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明长官的润唇膏【诚楼 】日常小段子

小豆子:

一早醒来,明长官有些不愉快。他的上嘴皮和下嘴皮黏在了一起,他把它们小心的扯开,比起挨枪子儿这自然不算什么,可是嘴皮上的血腥味儿实在让人不太愉快。尤其是在醒来的一早。


他的鸡蛋还在明诚手里,剥着壳。一张木质长桌子把三兄弟聚在了一起。明镜买了张火车票,一早上了北平。阿兰在厨房里熬着小米粥。咕噜咕噜,咕噜咕噜,绽开的大米粒黏黏糊糊冒出头。


他翻着今天的早报,“百乐门金小姐又结新欢” “名小说家xxx恋上影视明星蝴蝶”,胡闹!这些记者越来越不会干正事了。明楼眉头一皱,又翻过一页。


“大哥。”


“嗯,怎么了。”明楼也没转眼,继续看着报。


明台把牙齿嗑在装着牛奶的玻璃杯上,他一停一顿一上一下的小幅度的嗑着,眼睛盯着明楼,像是在思考什么。“你嘴怎么了。”他问。


“嘴?”明楼瞧向明台,下意识的抿抿唇,舌尖在下唇上舔了舔。明台咽了口唾沫。


一股子血腥味儿。


“估计这几天水喝少了。阿兰,”他喊阿兰。阿兰把米粥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明楼拿起勺,舀了一碗,又舀了一碗、两碗。他的拇指和食指贴着碗沿,把米粥送出去,搁在明诚和明台面前。“喝碗粥润润就好。”


“大哥,粥太热了,不如,唔!”


明诚把剥好的鸡蛋塞进明台的嘴里,也堵住了他前倾的半身。明诚本就坐在明楼的左手边,现在他转头,不顾正对面的明台,把自己的唇覆在了明楼的唇上,他伸出舌头,灵巧的吮吸着。


明台鼓着嘴里的鸡蛋,干瞪了眼看。明楼也猝不及防的瞪了眼。


三秒,四秒。他松开嘴,明楼的唇被润得泛红。


他的喉咙堵着,险些说不出话来。“你!我的便宜你也敢占!”


他咧着嘴笑。“大姐昨天让买的润唇膏。”

评论

热度(80)

  1. 虽腐、不朽小豆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