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陈亦度X许光明】喝醉了(金钱关系日常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喝醉了(金钱关系日常番外)
许光明的确喝多了。
暑假来上海开学术会议,顺便和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聚一聚,一不留神就灌了一杯白的,两杯红的。
酒过三巡,有个绍兴籍同学提议喝黄酒,张家港的顿时表示赞同。于是换了小陶杯,看起来不多,后劲吓人。
后半程,当年暗恋他的女同学已经开始告白了,她丈夫就在旁边,居然一个劲感慨说老婆加油,你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话。
许光明舌头已经大了,讲不清楚话只能举起手晃他的“明”系列特别版戒指。于是借着庆祝再婚的由头,又被灌了几杯。
酒席阑珊上果盘的时候,许光明终于缓过点气,开始给陈亦度打电话,准备请他拖自己回去,刚接通邻座那位当年睡在上铺的兄弟,现在也是药学权威了,居然劈手就塞了他一嘴香蕉。
电话那头陈亦度顿时炸了:“你在干什么!”
许光明差点被噎到,半天才口齿不清地解释:“是香…蕉…”
“你居然敢当众吃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陈亦度简直要气疯了,“包厢告诉我!我已经在楼下了!”
等到他推开门,许光明的香蕉还没吃完。陈亦度顿时一阵晕眩,上前一把把他拖了起来。
跟这个脱线的家伙相处久了,他也熟悉了和象牙塔内的技术宅们的相处方式,微笑着保持礼貌就行,他们本来也不太在意别人。
许光明摇摇晃晃地起身和老友们挥手告辞,忽然有人反应过来,指着陈亦度语无伦次地问:“年头上有人在全上海电视墙上找许光明,就是他吧?”
“是他没错。”许光明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着。
“我还想和老许重名呢,没想到就是你许光明啊。”
“这个说来话长了…”
那就别啰嗦了!陈亦度忍无可忍,一边向在场各位打招呼告别,一边强行把许光明拖出门去。

把这个醉鬼放倒在车后座上的时候,顺势接了漫长的吻。
陈亦度想想还是火大:喝得醉醺醺,胡言乱语,还当众吃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他居然用自己没见过的样子笑着。
那些人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他。
他有一段生命是和他们一起度过的,而那里并没有自己的参与。
不甘心啊。
谁说一生一世就好的?
一辈子那么短,偏偏还有那么多相识以前的空白时光。
他也想和他睡上下铺,和他一起上下课,在多年前食物粗陋的食堂里故意笑闹,泡图书馆并肩复习功课,好不容易打工存点钱去旅行…
他想和他一起做的事情太多了。
而时间又残酷,又紧迫。
即使车内空间宽敞,许光明的大长腿依旧无处安放。一吻终了,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看见陈亦度的刹那他似乎有些惊讶,随即发自内心的笑便在醉意朦胧的眼睛里荡漾开来:“你终于来了,我等了好久、好久啊…”
一瞬间陈亦度觉得已经等不及开回家了。

然而现实是可恶的。
陷入昏睡的许光明下车的时候也没醒,被半拖半抱弄进家门的时候也没醒,被换掉衣服擦洗身体的时候也没醒,被拖上柔软的睡床的时候也没醒…
被抚弄被含吮被贯穿也只是发出几声含糊的呜咽,基本没有了互动,简直烂醉如泥。
没错,就是那种湿哒哒的泥。
不过真的特别软。
陈亦度觉得自己实在混帐,不过对方醉成这样也够混帐的。
这样想着,残存的那一点点负疚感也不翼而飞了。
-tbc-

这几天看到的剧照里,球球估计可以继楼总之后成为为数不多的攻…
庄医生永远那么色气。
许爸爸…果然是纯良的。
我不能看楼诚(诚楼)里少任何一个,不能看他们老去,现实残酷,多希望他们能一直甜甜甜啊,可这样就不是他们了吧…

评论

热度(149)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2. 出本啦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