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多cp衍生】女儿们

去年春恨:

【多cp衍生】女儿们
季白和李川奇的场合
两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街角翻糖蛋糕手作店里,怎么看都和周围轻飘飘、软绵绵,冒着粉红泡泡的氛围格格不入。
小李姑娘得意洋洋地带着李川奇和季白走到自己常坐的临窗位置,那气势简直像小女王领着她的独角兽大臣和森林狼骑士一样。
李川奇有些尴尬地看了季白一眼,他答应了女儿这个周末去哪儿由她作主,结果连对方都被拉下了水。
既然来了,就帮女儿打下手吧。
小李虽然也就七八岁,手工却已相当娴熟。系着围裙的森女系店员,一边柔声夸奖她,一边不时将视线飘向卷起袖子,一脸专注地忙碌着的季李二人,那眼神简直像苍耳子挂在他们身上一样。
李川奇他们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对付面团上,完全没有察觉,小姑娘却看得真切,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刚刚忘了介绍了,这个是我爸爸。这个是我男朋友。”
重音很到位。
小李姑娘一直这么讲,季白反复纠正也纠正不过来,他头也没抬弄着模具:“别听小孩子胡说。”
李川奇也正色抬起头,呼唤着女儿的名字教训着:“可以乱说话吗?你问过季叔叔的意见吗?”
“这么说来…你没有女朋友了?”森女闻言,有些期待地望向季白。
“你看我像单身的样子吗?”依旧连头都没抬,季白轻手轻脚地搬弄着少女风浓郁的模具,倒着糖花生怕弄坏了,不过他的手颇灵活,结果竟比李川奇做得还好点。
不知道为什么,森女总觉得自己在这里似乎有些多余,便悻悻然走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而小李姑娘很流畅地完成了一个堆满橘子花的杯子蛋糕,小心翼翼地举到季白面前:“送给你。”
对方正抬起手擦脸,鼻梁上顿时多了一道白粉。他赶忙去接,连连夸赞小姑娘心灵手巧。
“你知道橘子花的花语吗?”小李一本正经地发问。
季白反射性地看了李川奇一眼——这腔调似曾相识啊,她爸爸就是这套路,看来真的会遗传。
“不知道。”看着小姑娘的表情,他拼命忍住笑。
“橘子花的花语是'新娘的喜悦'。”小李姑娘口齿伶俐地说道,“所以等我长大了,你可以和我结婚吗?”
那你好像弄反了啊…
李川奇深深皱起眉头,又不好出言训斥。
季白见状故意戏谑道:“可你长大了,我就老了。”
“季白,别乱开玩笑!”
“别担心,我会尽快长大的。”小姑娘说着,还故意瞥了爸爸一眼。
“重要的是,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季白说着,示威似的朝李川奇扬了扬下巴。
“不要紧。我没有办法第一个遇见你,所以这些情况都考虑过了。可以接受,人在遇到真爱之前总会走弯路的。”
“谁教你怎么说话的…”李川奇呻吟着托住额头,宽阔的额角上顿时留下了几个白指印。
季白只觉得简直是在和年幼的女版李川奇在说话,不知不觉中,他的态度认真起来:“那个人不是弯路,是终点。他是不能替代的。”
小姑娘顿时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自来卷长发的空气刘海下面,她睫毛卷翘的大眼睛里闪过气恼的光芒,却没有一丝要哭的意思。
紧紧盯着季白,小李姑娘一字一字的说:“那个人是不是爸爸?”
李川奇慌忙四下张望,确定没有人听到,才压低声音呵斥道:“乱说什么呢!”
小姑娘毫不屈服:“只有爸爸可以。别人不行!我一定会从别人手里把你抢回来的。”
“你还没完没了了!”
这一刻,季白牵动嘴角,露出洁白整齐的列齿:“那你可以不用费心费力了。”

陈亦度和许光明的场合
夜幕下的大海,渔火就是天际线。
许光明牵着女儿婷婷,和拎着装烟花棒的小桶的陈亦度并肩在沙滩上走着。
路灯的光照在小姑娘脸上,陈亦度发现她频频看自己,好奇又胆怯的样子。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他忍不住问道。
“妈妈不让我跟你说话,她说你是坏人。”六七岁的小姑娘认真地回答。
“婷婷!”许光明呼喝着女儿的名字站定下来。
陈亦度却笑了:“你刚刚不就在跟我说话吗?”
小姑娘顿时反应过来,抬手捂住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跟她爸爸实在很像。
“你跟坏人说话了,所以数到三,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陈亦度故意凑近那孩子,收起笑容开始数数。
数到二的时候,眼泪都在婷婷眼眶里打转了,她拼命黏住爸爸寻求保护,许光明也不知道陈亦度想干什么,只好单手护住女儿。
念出三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害怕得闭上眼睛的小姑娘,试探着睁开眼,发现一切如常,于是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脱口而出:“并没有可怕的事情。”
“所以即使跟我说话,也是没问题的。”陈亦度伸手想摸摸婷婷的脑袋,对方却躲开了:“可你是坏人。”
“在你的妈妈眼里我是坏人,那问问你爸爸呢?”温柔的视线转向了许光明。
女儿也抬头看向爸爸。
许光明的脸已经红了,好在夜色里看不清楚,他轻轻拍着女儿的脑袋:“他真的不是坏人。是很好很好的人…”
“比妈妈还好吗?”
这个问题那么简单,却那么的难以回答。
良久之后,传来许光明微弱的声音:“是的…”
小姑娘顿时哭出声来。
许光明连忙抱起她,笨手笨脚地哄着。陈亦度看着这对父女如出一辙的狼狈样子,忽然胸口就被温热的潮水涨满了。
他走上前兜了一桶海水,然后开始放烟花。
金色的花火亮起,小姑娘全部的注意力顿时都被吸引过去,她睁大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亦度,追踪着他用修长的手指拈住烟火棒,在黑夜的底色上,画出纷繁绚烂的光之轨迹。
“我要画kitty,还有皮卡丘!”小姑娘只顾着提要求,完全忘记了哭泣。
许光明也静静地看着。在烟火的光芒里,陈亦度转过脸,眼神交汇的瞬间,默契而安心的笑容在彼此脸上荡漾开来。
“婷婷你觉得他是坏人也没关系。整个世界都觉得他是坏人也没关系。”许光明轻声嗫嚅着,“只要我觉得他好就行了。”
“其实我也觉得他没那么坏,所以怎么办呢…”小姑娘怯怯地接了一句。
“在不同的人眼里,好和坏本来就是不确定的。”这一次,陈亦度摸到了小姑娘柔顺的长直发。
“听不懂。”婷婷直率地说。
“其实你已经懂了。”俯身看着小姑娘,烟火的光芒映在陈亦度清澈而温柔的眼睛里。
回去的路上,小姑娘的两只手都没空着,她终于可以借着爸爸和“坏人”的手臂,一路走一路荡秋千了。

李熏然和凌远的场合
“别捏她!她是人类不是宠物!”
“不要弄醒她,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李熏然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她的妈妈一会儿开完会回来就带她走了…”
凌远话还没顺利说完,就被对方压倒在婴儿床旁边的沙发上。李熏然的眼光灼灼,几乎要在他脸上烧出一个洞来:“说!她是不是你和林念初生的?”
“胡说什么!”
李熏然的手已经麻利地动了起来,凌远在家万年都是松松垮垮的老头衫睡裤,只求舒适不求形象,更没什么防护作用。
“如果是你的,我绝不会放过你!”李熏然的表情严厉得不同寻常。他的指尖残酷而果决。
“妞妞不是我的小孩…”感觉到对方的手沿着脊椎一路向下,凌远的眼角染上了一丝薄红,“是念初她收养的女儿,这孩子的亲生母亲难产死了,家里人又不要她…”
“念初,叫得好亲热啊!”李熏然的手突然加重力道,一把抓住对方腰以下的部分。
凌远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抱怨着:“不是我的…你也没放过我啊…”

-tbc-
哈哈,忽然开的脑洞
允许我多打几个tag
我很想看看小李姑娘和婷婷长大之后相遇的场面

评论

热度(120)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2. 出本啦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