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腐、不朽

【多cp衍生】生气了(青岚民宿日常番外)

去年春恨:

【多cp衍生】生气了
生气了会怎么样呢?

李熏然和凌远的场合。
“回来啦!”李熏然窝在北欧风沙发一角,聚精会神赶报告。一听见门响,他来不及抬头便兴高采烈地招呼了一句,手下的动作也不自觉地加快了。
可凌远一到家,就把风衣丢进沙发。黑着脸开始扯领带:“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乱啃乱咬留下印子,我是要换手术服的!”
李熏然停下敲键盘的手,抬起头,却见凌远那张简直可以用姣好来形容的脸上冰霜笼罩。
“那又怎么样?”小警犬困惑地扬起短发蜷曲的脑袋。
“怎么样?你有没有常识!”凌远描画一般的眉头拧紧了,一副怒火中烧,不胜其扰的样子,“被别人看到…”
“什么!居然有人看你换衣服!”李熏然一把丢开电脑腾地站了起来。
结果就这样被压倒在沙发上了。
“哪里被看到了,说!”小警犬是惯于讯问的,这是基本职业素质。
“你这…混球…”凌远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
“那就是全身都被看到了。”
真是太危险了,这点记号明显是不够的。
所以得辛苦一下,在他全身都打上记号才行!

季白和李川奇的场合。
从前岳父母家出来,李川奇迎头撞上了一脸慌张的季白。
“你果然在这里!”一看到对方,季队长瞬间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紧接着怒火就在他眼底燃烧起来,“一声不吭跑得没影了,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他最近刚处理完一个涉黑大案,同组成员的家属一度受到过威胁。好不容易结束任务,一回家却发现李川奇不见了,着实吓得他不轻。
李市长一下子就明白他在担心什么:“你多虑了,谁拎不清来动我?我只是去开了个会。”
“开什么会手机不接短信不回!”
“不是只有你们有保密纪律。”
“你这话说的,我只不过回来的路上顺便去了趟三岛监狱…”
一瞬间,李川奇端正雍容的嘴角浮起一抹浅笑:“段鹏…终于肯见你了?”
季白顿时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不过也没想刻意瞒着他:“怎么?还生气啦?”
知道这家伙教养极好,自尊奇高,就算是心里不痛快,嘴上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但一生气就玩失踪,这套把戏搞了这么多次,早没有新鲜感了!
不过让季白纳闷的是,为什么自己还是每次都会钻进他这没有新鲜感的圈套里呢?

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场合。
车里很宽敞,赵启平放心地一抬长腿,跨坐在谭宗明身上,探手放低椅背:“那个女人是谁?”
莫名地被他的气势震慑,叱咤上海滩的金融大鳄也忍不住朝后靠:“你…你说的是谁?平平?”
“敢情还不止一个啊?就酒会上那个,一口一个谭总,很亲热嘛!”
谭宗明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是哪个,毕竟这样的也太多了,更何况小赵医生平时也没在意过。可今天是扎扎实实地在生气。
再追问是谁明显不聪明了。谭宗明见风使舵:“那…你看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拿出的东西,一看就很凉。
“别别!平平,这么大…放不进的…”
“别给我装!平时连我的都能装进去,这个算什么!”
“啊…慢一点…你拿手机出来干什么!”
“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不该拿出点诚意来道歉吗!”
“我怎么…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了?”
到最后大鳄也没想起来那女人是谁。可是却模模糊糊想起,自己是来接小赵医生下夜班的,对方根本没有去酒会查岗的时间…

陈亦度和许光明的场合。
“生气了?”陈亦度拖过毯子,把自己和背冲着他半天没说话的许光明卷了进去。
对方还是沉默着。
“不要生气了,好不容易才有个周末能一起呆在家里,你想这样过吗?”陈亦度用鼻尖轻轻摩擦着对方耳后的短发。
许光明被他弄得哆嗦了一下,随即又沉默着僵起肩膀。
这家伙,本来就不会说话,生气了就更不会说话,于是干脆就一句话也不讲,偏偏情绪转换还特别慢,简直像把脑袋埋在沙堆里的鸵鸟一样。
“你看,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呢?”陈亦度的手已经探进对方睡衣的下摆,却被一把按住。他努力想要再摸索一下,对方却按住不放,手劲还不小。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罚酒劲儿很大,许光明一直喝到整个人都上了头,软成一团。
“莫名其妙的,为什么生我的气?”灌满他的时候,陈亦度咬着对方的耳垂,沉声发问。
“我没有…生你的气…”
“那为什么不理我?”
“你总不让我去学校…写论文…”
那不就是在生气吗?
早说嘛!这事好商量啊。可这下好,彻底去不成了。
所以说不能冷战,要沟通啊。

郝晨和庄恕的场合。
“你太蠢了!”
“趴好,别挑战我的耐心!”
日常就习惯了怼天怼地的一对,生气已经是常态了。
不过这么心浮气躁的庄恕和这么高配合度的郝晨,认识他们的人,看到一定很惊讶吧。
-end-

评论

热度(110)

  1. 虽腐、不朽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2. 出本啦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