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诚楼/动物AU】请问你在发情期吗(一发完)

颜从翼:

在更狂犬之前请让我再摸会儿鱼_(:з」∠)_,这篇是之前家兔热源实验的延伸。


无逻辑,一切只为了甜。


01
明镜觉得家里的兔子有点儿聪明得不像一只兔子。


这只成年家兔名叫明楼,是她的好友苏医生送给她的。因为以前是实验兔,耳缘静脉受损导致右耳无法立直,半耷拉在一侧。


家里还有一只叫明诚的狗狗,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却也带着点儿猎犬血统,圆圆的眼睛,精壮的四肢,还有一直竖起来的毛绒绒耳朵。


看着阿诚兴奋地看着兔子的眼神和快摇成螺旋桨的尾巴,明镜只好在明楼来到家里的第一天就把兔子关进了之前的狗笼子里。


明楼就安静乖巧地窝在笼子一角舔毛,然后明镜拍拍阿诚的头放心地上班去了。


下班回来就发现笼门开着,明楼和明诚并排坐在门口等她。一只兔子一只狗并排坐在一起的场景还挺和谐的。


她抱起明楼仔细查看了下,身上并没有狗狗的牙印。她纳闷了一下,狗和兔是怎么和谐相处的?


然后第二天也是如此。


所以明楼是一只会开笼门,会训练狗狗的兔子。她得出这一结论。


于是明镜就放任兔子在家里蹦哒了,然后在给明台铲屎的时候更加惊奇地发现,明楼还会用猫砂。


“明楼啊,其实你是一个被困在了兔子躯壳里的人对不对!”明镜蹲在正在认真吃牧草的明楼的旁边问。


她觉得,按明楼的聪明程度,绝对是兔界一霸。


02
明楼确实是兔界一霸。当年在实验室的时候,一整笼的母兔都是他的,从来没有公兔敢和他抢。


但后来来到了明家他就收敛了一些——当然只是一些而已。


他首先接触到的是这只叫明诚的狗。


明楼轻而易举地用小爪子开了笼门上的暗锁,然后毫不意外地看着听见声音眼前飞扑而来的蠢狗。


明楼的嘴里叼着牧草,并不着急打开笼门,而是长耳朵抖了抖,等到那狗张着大嘴贴近笼子的时候果断一脚踢出,正中明诚的鼻子。


“嗷嗷嗷嗷嗷……”明诚立刻捂着鼻子趴下了。


这时明楼才从笼子里蹦哒出来,他舔了舔后爪的毛,才开口说:“你好,我叫明楼。”


明诚疼得眼泪汪汪,呜呜叫了几声,恭敬地回答兔子,“我叫明诚。”


兔子的长耳朵甩了甩,“嗯。你以后被欺负了可以提我的名字。”接着明楼就开始蹦哒着巡视家里的各个房间,像是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明诚好奇地摇着尾巴跟在兔子后面,看他白白圆圆的屁股,短短歪歪的尾巴,还有不对称的耳朵,心里觉得这兔子真可爱。


他忍不住快走几步,伸出舌头舔了舔明楼的长耳朵。


明楼停下了,“明诚先生,不要舔我。”他嫌弃地用小爪子勾住自己的长耳朵,把阿诚舔湿的毛又自己舔了一遍。


阿诚喜欢明楼舔毛时露出的粉红色舌头,心里开心极了,尾巴左甩右甩地摇出了花,对着明楼表达内心的喜悦。


“明楼,你好可爱!”


“谢谢,你可以叫我明先生。”兔子举起两只短短的前爪压在狗狗的大爪上面,耳朵歪了歪,“或者叫我明长官。”


喔,兔子的爪好小好可爱!


明诚的尾巴摇得快要起飞了,他兴奋地一口衔住兔子的后颈把他叼了起来。


“明诚先生!你这样很失礼!”明楼扑腾着爪子怒道,但很明显,阿诚并不想放他下来,于是他定了定神,再次一脚踢上了明诚的鼻子。


“嗷嗷嗷嗷!”明诚再次捂着鼻子倒下了。


03
明楼倒是不讨厌明诚,只是有时候狗狗太过热情,让他有些不自在。


比如他正嚼着明镜买给他的高级牧草,在一旁吃狗粮的明诚突然回过头拱了拱他的肚子,把他拱得直翻了几圈才停下。


明楼晃了晃耳朵,仍旧有涵养地说:“明诚先生,以后不要这么做了。有什么事儿吗?”


明诚甩着长舌头,把脚边的胡萝卜推给他。


“明楼,你肚子好软。多吃点儿。”狗狗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让兔子没法拒绝他。


“谢谢。我不是很喜欢胡萝卜,但还是谢谢了。”


喔,兔子先生在跟他说谢谢。


明诚摇着尾巴啃着狗粮,感觉周围都是粉红色的泡泡。


事实上,确实有泡泡飘在兔和狗之间。


明楼费劲地抬起头,还是看不到什么,于是他轻柔地拍拍狗狗的爪子,然后一蹬腿跳到了狗狗的背上。


借助明诚的高度,明楼终于看到了泡泡的来源——桌子上摆着一个圆鱼缸,鱼缸里游着一条大眼泡金鱼。


明楼示意明诚靠近点儿,然后贴着鱼缸跟里面的金鱼对话了:“你好,我叫明楼。”


“我叫王天风,哈哈哈哈你的脸好胖。”


兔子的眼皮跳了下,但还没有发怒,只是感觉有些尴尬。


过了七秒,“哈哈哈哈你脸好胖,我叫王天风,你叫什么?”


“我叫明楼,是只兔子。”明楼好脾气地解释。


“哦,你好,兔子先生。”金鱼摆摆尾巴,吐了个泡泡给明楼看。


明楼竖着耳朵盯着泡泡,然后过了七秒,“我叫王天风,你叫什么?”


“我叫明楼。”


“哦,你是只兔子吧。”


“是啊,你受欺负了可以报我的名字。”


然而七秒一过,“哈哈哈你的脸怎么这么胖,我叫王天风,你叫什么?”


明楼终于忍无可忍了,“操你大爷,你就不能把发生的事儿写在纸上吗!”


04
看着王天风郑重地在纸上写下“兔子明楼骂我”,明楼摇着头跳下去,望着一直冲他摇尾巴的阿诚,只觉得心累。


明镜养这么多愚蠢的动物得费多大劲啊。兔子边吃草边思考着。


得给他们洗澡,喂食,铲屎,换水,有时候还得陪他们玩儿,教育他们排便,甚至还要养他们的幼崽。


真是太累了,明楼叹了口气。


还好我不是人。


05
明镜最疼爱的动物是那只叫明台的黑猫。


明楼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得出了这个结论。


黑猫见到兔子的时候并不像狗狗那样激动,毕竟作为成年家兔,体重高达1.7kg的明楼不比黑猫小多少。


明台小心翼翼地观察了明楼两天,确定他只吃草不吃肉后,黑猫轻巧地凑到了正舔毛的兔子旁边。


明台克制着自己想跟着一起舔毛的欲望,跟明楼搭话:“明楼,听说只要遇见麻烦事,提你的名字就行了?”


明楼舔舔前爪,回答:“没错。你有什么事儿吗?”


“隔壁家有只白猫叫汪曼春,占了我的地盘。”


“好,我知道了。明天晚上我会帮你解决。”明楼看了一眼明台后说道。


在此之前明楼想先解决另一件事——最近明诚总是怪怪地蹭他,还总是偷偷看他,而且,按照兔子的身高,他一抬头就能看到狗狗蓬勃鲜红的欲望,哦,太失礼了。


等到明诚乖乖在他面前坐下了,明楼用后腿直立起来,看着阿诚的眼睛说:“明诚先生,有件事情我想问你。”


“什么事?”阿诚摇着尾巴,眼睛大大的看着面前的兔子。


真是有辱斯文,明楼第一次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请问,你是到发情期了吗?”


05
明台像往常一样撩着鱼缸里的水,不知道怎么了,明楼腿有点儿瘸,而明诚比以前更兴奋了,正绕着兔子跑圈。


他很疑惑,但不知道兔和狗之间发生了什么,只好继续撩着水。


王天风在鱼缸里愤愤地鼓起腮帮子,然后一道水柱喷出来射了明台一脸。


“喵!!”怕水的猫凄厉地叫了一声,然后一溜烟跑了。


王天风得意地把这件事儿记在纸上——这方法是兔子明楼教他的,很有用。


接着金鱼看了一眼清单,然后一道水柱射向了明楼。


明楼正在红着脸教育明诚下次做要动作轻柔,突然觉得下起了雨,回头一看,心里知道了这是自己教给王天风的技能。


然后七秒种后又一道水柱浇在他的长耳朵上,再七秒钟,又一道水柱。


明楼瘸着腿费力跳上明诚的背,靠近了鱼缸。


“王天风你过分了啊,别再射我了。”


“可是我这清单上写着你骂了我。”


明楼看着王天风清单上的“兔子明楼骂我”,再次发了飙。


“操你大爷的,你就不能在前面加个日期吗!”


06
晚上,明楼带着明诚去履行答应明台的诺言了。


明诚轻巧地驮着明楼走过了小花园,在水池旁发现了那只优雅的白猫。


白猫汪曼春正悠闲地晒着月光,身上的毛皮闪着油一样的光泽,一看就是受人宠爱,做了不少宠物美容。


明楼拍了拍阿诚的脑袋,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等会儿你就做出凶恶的表情就行了。凶恶,会不会?”


明诚点点头,耳朵机敏地立着,犬牙在月光下闪出凶光。


明楼满意地向汪曼春走去,“汪小姐。”,他先打了个招呼。


而汪曼春一卷尾巴,看见一只歪耳兔带着一只流着哈喇子的狗走过来。


“明楼和明诚?找我什么事儿啊。”她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专心地在砖石上磨着自己的爪子。


明楼笑了,彬彬有礼地开口,“以后这条街就姓明了,恐怕汪小姐得换个地方晒月亮了。”


汪曼春眼睛一眯,抻了个懒腰,“你算老几?敢命令我!”她的爪子瞬间亮出,像刀一样锋利。


明诚不甘示弱,照明楼嘱咐那样露出凶恶的表情,嗞出自己的犬牙。


大战似乎一触即发,而明楼的短爪拍着地,接着说:“汪小姐可以选择开战,我也只好派出我们的生化武器——狂犬病毒了。”他看了明诚一眼,很好,很凶恶,很像疯狗。


汪曼春犹豫了一下,爪子收了回来。


明楼见她的反应便知这事儿摆平了,他乘胜追击,“汪小姐这么美,也不想浑身抽搐着痉挛而死吧。”


果然,那美丽的白猫跑了,被明楼吓跑了。


07
回到家,明楼舒舒服服地躺在明诚的窝里。而阿诚在窝外轻轻舔着他的长耳朵,问:“你夸谁美?”


明楼瞬间就感受到了狗狗的醋意,不巧的是,作为敏感的动物,他也感受到了狗狗的欲望。


“明楼,我确实是在发情期。”

评论

热度(165)

  1. 虽腐、不朽颜从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