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一发小脑洞,抢枕头的诚楼。

颜从翼:

瞎写,没逻辑。


阿诚在床上可以说是叱诧风云,呼风唤雨,银枪一条永不倒,两行白鹭上青天。


此刻他正在明楼身上卖力耕耘着,一晚上换了几种姿势,摇得明楼咬牙切齿地骂:“停……停一下。”


阿诚一听,这是自己技术不行没把大哥伺候好哇,于是更卖力了。


明楼恨不能一脚把他踹下床,“兔崽子……我腿抽筋了……快停一下。”


完事之后,阿诚心满意足地躺下了,后脑勺直接碰了今天刚换的天蓝色床单。


他心情很复杂地看着把两个枕头都占了的明楼,思考了一下,像只泥鳅一样爬起来,换上狗腿子的微笑。


“大哥,给我个枕头呗。”


而明楼腿疼腰也疼,唯独枕着两个枕头的脑袋不疼。


他连根头发都没打算动,还记着自己腿抽筋的仇,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没门。”

评论

热度(52)

  1. 虽腐、不朽颜从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