,这种惊讶感和当初在一早起来看到床头边那只他佩戴多年却被家中的小天魔星要走的手表时的感觉一样。




不过还是有从小到大黏人这一点倒是没有变过。刚来明家的明诚总像一只小狗崽一样没头没脑的跟在他身后,半夜上厕所时都会有个睡得迷迷瞪瞪的小家伙跟在身后,让明楼哭笑不得。




现在也差不了多少,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开始一手包办了他的生活琐事,倒像是他离不开他了。




不知是不是他叹气的声响惊动了明诚,睡在一旁的大狗变成了模样俊美的青年。




“大哥,你醒了吗?”青年利落地从床上爬起来,将他的衣物递给他。




“早上好,阿诚。”




又是一如往常的一日。




TBC




-============================================-


关于阿诚的睡觉梗


本来阿诚的睡姿问题我没多想的,大概也就是这样子的



然后跟  @布丁丁奶茶 姑娘讨论了一下,在我脑海里已经变成了这样:



这样



和这样



我已经无法面对阿诚哥了【捂脸大笑】

评论

热度(178)

  1. 虽腐、不朽废材寄居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