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诚楼/现代AU】酒壮怂人胆 (一发完)

颜从翼:

啊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也百粉了【鞠躬】。


听说要点梗,😂我就不多占tag了,所以不嫌弃我写文烂的小天使们请随意点吧。不过我只写诚楼😂。


瞎写,没逻辑,一切只为了甜。


01
明诚,对明楼宝具,属性痴汉,是一只大写加粗的兄控。


其实他口活儿不错,在相声社独自扛起半边江山,但一对着明楼,他就像舌头打了结,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满脑子只剩下了明楼好看。


真的是,这辈子睡不到大哥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今夜他徘徊在明楼房间门外。睡明楼,明诚是有贼心没贼胆,但他想,告白总行吧。


说情话又不犯法,顶多警察叔叔把我带走,判我个性骚扰。阿诚暗搓搓地想,可惜怂得连明楼的门都不敢敲。


就在这时,明楼端着茶杯走出来,差点儿撞到在自己门口瞎溜达的明诚怀里。


“没烫着你吧?”明楼赶紧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被茶水打湿的手臂,白玉般的手指在阿诚皮肤上轻轻划过。


明诚慌乱地掩饰着自己的小心思,又因为明楼的接触而红了脸。


“阿诚,有什么事儿吗?”明楼扔掉纸巾问。


“有……”阿诚小声说。


“什么事?”明楼抬手啜了一口茶。


明诚看着明楼的眼睛,一咬牙一跺脚,内心突然无所畏惧!


不就是表白吗!


“大哥!你希望谁上春晚?”


02
明诚垂头丧气地回了房间,把自己重重砸在床上,抱着被子裹住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让你这么怂!怂啊!太怂了!


而明楼皱着眉回了房间又灌了一口茶,然后把桌子上的茶叶罐打开了,边换茶叶边自言自语地嘟囔:


“吓死宝宝了,还以为阿诚要跟我表白呢。”


接着他闻着氤氲茶香,琢磨了一下自己的年龄,觉得刚才说错了。


“吓死叔叔了,还以为阿诚要跟我表白呢。”


03
明楼为什么觉得阿诚会向他表白呢?因为之前阿诚问过他一个问题。


那天阿诚放学回来就有点儿不太对劲,闷闷不乐地做完饭,没吃几口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楼有些担心地看着弟弟的房间,也看了看要刷的碗,考虑了一下,果断起身敲了敲阿诚的门。


“大哥,我没事儿。”阿诚闷闷地声音传来,一听就是有事儿。


“谁欺负我们二少爷啦?告诉我,大哥替你揍他。”明楼贴着门,带着轻松的语气问。


“……没有。”阿诚的声音半天才再次响起。


明楼撇撇嘴,自己这弟弟平时很可爱的,就是脾气倔了点儿,他不想说,估计自己是问不出来了。


“那好吧,有事儿来我房间找我。”明楼轻叹一声,解开袖口的纽扣,准备自己洗碗。


他刚撸起右手的袖子,便听阿诚又开了口:“大哥……你觉得同性恋恶心吗?”


明楼停了挽袖子的手,心想这就是阿诚闷闷不乐的原因?他内心有些惊讶,但没有迟疑地回答:“怎么会恶心呢,性取向是自由的。”


他确实是这么想,阿诚无论是弯是直都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


里面又没声音了,明楼耐心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阿诚开了门。


他笑着拍拍少年瘦弱的肩膀,说:“喜儿啊,出来迎接新社会吧。哥哥给你准备了一些碗,快洗了去。”


04
下午,明诚提着大包小包的菜回了家,而作为大学教授的明楼这时还没回来。


他把鱼和肉放进冰箱的冷冻层,又把酸奶蔬菜水果鸡蛋放进冷藏层。


放完了之后他系上围裙,淘了米焖上饭,在等待饭熟的时候切好晚上要吃的菜。


拍拍手,接着他又打开了洗衣机,往里倒洗衣粉的时候默默地笑了,笑容里带着幸福和心甘情愿。


虽然他怂,一直没跟大哥表白,但现在的日子其实跟同居一样啊。


明诚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更像是个饲养员,管着明楼吃管着明楼穿。


就差给他铲屎了。


05
等到明楼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家里并没人。


打开灯,他把西服挂起来。


今天阿诚他们公司有聚餐,所以他直接走到厨房,果然,阿诚已经给他做好了菜,放在保温盒里,此时还温热着。


洗过手,明楼刚夹了两筷子便接到梁仲春打来的电话。电话那边的男声说阿诚喝多了,人已经送到了门口,叫他过来接一下。


“好,我马上到。”


明楼咬着牙半拽半抱地把阿诚拖到了沙发上,而醉醺醺的人此刻消停得很,只是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明楼。


“又被灌了吧,你看你喝的,都傻了。”明楼无奈地俯下身,解开了阿诚衬衫的前两颗扣子。


阿诚乖乖地不动,只是眼神转到客厅的电子日历的时候突然捂着脸,哽咽几声。


“皇兄,已经2016年了。”明诚的声音带着哭腔,“大清都亡了。”


明楼看他说胡话很好笑,便接着他的意思哄他:“对啊,亡了好几百年了。”


“那朕没有了江山,你还愿意嫁给朕吗?”


明楼沉默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以后你不准再看玛丽苏小说。”


06
“皇兄,你嫁给我吧。”阿诚喷着酒气赖在明楼身上不松手,眼巴巴地看着大哥的侧脸。


明楼推他不动,只好任醉鬼搂着自己的腰。


“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啊?”他逗着不甚清醒的弟弟。


“我天天给你做饭。”


“嗯,对。”明楼点点头。


“我给你洗衣服。”


“嗯。”明楼又点点头。


“我送你上班。”


“也是。”


“我还不嫌弃你胖。”


“……滚。”


07
当然明楼还是不会让醉倒的弟弟滚出家门的。


他又费劲地把阿诚拖到床上,忽视他满嘴的朕、皇兄和大清亡了,给他换了睡衣,然后尴尬地发现,阿诚硬了。


“咳。”明楼脸皮再厚此时也红了脸。


“皇兄,我难受。”而被子里的人并不能感到尴尬,反而撒起娇。


“哪难受?想吐吗?”明楼凑过去问他。


没想到平时一直害羞的弟弟一把拦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皇兄,”明诚笑得像只狐狸,“我是想吐,不过不是上面。”


之后剧情不可描述,四个字,干了个爽。

评论

热度(136)

  1. 虽腐、不朽颜从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