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基情燃烧的汉东12

逍遥游啊游啊游不动:

本来今晚不更了,但是我失眠了,没办法,大家都别睡了起来嗨吧






十二.搞事情就要承担后果


“哥,干嘛呢?”冷锋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训练,晚上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找何建国,一个月没联系,想死他了!


“没干嘛,这不回汉东了吗,跟一老哥哥喝酒呢!”


“想我了吗?”


何建国瞄了一眼沙瑞金,他好像还没跟老哥哥说自己也找了个男弟妹啊!


“我想你了,想死了那么想。”见何建国不回答,冷锋就自顾说着。


何建国也有点不好意思,当着老哥哥面被冷锋表白,他直咽了口口水平复心情。何建国喉结一动,冷锋眼睛尖,看到了。


“哥,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刚收拾完房间回来的小白都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


“没,没啥,就一大蚊子!”


“你们汉东三月份就有蚊子?”冷锋一皱眉,“哥,说实话。”


“我就是跟老朋友喝酒嘛,然后答应帮人家一个忙,这个呢,说起来有点复杂,等下次我再跟你说吧!”


“说重点,脖子上是谁干的?”冷锋可以说是相当生气了。


“我,我干的?怎么着吧?”卓小少爷也是个硬气人,抢过老何的手机就跟冷锋对上了。凡哥生起气来连自己都怕。


“你?涨能耐了是吧?还没被打够?”


“有种你现在就过来打我啊!老何本来就是我的,是你和那什么舰长出来横插一杠!”反正冷锋不在,叫板谁怕谁啊!


“好,很好。”冷锋怒极反笑,“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我不介意下次见面卸你一条腿。反正我也是被撸过军衔的人,不怕再来一回!”


“诶冷锋,小锋,你别生气!凡哥他瞎说的!等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好不好,这事真的有误会!”何建国陪着笑脸把电话给挂了。


沙瑞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小何他,也找了一个男的?还有这个凡哥,还有什么舰长?


小白扶了扶眼镜,觉得汉东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李达康被赵瑞龙缠到后半夜,都快两点了,不回家是不行了,自己一个电话都没打,沙书记该担心了。于是严词拒绝了赵瑞龙的撒娇,然后坐着车回省委宿舍了。到家门口一看,嘿,灯还亮着,沙书记果然没睡,还等着自己!李达康不由得有点愧疚。


“沙书记,我回来啦!”生活时间李达康也喜欢叫沙瑞金沙书记,小情趣嘛!


咦?怎么这么多人?


四个人还因为刚才电话的事愣愣的,还是沙瑞金先缓过神来。


 “达康,你回来了!王大路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大路能对我干嘛啊?”


“那你怎么才回来?”


“哦,瑞龙来了,我陪他聊了会。”


走了个王大路又来个赵瑞龙?好得很啊!沙瑞金气得冒烟,看了何建国一眼,你看我没说错吧,你嫂子就是这么招人,这么一会都俩情敌了!


何建国也看着李达康,他喝了酒,脸有点红,眼睛里面还有些水光,是比妞好看啊!要不那么招人喜欢呢!


“这是建国吧?听沙书记说起过,那天咱们也匆匆见了一面,没说上话。”李达康率先跟何建国握手,“哦,还有卓小公子,你好啊!”


卓亦凡还生着冷锋的气呢,也没说话。“嫂,李省长,你好你好!”何建国赶紧上去热情握手。


“沙书记就想找你吃饭呢!我说这阵子忙,想过几天找你,谁知道他先把你请来了!”李达康有点喝高了,也没管何建国知不知道他二人关系,就开始以女主人的姿态拉上家常了。


“达康啊,赶紧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呢。你回来之前我们都打算要睡了,时候也不早了。”


“你们要睡了啊?怎么睡啊?一起啊!”李达康真有点喝高,还开起玩笑来了。


“额是啊,我跟老哥哥好长时间没见了,正好晚上也能说会话。嫂,额省长,您可别吃醋啊!”何建国特意加重吃醋两个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您老就吃回醋让哥哥放心吧!


“老何你说什么?你真要跟他睡!你不应该跟我睡吗?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没想到凡哥比李达康先炸了啊!


小白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离开,但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要怎样才能走得神不知鬼不觉即使被发现了也不会很尴尬呢?


李达康这会酒有点醒了,这屋里什么情况?刚才说话的是卓亦凡,卓老板的儿子,何建国是他贴身保镖加保姆,何建国又是沙书记朋友,他是被沙书记叫来叙旧的,然后这小卓是跟着何建国来的,小白不管了,一定是沙书记叫来打杂的。小卓说要跟老何睡,老何说要跟沙书记睡,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捋清了情况,李达康抿了一下嘴。小白看着,心说完了,明天赵老书记就来了,今晚李省长又见了赵瑞龙,沙书记哟,您可悠着点吧!


“小白啊,怎么搞的,才三月咱省委就有这么大蚊子了,你看看把何先生脖子咬的!”这么一会建国就变何先生了。


“额,这也不是蚊子咬的。”


“那是谁咬的啊?”


“是我”,“是我”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是沙瑞金和卓亦凡。


小白认命地闭上了双眼。


(小白:小金啊,哥现在老羡慕你了!弱智儿童欢乐多啊,我想回家!)


(小金:再说一遍,我不是二傻子!ヽ(`Д´)ノ)


“哦,你们俩一起嘬的啊?”李达康拉开一把椅子,就坐那了。


卓亦凡看了眼沙瑞金,心说你跟着掺和什么啊?这是我给我们家老何盖的章,关你什么事啊?


沙瑞金被李达康看得也有点心虚,暗骂自己不争气,这就挺不住了?又骂自己真是喝点酒就找不到北了,怎么刚刚由着小何胡闹,现在倒好,自己嘴怎么那么欠呢?


“达康,不是,这是个误会。要不咱先睡吧,明天再说。”


“行啊,什么误会我还真不急着知道,我先睡了,明天还得去接老书记呢!沙书记你跟何先生,还有卓公子,你们仨一起睡吧,正好互相串串词。”


李省长没看到我,谢天谢地!小白虔诚地双手合十。


李达康说是回去睡了,其实也没有睡好。沙书记明显在搞事情啊!那何建国脖子上的印子是谁弄的真还不一定呢!要真是沙书记,那他什么时候弄的?就在那卓公子和小白眼皮子底下?要不是沙书记弄的,他为什么往自己身上揽?早上还问了自己吃不吃他和何建国的醋,难道是在暗示自己他俩真有事?如果真有事,那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李达康在这边翻来覆去睡不着,沙瑞金这里更不好过。达康是不是相信了?那他是不是生气了?现在沙瑞金已经不纠结吃不吃醋的问题了,要是达康真的一生气就不要自己了,那可咋办?后面可一堆排队的啊!


“我说哥哥,你可不能犯怂啊!”好不容易把凡哥哄去睡觉了,老何过来找沙瑞金商量对策。“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我说你就差这一哆嗦了?明天可得咬牙挺住。”


“别说我了,你自己先挺住吧!”一提这个,老何就蔫吧了,冷锋那小子就是唬啊,啥事都干得出来!这边自己还没解释呢就先把电话给挂了,万一那小子过两天真跑过来卸凡哥一条腿可不完了?再说自己这老骨头可真不禁他折腾了!


冷锋那边确实要气炸了,老何真是爱沾花惹草啊,一天不看着就红杏出墙!也是的,整天就待在卓亦凡那小崽子身边,还不容易出事!自己得想办法去趟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