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去年春恨:

感觉下一秒大佬就要动手了,孔雀一脸你来啊谁怕谁的表情😂

转载自:哥哥饶命

写给所有人 【包括cp粉和纯粉】

李然然的阿黄:


我粉丝不多,也就四千多个人。也不是什么说话有分量有作用的角色,现实如此,网上亦是如此。


今天被主任拖班很久,刚刚吃上饭,然后我就在用手机打这一篇,我总是在用手机码文,因为没大段大段开电脑的时间,所以我的一章相比别人总是显得格外短小。写的也都是生活中的事,但是谢谢楼诚圈那些小伙伴还愿意给我红心蓝心。


所以我也非常啰嗦,斟酌许久希望大家可以点进来,耐心的看下去。


首先是楼诚圈,


风波永远不会自顾自平息,甚至风波越久,伤害越大。楼诚圈一向喜欢圈地自萌,这是一个特别好的自我保护和安静自好。可是风暴起来的时候,受伤的人也就特别多。


今天有好几个小伙伴问我,清和太太走了,还会有别人走么,大家为什么要走呢?


我给的答案也很统一,如果你爱这个演员和他的角色,你就能扎住根死死固定在泥土里。


我不是批评,也不是嘲笑或者指责离开的人。每个人的底线不同,软肋不同,不是人人都需要一模一样。离开的人,我们祝福他们,也记得他们给的那些好。留下的,我们就是战友。


楼诚圈一度叫抗日圈,大家被打动的也不应该只是共患难共并肩的感情,而是还有钢铁精神。明辨是非,敢于承担,我们也许都不会是推动历史的人,但我们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这次的事情,是一个并不爱楼诚,只是拿他们作为发泄自己阴暗欲望的人造成的,没有楼诚,也会有别的cp。这不是楼诚圈培养出来的,也不是圈子的本意。


楼诚圈的错误在于,在凌野把这个谣言广泛传播的时候,选择了沉默。


所以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理解纯粉的愤怒。


也许有很多理由,很多顾虑,或者人就是喜欢逃避的动物,但沉默了就是沉默了,变相的纵容引来的只有铺天盖地的恶果。


就是这样。


我希望下一次,我们可以不要犯这种错误。


你爱一棵大树,就不要只是享受那些阴凉和风景,还要浇水和捉虫。


然后是纯粉,


我相信大部分纯粉都是爱凯凯,努力刷票,努力支持。对这件事愤怒也是可以理解。但是,事情到现在,还有多少人是真的为了凯凯。


带节奏蹦得最欢的战斗粉,你们扪心自问,真的是因为爱凯凯么?还是你们自己所谓的党同伐异。


理智的粉丝也想一下,那些提出所谓把楼诚圈赶尽杀绝的战斗粉,这个可行么?有必要么?或者说这是你们所有人喜闻乐见的?


凡是存在皆有理可寻。


我不想讨论同性恋和异性恋哪个更高尚,这个话题天王老子都解决不了。


我也不想讨论为什么有些人会喜欢男男cp,这个问题你问遍所有的心理学家,翻遍每一本心理学教程,它会有无数种理由,无数种原因,无数的外界因素,无数的土壤。


但是没有一个,会告诉你,这是心理变态。


直男看百合也看苍老师,有人欣赏同性也欣赏异性。男欢女爱并没有比同性肉文高尚到哪去。看言情的也并不是就比耽美站在道德制高点。


同人,不是一个演员难以启齿的丑闻。它既是盔甲也是软肋。


它的正确使用性,在和谐的前提下。


我承认,圈子里有傻逼有老鼠屎,但这也不是同人圈的特产。这些人存在于所有的团体,我们要做的也不是互相指责,互相咒骂。


大家都是成年人,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继续撕下去,得利,或者说满足的到底是谁的私欲。


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从来没有什么所谓泾渭分明的领地,你得不到,也守不住。

【楼诚】明家三只猫(全员向)目录(已完结)

淡若_晨风:

自己lofter太乱了,所以来做个目录,方便大家看2333




大概就是大姐养了三只喵的故事_(:зゝ∠)_


不够甜的小甜饼,不够萌的萌段子,偶尔穿插一点儿剧情(•̀ᴗ•́)و ̑̑


梗基本来源于家里二位小主,如有撞梗请咨询自家主子ฅ




CP:主楼诚,副风镜、台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3.5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完结章)




番外一


番外二:情人节特别篇


番外三


幕后版:作者的吐槽+梗




如果发现链接有问题麻烦留个言,我会处理的~


感谢 @简歌 姑娘的帮忙,么么哒=3=

[楼诚/台风]猫科伪装者[1-19]

山椒鱼:

肝yys肝得忘乎所以,都好久没刷伪装者了,觉得这个设定还挺有趣的终于决心还是码出来…… (´・ω・`) 




1




在接近蓝天与雪线的大森林里,生活着一窝喵。




大哥明楼是一只举止优雅、气度不凡的波斯喵。




二哥明诚是一只反应敏捷、身手不凡的豹喵。




老幺明台……食量不凡,因为他是一头雪豹。






2




明家三兄弟的大姐,也是明家的家主:明镜,她是一位生态学者,也是一名动物保护专家,长年居住在保护站。




雪山皑皑,林木森森,静谧的湖泊倒映着无垠的蓝天。




在明镜的照拂下,明家三兄弟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3




但明诚最近却是忧心忡忡。




——他发现大哥明楼最近常常吃不饱。




一定是家里遇到了什么困难,解决温饱都成了问题,所以一向疼爱他们的大姐才会让明楼减少饭量,把好吃的都让给他们这些弟弟。




我已经长大了,一定得为家里做点什么才行。明诚认真地思考着。




4




清晨,明镜刚一睁眼睛,就发现一只死老鼠正压在自己脸上。隔着血肉模糊的皮毛,明诚一对圆溜溜的猫眼正满怀期待地望她。




明镜一边刷牙,一边温柔地对明诚道:“阿诚啊,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中午,明镜准备吃午饭,才端起碗,就发现碗里有一条还在抽搐的死蜥蜴。




明镜叹了口气,用筷子把蜥蜴夹起来放在明诚跟前:“阿诚啊,我真的不饿,你自己吃吧。”




晚上,明镜解开了头发准备睡觉。明诚咬着一只不断扑腾翅膀的蝙蝠一路小跑进来。




明镜放下梳子,热泪盈眶地道:“阿诚啊,我真的不缺食物!”




——明诚今天也是为明家的生计操碎了心呢。




5




明镜打开电脑,敲出一篇论文的题目:《论豹猫的人为救助与野化》




洋洋洒洒八九千字后,明镜很纠结地得出了结论:好像也没采取什么人为措施,豹猫就学会了自己捕猎,大概是天生的本能强大吧……






6




明楼啊呜、啊呜地吞下了老鼠、蜥蜴和蝙蝠,感觉自己仿佛获得了重生。




他一边舔着爪子一边抱怨道:“我是咱们家饭量最小的,为什么还要让我减肥?还有没有天理了?!”




明诚宽慰大哥道:“明台还在长身体,大姐照顾他,让他多吃很正常。”




明楼放下爪子,面无表情地对着满眼滤镜泛滥的明诚道:“阿诚啊……明台那不叫长·身·体,那叫大型·猫科·食肉动物。”




7




明诚、明台都是明镜到大雪山保护站后才收养的。




而明楼自小就跟着明镜,从城市到野外,爬雪山、过草地、穿林海、涉江湖,拥有丰富的动物科学知识。




8




“大哥,我为什么和大家不一样呀?”曾经,还是个小毛团的明台眨巴着眼睛问明楼。




“哪里不一样?”




“……长的不一样,吃的也不一样。”明台忐忑不安地瞅着自己已经堪比明楼半个身体的大爪子,食不下咽。




明楼一巴掌将小脑袋瓜按进食盆:“多吃点,你还在长身体。”




7




某天,明楼突然被明镜关进了小阁楼,要执行家法。




明楼大骇,冲明镜喵喵叫着解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大姐,我和阿诚是清白的!”




明镜大怒:“阿诚捕猎多不容易,你还总抢他的猎物!看看把阿诚都饿成什么样了?!”




门外,明台一脸懵逼地问明诚:“你和大哥什么时候不清白了?”




明诚:“……”




8




明楼和明诚约定了暗号,每日午夜时分,在阳台上密会。




只要明楼发出暗号的喵叫声,然后明诚就会爬到小阁楼的阳台上给他送吃的。




9




围观群众的明台非常感动:“原来你们在谈恋爱啊……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恋爱。”




10




这一天,明楼刚刚发出暗号没多久,就看到对面树影微摇,一个敏捷的身影直扑过来。




明楼还没有来得及惊喜,一记锋利的巴掌就糊到了脸上。




瞬间之后,明楼愤怒的尖叫掀翻了整个明家:“王天风!你这野狸子又发什么疯?!”




对面尾巴短短的猫科动物将胡子一翘,哼道:“死胖子,你大半夜叫得跟发春似的,活该挨揍。”




11




“啧,明明是你自己思春了胡思乱想,”明楼没好气儿地讽刺回去:“倒跑过来倒打我一耙!”




王天风高踞树枝,投下冷冷的一瞥:“呵呵,我来是因为我饿了。而且我知道,这里——有一只大肥猫。”他蓦地咧开嘴,消瘦的面颊衬着尖锐的獠牙,笑容十分阴险。




明诚无声无息地跃上另一支树杈,礼貌地招呼:“王先生好。”




王天风眯起了眼睛,半是嘲讽半是不屑地道:“明诚,当宠物的生活很愉快?”




“谢谢关心。”明诚淡淡地道:“我只是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自甘堕落。”王天风哼了一声,黯淡的毛皮晃得人眼前一花,便消失在斑驳的林间。




(“野狸子”是民间对一种似猫非猫动物的叫法,因为罕见所以较多传说色彩。专家推测可能是指森林猫。传说中野狸子性情凶猛,喜欢捕食家猫。)




13




被外面吵得睡不着,明镜索性又爬起来写论文。这回她拟定的题目是:《论雪豹的人为救助与野化》




14




明台此刻十分、十分地不耐烦。




他被关在这里,且被迫面对一只以非同类标准来看,外表非常不起眼的异性动物——一位锦鸡姑娘。




明台心想:这肯定又是大姐给他安排的……唉,自己才多大就要被逼相亲啊?




在面对面地枯坐了一上午后,明台忍不住咕哝起来:“我讨厌相亲!我不要相亲!……而且,就算相亲也不能给我找一只鸡来啊……”




娇小的锦鸡姑娘突然一跃而起,气势汹汹地一爪子蹬到明台脸上:“谁是来跟你相亲的?!还有,不许说人家是鸡!”




15




“相亲”失败的明台挨了明镜狠狠一顿数落。




明台不以为然。却万万没有想到,明镜接下来会选择不给明台饭吃作为她的惩罚手段。




大事不妙,尤其让明台紧张的是:随着肚子越来越饿,他似乎也觉得那位锦云小姐越看越可爱……这样下去可不行!




这样下去自己就会屈从于一桩万恶的包办婚姻了!




16




明镜在观察记录中忧心忡忡地写道:由于长期以来接受人工喂养,雪豹的狩猎本能严重退化……他甚至连抓鸡都不会!自己还被鸡抓了!




17




明台眼巴巴地望着明楼。




明楼悠闲地舔着爪子:“不行,大姐这是为你好。”




明台又眼巴巴地望着明诚。




明诚抱歉地甩甩尾巴:“对不起,明台,大姐不让我给你食物……再说我真喂不饱你。”




18




明台愤怒了。




他想:要不是你们两个搞到一起去了,大姐怎么会逼着我来相亲?你们居然还光看热闹,不帮我?!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19




于是,明台离家出走了。






TBC




大哥:



阿诚:


【多cp衍生】女儿们

去年春恨:

【多cp衍生】女儿们
季白和李川奇的场合
两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街角翻糖蛋糕手作店里,怎么看都和周围轻飘飘、软绵绵,冒着粉红泡泡的氛围格格不入。
小李姑娘得意洋洋地带着李川奇和季白走到自己常坐的临窗位置,那气势简直像小女王领着她的独角兽大臣和森林狼骑士一样。
李川奇有些尴尬地看了季白一眼,他答应了女儿这个周末去哪儿由她作主,结果连对方都被拉下了水。
既然来了,就帮女儿打下手吧。
小李虽然也就七八岁,手工却已相当娴熟。系着围裙的森女系店员,一边柔声夸奖她,一边不时将视线飘向卷起袖子,一脸专注地忙碌着的季李二人,那眼神简直像苍耳子挂在他们身上一样。
李川奇他们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对付面团上,完全没有察觉,小姑娘却看得真切,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刚刚忘了介绍了,这个是我爸爸。这个是我男朋友。”
重音很到位。
小李姑娘一直这么讲,季白反复纠正也纠正不过来,他头也没抬弄着模具:“别听小孩子胡说。”
李川奇也正色抬起头,呼唤着女儿的名字教训着:“可以乱说话吗?你问过季叔叔的意见吗?”
“这么说来…你没有女朋友了?”森女闻言,有些期待地望向季白。
“你看我像单身的样子吗?”依旧连头都没抬,季白轻手轻脚地搬弄着少女风浓郁的模具,倒着糖花生怕弄坏了,不过他的手颇灵活,结果竟比李川奇做得还好点。
不知道为什么,森女总觉得自己在这里似乎有些多余,便悻悻然走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而小李姑娘很流畅地完成了一个堆满橘子花的杯子蛋糕,小心翼翼地举到季白面前:“送给你。”
对方正抬起手擦脸,鼻梁上顿时多了一道白粉。他赶忙去接,连连夸赞小姑娘心灵手巧。
“你知道橘子花的花语吗?”小李一本正经地发问。
季白反射性地看了李川奇一眼——这腔调似曾相识啊,她爸爸就是这套路,看来真的会遗传。
“不知道。”看着小姑娘的表情,他拼命忍住笑。
“橘子花的花语是'新娘的喜悦'。”小李姑娘口齿伶俐地说道,“所以等我长大了,你可以和我结婚吗?”
那你好像弄反了啊…
李川奇深深皱起眉头,又不好出言训斥。
季白见状故意戏谑道:“可你长大了,我就老了。”
“季白,别乱开玩笑!”
“别担心,我会尽快长大的。”小姑娘说着,还故意瞥了爸爸一眼。
“重要的是,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季白说着,示威似的朝李川奇扬了扬下巴。
“不要紧。我没有办法第一个遇见你,所以这些情况都考虑过了。可以接受,人在遇到真爱之前总会走弯路的。”
“谁教你怎么说话的…”李川奇呻吟着托住额头,宽阔的额角上顿时留下了几个白指印。
季白只觉得简直是在和年幼的女版李川奇在说话,不知不觉中,他的态度认真起来:“那个人不是弯路,是终点。他是不能替代的。”
小姑娘顿时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自来卷长发的空气刘海下面,她睫毛卷翘的大眼睛里闪过气恼的光芒,却没有一丝要哭的意思。
紧紧盯着季白,小李姑娘一字一字的说:“那个人是不是爸爸?”
李川奇慌忙四下张望,确定没有人听到,才压低声音呵斥道:“乱说什么呢!”
小姑娘毫不屈服:“只有爸爸可以。别人不行!我一定会从别人手里把你抢回来的。”
“你还没完没了了!”
这一刻,季白牵动嘴角,露出洁白整齐的列齿:“那你可以不用费心费力了。”

陈亦度和许光明的场合
夜幕下的大海,渔火就是天际线。
许光明牵着女儿婷婷,和拎着装烟花棒的小桶的陈亦度并肩在沙滩上走着。
路灯的光照在小姑娘脸上,陈亦度发现她频频看自己,好奇又胆怯的样子。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他忍不住问道。
“妈妈不让我跟你说话,她说你是坏人。”六七岁的小姑娘认真地回答。
“婷婷!”许光明呼喝着女儿的名字站定下来。
陈亦度却笑了:“你刚刚不就在跟我说话吗?”
小姑娘顿时反应过来,抬手捂住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跟她爸爸实在很像。
“你跟坏人说话了,所以数到三,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陈亦度故意凑近那孩子,收起笑容开始数数。
数到二的时候,眼泪都在婷婷眼眶里打转了,她拼命黏住爸爸寻求保护,许光明也不知道陈亦度想干什么,只好单手护住女儿。
念出三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害怕得闭上眼睛的小姑娘,试探着睁开眼,发现一切如常,于是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脱口而出:“并没有可怕的事情。”
“所以即使跟我说话,也是没问题的。”陈亦度伸手想摸摸婷婷的脑袋,对方却躲开了:“可你是坏人。”
“在你的妈妈眼里我是坏人,那问问你爸爸呢?”温柔的视线转向了许光明。
女儿也抬头看向爸爸。
许光明的脸已经红了,好在夜色里看不清楚,他轻轻拍着女儿的脑袋:“他真的不是坏人。是很好很好的人…”
“比妈妈还好吗?”
这个问题那么简单,却那么的难以回答。
良久之后,传来许光明微弱的声音:“是的…”
小姑娘顿时哭出声来。
许光明连忙抱起她,笨手笨脚地哄着。陈亦度看着这对父女如出一辙的狼狈样子,忽然胸口就被温热的潮水涨满了。
他走上前兜了一桶海水,然后开始放烟花。
金色的花火亮起,小姑娘全部的注意力顿时都被吸引过去,她睁大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亦度,追踪着他用修长的手指拈住烟火棒,在黑夜的底色上,画出纷繁绚烂的光之轨迹。
“我要画kitty,还有皮卡丘!”小姑娘只顾着提要求,完全忘记了哭泣。
许光明也静静地看着。在烟火的光芒里,陈亦度转过脸,眼神交汇的瞬间,默契而安心的笑容在彼此脸上荡漾开来。
“婷婷你觉得他是坏人也没关系。整个世界都觉得他是坏人也没关系。”许光明轻声嗫嚅着,“只要我觉得他好就行了。”
“其实我也觉得他没那么坏,所以怎么办呢…”小姑娘怯怯地接了一句。
“在不同的人眼里,好和坏本来就是不确定的。”这一次,陈亦度摸到了小姑娘柔顺的长直发。
“听不懂。”婷婷直率地说。
“其实你已经懂了。”俯身看着小姑娘,烟火的光芒映在陈亦度清澈而温柔的眼睛里。
回去的路上,小姑娘的两只手都没空着,她终于可以借着爸爸和“坏人”的手臂,一路走一路荡秋千了。

李熏然和凌远的场合
“别捏她!她是人类不是宠物!”
“不要弄醒她,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李熏然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她的妈妈一会儿开完会回来就带她走了…”
凌远话还没顺利说完,就被对方压倒在婴儿床旁边的沙发上。李熏然的眼光灼灼,几乎要在他脸上烧出一个洞来:“说!她是不是你和林念初生的?”
“胡说什么!”
李熏然的手已经麻利地动了起来,凌远在家万年都是松松垮垮的老头衫睡裤,只求舒适不求形象,更没什么防护作用。
“如果是你的,我绝不会放过你!”李熏然的表情严厉得不同寻常。他的指尖残酷而果决。
“妞妞不是我的小孩…”感觉到对方的手沿着脊椎一路向下,凌远的眼角染上了一丝薄红,“是念初她收养的女儿,这孩子的亲生母亲难产死了,家里人又不要她…”
“念初,叫得好亲热啊!”李熏然的手突然加重力道,一把抓住对方腰以下的部分。
凌远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抱怨着:“不是我的…你也没放过我啊…”

-tbc-
哈哈,忽然开的脑洞
允许我多打几个tag
我很想看看小李姑娘和婷婷长大之后相遇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