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陈亦度X许光明】毕业(金钱关系番外)

去年春恨:

【陈许】毕业(金钱关系番外)
今天许光明应学生邀请,去参加毕业晚宴,俗称“散伙饭”,会晚点回来。这一点陈亦度早就知道的,也严厉地警告他千万不可以喝酒。
可是过了晚上九点也不见人回来,微信电话都没反应,这倒让他担心起来。
还好事先问了酒店地址。
挂钟指针指向九点一刻的时候,陈亦度终于开上了自己的车,直接奔去捞人了。
刚到门口就看见学生们正三五成群,有说有笑,有哭有闹地向外走,什么表情什么造型的都有。一堆人里,他一眼就瞥见许光明架了个醉到路都走不稳的小个子男生,在其他同学的簇拥下,小心翼翼地下台阶。
他完全是一副宽容关切的长辈面孔,搂着那孩子,修长的大手托着他的背,努力朝停车场方向移动。
而那男生整个人都挂在许教授脖子上,一边哭着一边口齿不清地不知道在说什么,眼泪鼻涕都擦到了他衣服上了,竟还不知好歹地贴着人脖子胸口蹭来蹭去。
陈亦度一看就要炸——大意了!这Polo衫是他精心挑选,给许光明散步什么的准备的,穿来吃圆台面场合不对也就算了,扣子一丝不苟全都扣好也就算了…
关键是天气热,衣料单薄,身体的轮廓看得一清二楚,加之被蹭到的生理反应…
这跟光着出门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里,陈亦度再也不能忍下去了。他一把拉开车门腾地跳下来,疾步冲过去。
抬头看见熟悉的面孔,许光明愣了一秒,随即露出得救的表情:“太好了,陈总,搭把手!”
说着也不等陈亦度答应,他就要把怀里的男生交给对方。
“许教授!我不想离开你啊!”都醉到爹妈也不认识了,小个子男生这句话倒讲得口齿清楚,音量洪亮,连手脚也一齐上来了,要紧紧攀住许光明。
陈亦度眼疾手快,拎住对方后领猛地拖了过来:“老实点,别动手动脚的!”
帮忙的学生们生怕那男生摔着,想上去扶一把。可陈亦度气度不凡,帅得自带美图效果,又黑着脸压着火,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这几个孩子竟一个也没敢靠近。
许光明掸了掸衣服,着急发问:“陈总,开车来的?”
陈亦度一时被问住,反射性地点了点头,扬了扬下巴示意自己的车就在路边。
“那好。这孩子交给你了,送到我们学校三号宿舍楼。”
说着他点了个学生去帮忙,那群孩子看到了陈亦度那辆敞篷跑车,顿时来劲了,七嘴八舌地说也让我出把力跟过去吧。
“不用,有个人带路就行。他力气很大的,抱我都没问题。”许光明说着,转身就要返回酒店里。
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当着学生的面说的吗…
来不及计较这种细节,陈亦度赶忙腾出手一把拉住对方:“你又要去哪里?”
“这不还有喝高了的吗?”许光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我们几个老师开车来,就防着这群小家伙没数。可惜你那车座位太挤,不然也能多帮着带几个了。”
看不上玛莎拉蒂怎么着?
对于这家伙的脑回路,陈亦度是早有领教了,他也不多争辩:“等一下,跟我去车上拿件衣服。”
“可是我又不冷…”
虽然这样说着,可是对方恨不得要把他生吞了的眼神,还是让许光明没敢再坚持拒绝。

终于一切都忙定了,许光明开着他的小破车,来到学校停车场,和陈亦度约好的地方。
对方正倚着车门,一看见他便迎了上来。
一头大汗也没有脱外套,很好,识相。
“累死我了,这群小家伙…”看见陈亦度,许光明陡然放松下来。大半天积累的疲劳终于隐隐约约冒头了。
抬手帮对方脱掉外套,顺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陈亦度苦笑起来:“谁让你这么宠他们。”
夜晚的凉风一吹,许光明的身体又有点反应,他自己倒没察觉,还说笑着:“小孩子们毕业后走上社会啊,就不会再有人这样宠他们了。所以也不容易啊…要是你今天毕业,我照样宠你。”
“要不你现在就宠宠我?”陈亦度心痒半天了了,说着就贴过来要上手。
许光明脸色都变了:“别别别!这里有探头!”
毕竟是在人家工作单位,陈亦度也不想让许光明难做,便收回了手。转身准备上车:“你的车就扔这儿吧,跟我走。”
可是许光明却站在原地,微笑着偏过头打量着他:“说起来…你毕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也喝多了?有老师宠你吗?”
自己毕业的时候…
陈亦度不由自主地站住了,手扶车门陷入了沉思。
时间太久了。久到好像上辈子一样。
依稀记得六月清爽的风里,有栀子花和女贞花的香气,茂盛的绿叶间投射下来的明媚光线,还有那些微笑,那些眼泪,那些告别的祝福的话,那些可能的和永远不能的再见…
好像还有约定——
“薇薇,我会在巴黎等你,然后我们一起读书,一起生活,一起开一个设计师事务所,一直在一起。”
他记得自己这样对那个女孩说过。
可是莫名其妙就吵起来了。对方说最讨厌别人自作主张,替自己做决定。
那时候是真的很心寒的。
为什么她就是不明白呢?
没有两颗心能紧紧依偎却依旧坚如钻石,没有两个人能深深相爱,却不愿为对方做出一丝改变。
不合适的,真的就是不合适的。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恍如隔世。
在陈亦度看来,和眼前这个人相遇之前的一切都是前世。
而相遇之后,他不想让任何人介入他们的回忆,影响他们的心情。
于是陈亦度摇了摇头:“太久了,忘了。”
“你记性这么不好啊!”许光明露出了同情的表情,“我比你大那么多还记得,本科毕业的时候,丁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我们两个是情侣,叫别人别惦记了。挺尴尬的。然后我直博毕业更尴尬,她一定要我向她求婚,明明她已经工作了…”
“能不要这么煞风景吗?”陈亦度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自己细心为对方考虑,可到头来人家根本不买账!
他越想越气,转身开门上车。
即便许光明这么不灵光的,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跟着上了车。出校门的时候,还坚持给了停车费。
一路上陈亦度都没有说话,忍了半天,许光明试探着开口:“你…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不想。”
见对方拒绝得干脆,许光明也就不再开口了。
良久后,陈亦度发出了无奈的苦笑声:“你还真不讲啊…”
“是你说不想的啊?”许光明想不通了。
“我就不明白了,教授。”陈亦度敲了敲方向盘,“在别人,表达感情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你怎么就是不会呢?”
许光明愣住了,半晌之后才嗫嚅着:“我会啊…存折不是都给你了…”
“我跟你讲感情,你跟我谈钱?”陈亦度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完全忘了两人的关系根本就是从金钱交易开始的,而且价码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能给的我已经全都交给你了啊…”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说实话他那点身家根本就不够看的。到自己这里神经就粗的可以,对学生就任搓任揉任他们上下其手!
“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陈亦度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
许光明肩膀都弹动了一下,明显吓了一跳。
“你是觉得还不够吗…”半晌之后,他转过头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我没有房子,要是有,房产证上一定也会写你的名字的。”
陈亦度的心一下子软了:“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搞清楚我在意的是什么?”
许光明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对方:“我认真想过的,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更实在的表达感情的方式吗?”
陈亦度算是明白了,这种工薪阶层直男癌的示爱方式!
还想板着脸故意让对方急一下,可是笑意已经浮现在嘴角,掩饰都掩饰不住。自己的定力真的是越来越差了。
他终于放弃似的大声说道:“算了吧,你还不如也宠宠我来得实在。”
当许光明红着眼角骑|乘在身上,面对面坐到底之后,努力地晃动着腰的时候,陈亦度才意识到,“宠宠我”实在是一个非常要命并且非常不现实的提议。
-end-

度总和许爸爸,文科生和理科生😂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