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陈亦度X许光明】睡前读物(金钱关系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睡前读物
许光明一睁开眼睛,陈亦度也跟着醒了。好像有感应似的。
五点多,天还没亮透。遮光帘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顾得上拉起,隔着白纱窗幔,户外的晨光凛冽幽蓝,将北国的群山衬托得更加巍峨严峻。
下意识地,陈亦度紧了紧环抱对方的双臂。
许光明几乎连动的力气都没有,却还是挣扎着想挣脱对方的怀抱。
“你要干嘛去?”陈亦度想不通了。
“好饿,我想去吃点东西…”许光明一醒,就惦记着外面那一桌。
一把抱住了不放开,陈亦度赶紧打消他的念头:“昨天摆到现在,都冷透了,也不知道坏没坏!你再忍耐一下。”
说着他打了个电话,安排了早餐,叫即刻送来。
“可是这个点…餐厅还没有开工吧?早餐七点才开始呢…”许光明有的担心。
“你不要管,这种基本问题都解决不了,他们还做什么服务业啊。”

收拾停当,换上陈亦度给准备的衣服来到会场。打着招呼在室友旁边坐下时候,对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许…许教授啊?”
总觉得今天的许光明和昨天的不太一样,一定要说哪里不一样…
那就是容光焕发,整个人好看得都晃眼了。
这变化实在太过明显,室友也是见过世面的,一瞅之下心里就有数了。
虽说如今的年头,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不过这许教授也是高调的可以,秀恩爱秀到业界峰会里来了啊。
“一会儿陈总会去房间拿我的行李,如果他拿错了什么,你也别急,我会送回来给你的。”许光明浑然不觉地解释道。
之后几天都可以一个人住双人间,室友当然没意见,不过客气是要客气一下的:“没关系,我去拿就行了。”
“还是我送过来吧。”许光明有些犯难,“你的房卡估计刷不开直达电梯…”
直达电梯…
那岂不是住在北区那种超贵的行宫套房里?
万恶的资本家。室友在心里默默吐糟了几句,终于还是没按捺得住:“许教授,你都住着这种一天一万多块的套房了,干嘛还和我们一样累死累活搞科研啊?”
什么!
许光明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这么贵!住一天得还上十几次才…”
虽然他赶紧停住了,可室友听得没头没脑,还是有些纳闷:“还十几次…什么?”
还好上午的会议及时开始了,对方才没有看到许光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表情。

许光明的行李不多,穿的用的都是陈亦度认得的,所以不会拿错。就是夹在资料之中的一本“本子”,他不太吃得准是谁的。
书名倒是很正常,可是封面影影绰绰,看得出是两个男人的剪影。
不像是他的教授的风格。
结果还是拿了回来,原本只是翻翻,没想到从第三页开始就直奔主题,接着花样百出,脑洞惊人,连陈亦度都看得瞠目结舌。
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授!
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正看得入神呢,却只见散了会的许光明急匆匆跑进屋来,一把抓住陈亦度:“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要办吗?”
“没有啊?”看他问得认真严肃,陈亦度倒有些纳闷,“就是来陪你开会,我也顺便放松一下。“
“这太浪费了,我们换个一般的房间吧。”
原来是操心钱啊。
“行啊。”陈亦度竟答应得格外痛快,他合上书页在对方面前晃了晃,“这是你的吗?”
许光明瞄了一眼封面,表情明显困惑了一下,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没错是我的,是小赵…”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
这本书是赵启平送他的,说临睡前看看不错。就是快递过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陈亦度知道。自己刚刚一不小心,差点就把他给卖了。还好反应快。
可是陈亦度何等聪明,对方一承认书是自己的,他就大概猜到了来历,更何况还有随口冒出来的名字,也算铁证如山。
这个赵启平,连谭大鳄都降不住啊!
“这是我睡前看的书…”看对方脸色不对,许光明赶忙解释,其实这几天从早到晚都准备会议资料了,哪有空看别的。
“你睡前看这个?”陈亦度差点笑出声来,很好,很猛,很刺激。
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许光明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陈亦度一把抓起对方的右腕,把书塞到了他手里,随即抬起头,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这样吧,你把这书给我读一遍,我就换房。”
“读一遍?这么厚…”
“不一定今天读完,慢慢来,反正我们的时间很多。”
总觉得有点不对…
对方手腕加力,许光明被拉着在床沿坐了下来。
将信将疑的,他用黑咖啡那样带着些沙哑意思的低沉嗓音,开始朗读起来。
故事开始于一个雨夜,黑街里的地下拍卖场。
云游四方,探求究极智慧奥义的神官被盗匪集团抓住,成了这场拍卖的最高标价“货物”。
微服前来的邻国君主,用几倍于别人的高价买下了他。
这些剧情两页结束,从第三页起,国君就变着花样享用他“买回来”的商品了。
而不甘心一辈子被囚禁的神官,好不容易达成了交易,用每做一次一千银币的低价,艰难地还着债,换取自由…
许光明读不下去了…
从第三页,神官被压倒在虎皮垫子上,哭喊着被吃干抹净开始…
赵医生也真是的,怎么寄了这么本书来啊!
“这是你的睡前读物?”陈亦度故意一本正经地发问。
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许光明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念呀?你不是嫌浪费要换房吗?”
“算…算了…还是不换了。”这下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那好,准备吃饭吧。下午不是还要继续开会吗。”陈亦度体贴地打电话叫送餐过来。
许光明顿时松了口气。
“晚上照着来一遍吧。”然而对方轻描淡写一句话,却让他一下子彻底僵住。
“你…你说什么?”
“照着书上,一个一个慢慢来啊。”陈亦度完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实践你的睡前读物。”
-tbc-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