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白奇x然远】家园(日常番外)

去年春恨:

【白奇x然远】家园(日常番外)
季白第二次钻回被子里的时候,李川奇终于醒了。
房间里已满是晨光。
寒气笼罩着对方火热的皮肤,蒸出一缕淡淡的硫磺气。很明显他刚刚是去泡温泉了。
李川奇伸手圈住对方斜倚的腰背,季白揉了揉他的头发,却没有躺下来的意思。于是他睁开眼看去,却见对方正拿着一个镜框仔细看着,对面的照片墙里明显少了一块。
原来他再度起身是专门去拿这个了。
“你怎么把墙上的画拆下来了,多脏啊…”李川奇睡意朦胧地嘟哝着。
“很有趣,你也看看。”季白伸手将他捞起来,圈在怀里,随即把画框摆在两人前方。
这是山中温泉民宿“青岚”别馆客房的一幅画。这里大多用十八世纪博物学的鸟类图鉴做装饰,可这一幅却不同。
是一张人物素描。
看得出技术纯熟,却算不上大师手笔。唯一触动人的,也许是对描绘对象的那份熟稔。好像闭着眼睛都能精准地绘出他的每一根线条似的。
而这幅画,画的竟是李川奇。
“这不是我,应该是晟煊谭总才对。”看出了季白很在意,李川奇解释道。
画上的人看起来的确比他要成熟厚重一点,堂皇气派,如玉山巍峨,岱岳雄峙。
相貌倒是颇为神似。
季白摇了摇头:“肯定也不是。”
说着,他指向画面下角的时间:1945年冬至。遥远的日子。
蜷在他怀里的李川奇意味深长地轻笑起来:“那么,就应该是这别墅主人的画像了。”
“这里的主人不是那个谭总吗?”
“不是。这里以前叫明家别墅。”

“青岚”所在的这片山区因为临近南京上海,解放前曾是国民政商名流,外籍要人的避暑胜地,山上到处都是小洋楼,一时号称“万国建筑博览会”。据说当年蒋宋的蜜月就是在这里过的。
如今杜月笙、张啸林这些风云人物的别墅直接就成了景点,余下那些主人不出名,建筑规模小的,也大多被改建成了民宿。可是青岚这家不仅地势偏远,而且主人名声也不好,所以乏人问津,破落得不像话。直到被谭总意外发现,一眼相中。他斥巨资拍下这座山居的永久使用权,修旧如旧改造成今天的样子。
“我们住的这间别馆原本是独立的书房,旁边小李和凌院他们住的是卧室…”
李川奇话音未落,激烈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李熏然在门外大喊着:“三哥三哥,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季白咬牙切齿地过去开了门,李熏然一把抓住他,递上一个镜框:“我在桌上发现了这个!”
一张旧照片。
泛黄的相纸上,穿翻领毛衣的青年正坐在画架前,身姿挺拔如小树,笑容倔强,眼神却缱绻。
“有点像你啊?”季白沉吟着。
“明明更像三哥!”李熏然正反驳着,突然看到对方手上的素描画,“你怎么会有我的凌远的画像?”

四个人终于聚齐,一边吃早饭一边听李川奇讲这座民宿的典故。
“我也是听晟煊的谭总说的,这里过去属于旧上海富商明氏家族…”
当年这座别墅也曾热闹过,而它最后的主人是这家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弟。因为偌大的主楼太过寂寥,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在温泉边的别馆度过的。
别人来山中都是避暑,只有他们会来这里渡过漫长的冬天。
可是45年抗战结束后,那位明家大哥就独自被半软禁在了这里,没多久便不明不白地死去。传说是被秘密处决。人们对他身份的说法莫衷一是,但大多数都相信他是个汪伪汉奸。
而他的弟弟一直没再出现过。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明家大哥就埋在这边后山,谭总带我去看过,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没有人回应这个提议,但李川奇知道,大家都同意了。

刚刚还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慢慢聚起阴云,泛着一种异样的铅黄光亮。寒风越来越凛冽,那份冷几乎渗入骨髓里。
四个人就这么在山路上走着。绕过主屋,穿过茶园,越过竹丛来到杂木林深处,一泓山泉汇成的湖水豁然照眼,清得让人眼眶发凉。
朴素的石砌坟冢就在那里,碑文已然漫灭。
他孤守于此——湖畔旁,树林边。
李川奇深深吸了口气:“我之所以提议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不久前老谭把这两幅人像发给我看了。虽然不太贴切,但我忽然想起了一部小说,虽然是一个军国主义混蛋写的…”
“《丰饶之海》。”凌远接口说道。
李川奇愣了愣,随即会心一笑点点头:“那部书里说,一个叫本多的现实主义者,屡次与一个转生的灵魂重逢,对方转生为贵族少年,孤勇武士,异国公主…”
季白和李熏然显然没有看过,可是他们脸上却浮现出深动于衷的表情。
凌远转头望向清湛的湖水:“只要能相遇,自然哪里都好。”
这一瞬间,李熏然的眼睛突然红了,他上前一步紧抓住对方的衣袖:“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一定。”
他忽然间明白了自己对凌远那种异乎寻常的执着和独占欲究竟来源于何处。而凌远的默许与纵容,也找到了它的根源。
季白和李川奇对看一眼,目光交缠。
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被这样的容颜体貌吸引,为什么放下矜持纵容对方接近。他们也终于明白了。
在这些人眼神和身体初次交汇时,便已注定的那些,他们终于领悟了。
这种领悟,像掠过湖面和树梢的一阵风,无形无影,但却清晰地存在着。
这一刻,低垂的冻云中,空花一样的微雪筛落了下来…
看似漫无目的,但每片雪花都有它的命运,都会飘向它归去的家园。

-end-
写着写着突然我明白了
原来我一直在写我的初心啊
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评论

热度(112)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2. 魔鬼契约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