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伪装者】【诚楼】狼与狗(二)

废材寄居地:

预警:




*AU




*阿诚兽人设定




*无逻辑无剧情无脑子的傻白甜段子,没有国仇家恨,只有恋爱的酸臭味




*我们优雅地污,不要后续和详细情况好吗?




*目录:第一章




chapter 2  四季




明楼很喜欢明诚幼年时期的兽型。




一只肥嘟嘟、四肢短小到爬楼梯艰难到要四肢并用地攀爬还偶尔会摔下去、总是趴在膝头用水汪汪的大眼歪头瞅你的小可爱。任何人见到都会心花飘飘。




明楼还清楚的记得刚来明家时明诚总是保持着一种古怪的谨慎和矜持,他曾以为是那段黑暗里的时日给他带来的阴影。




直到某天他看见这个病得不省人事却不愿意去医院的小孩在他眼皮底下变成了一只小狗崽,让才恍然大悟这段时日来的这种生人勿近是为了什么。




他正想着这种情况之下只好自己充当个蒙古大夫了,好在早两年也学过一点医学知识,书房里似乎还有一本叫《宠物疾病诊断技术》的书。




可还没踏出房门呢,脚上就挂着一只病恹恹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床下跳下来的,它的嘴死死咬着他的裤脚,整只扒在他脚上,嘴里还发出呜咽声,好不可怜。




这个小家伙眨眼间又变回了那个他熟悉的小少年。一双眼里含着泪水和哀求。“先生...不要丢下我。”




时至今日明楼都忘不了那段身后有一个随时跟着自己一个上厕所洗澡也不愿意放过的小尾巴的时光。不过对于明诚来说自己把明楼铮亮的皮鞋当做猎物扑杀、执着的要就着明楼的手吃东西的时光统统都是应该封进黑匣子的黑历史。




至于现在.......倒不是说明楼不喜欢现在的明诚。




只是幼犬和成犬给你带来的麻烦总是不一样的。




小家伙总是破坏力小,犯了再大的过错卖卖萌,你心一软也就过去了,然而大家伙可就不一样了。




好比说春秋换季的时节,肉眼总能看见空气中有好些随着家里饲养的长毛巨兽跑动时纷纷脱离毛囊肆意地飞舞着的毛,落在这个大家伙经过的沙发、床铺、地毯上。当这个掉毛的家伙还喜欢黏着你在你身上蹭来蹭去的时候,你就要头疼那些比主人要喜欢粘着你叛离主人却继承主人意志坚定不移地挂在你身上的毛发了。




好在家中包办家事的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的明诚,而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明楼。所以明楼并不用担心自己的衣服上会沾着宠物的毛不得体的出门,只是他也不理解明诚把自己的毛收集起来做成狗毛毡小人摆在自己床头的恶趣味。




加上冬日的时候会有一个大型的不费电的移动暖炉可以给明楼当脚垫、手捂、靠枕、抱枕这一点,完全可以弥补换季时节毛发漫天飞舞的麻烦。




只是夏日里的过失可不是这一点点好处可以弥补的。




撇开炎炎夏日里当一只裹着一身皮毛的巨兽像是感受不到热度一样依旧像冬日一样窝在自己脚边、床边,将热度和长毛黏糊自己一身时,还不能呵斥对方以免给忠犬宝宝造成心理障碍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在这个狗狗发|情、繁衍的季节,总是时不时能看见对方下腹露出的一截长长的粉红色的事物,即使知道对方是明诚,明楼也总有一种想要把明诚送到兽医院做结扎的冲动。




无辜的明诚自然也感受到了明楼微妙的态度,他自然不会想到是自己的某个身体部位让明楼对他产生了某种不善地念头。即便知道也没什么办法,毕竟这可是生物本能。




不过在无意间发现明楼书桌上发现宠物店的绝育广告时,明诚的危机警告立刻提升到了最高级别。他的雄性本能告诉他如果再不做点什么,他也许会失去人生中最宝贵的事物。




于是他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些什么.....




“大哥。”




夏日里的某个傍晚当明诚一如往常的替归家的明楼接过外套的时候,明楼嗅到了一丝微妙的诡异感。




明诚利落地锁上了房门挡住了唯一的出路,他的眼里闪着狼一般绿莹莹的凶光。




然后明楼就发现自己被凶猛地扑倒在沙发上。




这个小白眼狼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两只手扣在头顶让自己不得动弹,一面低头俯身像只大狗一样轻嗅着自己的脸。




“你要干什么?”明楼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这种过于亲昵地感觉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呵。”明诚轻笑了一声,抓着明楼的右手一路向下,不顾明楼的抗拒覆在某个勃|发的位置,咬着明楼的耳朵轻声道“我总要让大哥考察了它的用处,大哥才知道它有没有用啊。”




明诚的气息拂过他的耳朵,他只觉得头皮发麻。他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微微地发颤。“阿诚,我想你有些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这个混小子用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明楼的右手,好让自己的手空出闲来放肆。“我倒觉得是大哥误会了,总不能让大哥以为这处是吃白饭的,我们家不养白吃饭的闲人,我阿诚浑身上下都派的上用场的。”




明诚像兽型时一般舔|着明楼的面颊,舔到那双红色的薄唇时,像是品尝到了什么美味,毫不客气地啜允着。而得出空闲的手划过锁骨,解开衣扣,抚摸线条优雅的身躯,搓揉浑圆的翘臀。




明楼又惊又怒,想要呵斥可又心虚。特别是右手上那一团越加灼热和勃|发,这种荒唐的处境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雄性本能作祟之下,让明楼对眼前的处境愤怒而不甘,他并不是没有拒绝的能力。




可是眼前的人是明诚,这一个原因就足以让明楼无法拒绝,而眼前的这个人也吃定了他不会拒绝。




罢了,罢了,他是做大哥的,总是要多忍让一些的。




所以在这个某个蓄谋已久的夜晚,明诚身体力行地告诉明楼那一截粉红色的实际长度、热度和硬度,特别是它的不可或缺性和实用性。




一夜的雄辩让明诚成功的争夺到了某个部位的保留权,真是可喜可贺。




TBC




【久违的更新....................】

评论

热度(155)

  1. 虽腐、不朽废材寄居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